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浮云阅读>>猛卒

第一百零五章 人穷志短

更新时间:2019-09-12  作者:高月
甘雷生怕娘子不要郭宋给的首饰,他先去了一家珠宝铺,将一对镶有红宝石金手镯兑了七十两银子,这才兴冲冲回家。

回到家,他先把在院子里玩耍的女儿抱在怀中,随手塞给她一朵金花玩耍,这才进屋去了,有女儿做护身符,娘子也不会对他下狠手。

“死胖子,你是不是喝酒去了?”李温玉一把揪住他耳朵,满脸怒气问道。

“娘子轻一点,我师弟来了嘛!我就去抿了一小口。”

“你的一小口恐怕至少是半壶吧!”

甘雷低眉顺眼道:“娘子,我认罚,搓衣板在哪里?我现在去跪。”

“哼!别想糊弄老娘,事情不交代清楚,你跪搓衣板也没用,上午你卖糕的钱怎么会少三十文,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给哪个狐狸精了?”

甘雷怀中有了银子,对那点小钱也看不上了,他便老老实实承认道:“娘子,我怎么会找女人呢?其实我是想给妞妞和你各做一件新衣服,这两个月我都攒下了三百文钱了。”

李温玉冷笑两声,“呵呵!你居然还有私房钱,赶紧把钱交出来,这次就饶你了。”

甘雷只得从一只破鞋子里倒出一堆铜钱,李温玉拿来一只铁盒子,一把将钱扫了进去,三十文钱变成了三百文钱,她心中的怒火终于消泯了。

“你师弟呢,怎么不让他来家里坐坐?”

甘雷小心翼翼辨别娘子的脸色,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娘子说话真真假假,他自己都糊涂。

“这两个月你不是生他的气吗?我怕请他来家里,你摆脸色给人家看,那就不好了。”

“你真是个榆木脑袋!”

李温玉在丈夫额头上戳了一下,“我生他的气,是因为他杀了我师父,但他以前那样帮助我们,我会不记他的恩?这是两码事,而且他毕竟是你师弟,我会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吗?”

甘雷绞尽脑汁替郭宋开脱,“其实师弟也是误伤你师父,他杀了白云真人,几百人要杀他,他根本就没有选择,他若不自卫,他也被你师父杀了,归根到底,白云真人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毁了清虚观,毁了灵寂洞,我师弟也不会找他寻仇。”

甘雷真真假假说了一通,反正娘子只知道师父死了,但怎么死的,她却不知道,他们也是看得郭宋的通缉令,才托人打听一下,只知道紫霄天宫一场混战,死了很多道士,其中就包括黄鹤观的三个老妖婆。

李温玉沉默片刻道:“说到底,师父是因我才恨清虚观,也是因我而死,责任应该是我来承担,确实不能怪在你师弟头上,从现在开始,我不感激他,也不恨他,你不要担心,他以后来我们家做客,我不会摆脸色,最起码的待客之道,我不会失礼。”

甘雷心中很为难,他怀里还有一包师弟给的首饰呢!自己怎么开口呢?

这时,他怀中的女儿捧着一朵花笑道:“娘,爹爹给我的花花,真好看。”

李温玉脸色一变,她才注意到,女儿手中拿的竟然是一朵金花,她连忙接过来,金花至少重二两,用纯金打造,花心还镶嵌着几颗红宝石。

“这.....这就是他给妞妞的礼物?”

甘雷脑海里灵光一闪,对啊!是给妞妞的礼物,别人给妞妞的小礼物,她从不会拒绝,总是很开心的接受,女儿就是最好的借口嘛!

“其实还不止这朵金花,他给了妞妞很多见面礼,将来妞妞的嫁妆都有了。”

他连忙把重重的一包首饰都摊在桌上,一共二十三件,光镶嵌有宝石的金手镯就有四对。

关键是还有很多名贵的宝石,一颗杏子大的祖母绿挂坠最为值钱,甘雷看见珠宝铺也有卖,但比它小不少,就要三百贯钱,他估计光这颗祖母绿挂坠就至少值五百贯钱了。

其实郭宋也不清楚这包首饰究竟值多少钱,他是从穆特的马袋里找到的,便决定把它作为礼物送回师兄。

李温玉呆住了,半晌才哆嗦着嘴唇问道:“这些珠宝首饰是你师弟从哪里抢来的?”

“这话这么说呢,我师弟从不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他说是在草原射箭赢的彩头,但我估摸着他在草原一定经历了什么大事,他还给师父金身阁捐了三百两黄金,在宣阳坊还有座三亩的小宅。”

李温玉要比丈夫识货,她连连摇头,“三郎,这些首饰太贵重了,这么大的蓝宝石,至少值几百贯,还有这颗祖母绿,没有上千贯钱根本买不到,我们拿一朵金花,就算是他给妞妞的见面礼,其他首饰咱们得还回去。”

甘雷叹口气道:“你以为我真会收下这么名贵的珠宝?就算是亲兄弟我也不能收,他现在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还给他,他也不珍惜,迟早全部都送人,我在想,咱们帮他保存起来,以后等他成了家,再交给他娘子,不过这四对金手镯咱们可以收下,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是他送给妞妞的心意,咱们就多多少少收下一点。。”

人穷志短,尽管李温玉对郭宋杀了师父始终有点耿耿于怀,但她也实在是被生活挫磨得没法子,她便点点头答应了,“你等会儿把一对手镯拿去卖了,先把欠的面粉钱和糖钱付给人家,还有房租钱也欠了大半年,咱们一并给房东。”

甘雷吞吞吐吐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在桌上,“其实我已经卖掉一对金镯子了。”

郭宋离开了新丰县,纵马一路疾奔,经过灞上镇时,倒是有十几家酒楼、酒馆,但里面的客人几乎都是驻扎灞上的士兵。

郭宋早饭就没吃,中午只喝了几杯酒,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酒楼吃饭最大的问题就是马匹要拴在外面,客人往往看不到,这边军人太多,着实让人不放心。

郭宋其实想买点馒头、肉饼之类的小吃,可以边走边吃,但他没有找到这样的小吃店。

穿过了灞上镇,只见前面一株大柳树下有一座很大的食棚,棚子下摆了十几张大桌子,厨房是一间茅屋,两名伙计不断从里面端出烤好的肉饼和热茶。

拴马桩就在大棚旁边,两根拴马桩拴了不少骡马,最边上一根拴马桩还空着。

郭宋催马奔到大棚前,翻身下马,高声道:“伙计,给我来五个肉饼,再来一碗热汤!”

一名伙计跑上来歉然道:“公子,肉饼刚刚下炉,要等一会儿,要不公子先吃点别的。”

郭宋见旁边有人在吃面片,便道:“先给我下一碗面片,要羊肉末的,再来一碗羊杂汤。”

“好咧,公子稍坐,马上就来!”

伙计跑进屋内吩咐下面,郭宋将马匹拴在木桩上,在一张方桌前坐下。

这时,驶来一辆马车,跟着五六名骑马随从,一名随从走进大棚内喊道:“伙计,来二十个肉饼!”

“哟!对不住这位爷,肉饼没有了,要等下一炉。”

“要等多久?”

伙计回头看了看,歉然道:“大概要等一盏茶左右吧!”

一盏茶十分钟,等十分钟就出炉了,这个时间不算长。

随从来到马车前禀报,马车里是个老者的声音,透过车船,隐隐可见他满头白发。

“从这里去长安,路上就没有食铺了,我们就等一会儿吧!”

随从去付了钱,这时,郭宋的羊肉末面片端了上来,又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杂汤,郭宋饿坏了,拿起筷子便大吃起来。

这时,马车里的白发老者忽然看到了拴在马桩上火龙王,顿时眼睛一亮,惊讶问道:“这匹马是谁的?”

“老爷,好像吃面片那个年轻人的。”

老者看了一眼郭宋,又看了看马,赞不绝口道:“这很像回纥可汗那匹大宛天火马,就算在草原也是万里挑一,居然在大唐有这样的极品好马,阿虎,去问问年轻人,这马有没有转让的意思?只要他肯转让,随他开价!”

随从来到郭宋面前抱拳施礼道:“公子,打扰一下!”

不等他开口,郭宋摇摇头,“很抱歉,这马是我的心爱之物,多少钱都不卖。”

老者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开玩笑,居然要买自己的火龙王,这是有钱能买到的吗?

随从不甘心,又道:“你可以开个价格试试看嘛!这个机会不是一般人能遇到的。”

郭宋冷冷道:“这马也不是一般人能遇到的,它虽然不是回纥可汗的马,但也差不多。”

“阿虎,算了,人家既然不卖,就别勉强了。”

白发老者还算是知礼,虽然很喜欢郭宋的马,却没有死缠烂磨下去。

不多时,一炉肉饼烤好,随从拿了二十个肉饼,簇拥着马车走了,郭宋又吃了两个肉饼,把羊肉汤喝完,见马车已经远去,便对伙计道:“多少钱?”

“肉饼十文一个,面片是二十文,羊杂汤十文,公子,一共八十文。”

郭宋在钱袋里找了半天,最轻一块碎银子也要三钱重,他递给伙计,伙计笑道:“稍等片刻,我给公子找钱。”

伙计进店铺去了,这时,远处奔来一队人马,足有四五十人,都骑着战马,声势十分浩大,为首是一名穿着锦袍,头戴纱帽的年轻男子,他腰束玉带,佩戴一把剑鞘十分华丽的宝剑,一看便知道是豪门子弟。

一群人从食棚前疾奔而过,但奔出不到百步,一群人又调头回来了。

伙计正好给郭宋找完钱,他连忙迎了上去,陪着笑脸道:“各位大爷是要在小店用餐吗?”

为首黑衣大汉不理睬伙计,用马鞭一指火龙王,“这匹马是谁的?”

郭宋站起身,冷冷道:“是我的马!”

大汉将一锭银子扔给郭宋,“这匹马我家公子买下了!”

向各位书友求


在搜索引擎输入 猛卒 浮云阅读 或者 "猛卒 IFree"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猛卒目录  |  下一章
友情链接
浮云阅读 浮云阅读(繁体) 浮云阅读手机版 浮云阅读手机版(繁体)
Copyright © 2018 浮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