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29章 一夜

  等挂了冯广文的电话,萧晨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等在原地。

  毕竟,还有几具尸体在,很容易引起混乱。

  还好,这会儿时间不早了,哪怕是龙海这座大都市,此时路上也没多少车辆行人了。

  偶有几辆车停下,只以为出车祸了,甚至还有个热心的哥们儿,问萧晨需不需要帮忙。

  萧晨站在车旁,点上烟,静静抽着,静静等待着。

  此时的他,难得轻松起来。

  没错,就是轻松。

  他答应苏云飞,帮苏晴解决麻烦,来到龙海后的生活,虽然很平静,但他并不是太适应。

  虽然偶然会有几分家庭的温馨,让他有种难得的安宁。

  可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不太适应的。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他更喜欢绷紧神经,体验那种非生即死。

  就像是走钢丝,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他只能一步步走着,让自己高度紧张着!

  因为只有那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活着。

  久而久之,这种紧张的状态成了常态后,也就变成了另一种轻松。

  今晚,他又有了这种轻松,可让他失望的是,这几个杀手太弱了,菜鸟!

  尤其是最后那个绿发青年,整个就是一傻逼。

  以为拿着把枪,就能杀了他,然后就能赚五百万美金了?

  萧晨摇摇头,这种人死了都活该啊!

  差不多十几分钟左右,有几辆警车开了过来。

  “是萧先生么?”

  有警察从车上下来,询问道。

  “嗯,是我。”

  警察点点头,伸出右手:“我姓陈,你叫我老陈就行,冯大队让我来的。”

  “嗯,麻烦你了,老陈。”

  “呵呵,不麻烦。”

  老陈摇摇头,挥了挥手,手下警察马上散开,开始收拾现场。

  “是他杀的?”

  “卧槽,太狠了吧?一击毙命。”

  几个警察看着杀手的尸体,小声讨论着,带着几分惊骇。

  “这家伙是谁啊?”

  “不知道。”

  “不该知道的,还是别乱想了。”

  警察处理着杀手的尸体,老陈的目光也扫过,暗暗惊讶。

  “他们是?”

  “杀手,来杀我的,被我杀了。”

  “哦。”

  老陈点点头,没再多问,他与那些小警察不同,他是听过萧晨的大名的。

  在龙海的公安系统里,萧晨算是个名人了。

  “萧先生,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离开了。”

  “好,那麻烦你们了。”

  萧晨点点头,指了指自己开的车。

  “这车,也帮我处理掉吧。”

  “行。”老陈看了眼:“等卖掉的钱,我会交给冯大队,让他转交给你。”

  “不用了,大晚上麻烦兄弟们,你们留着喝酒吧。”

  萧晨笑着摇摇头。

  “这不好吧?”

  老陈迟疑了一下,这两辆车处理一下,还是能卖不少钱的,十几万没问题。

  “没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定了。”

  “那行,多谢萧先生了。”

  老陈也没再拒绝,要是再拒绝,那就不好了。

  人情嘛,这玩意儿就是这样。

  “萧先生,你去哪,我派车送你?”

  “不用,我打车就行。”

  萧晨摇摇头,没什么必要,他不怎么喜欢坐警车。

  就像是他不愿意去医院一样。

  他用打车软件打了个车,跟老陈又聊了几句后,车来了,上车离开。

  “头儿,这位萧先生是什么人啊?”

  有个警察,忍不住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

  老陈沉着脸说了一句。

  “额,好吧。”

  “不过,萧先生说了,不让我们白忙活,这两辆车归我们了,谁有路子,卖了,钱平分了。”

  老陈指了指两辆越野车。

  听到这话,警察们都兴奋了,他们都是识货的,这两辆车虽然出事故了,但修理一下,还是能卖不少钱啊!

  “行了,收了好处,还不赶紧干活。”

  老陈催促了一句。

  警察们都咧着嘴,干得更来劲了。

  而萧晨上了车,前往公寓。

  “哥们,什么情况?出车祸了?”

  司机刚才看了眼,问道。

  “嗯,出车祸了,一傻逼撞在了我的车上。”

  萧晨点点头。

  “额,那他人呢?”

  “死了。”

  司机无语,他瞄了眼萧晨,怎么感觉不像是正常人啊。

  萧晨靠在副驾驶上,闭上了眼睛,但注意力却高度集中。

  他也不敢保证,还会不会有杀手再来。

  一直到了公寓,也再没什么情况发生。

  萧晨没让车到公寓门口,离了一段距离就下车了。

  “给个五星好评哈。”

  司机对萧晨说了一句。

  “嗯。”

  萧晨笑着点点头,要不是不能给红包,他非得给这司机发个红包不行。

  毕竟,要是真有杀手的话,也得连累他啊!

  萧晨从车上下来,绕着公寓溜达了一圈,确定没什么异常后,才进入公寓里。

  他乘坐电梯上楼,按了门铃。

  很快,门从里面打开,露出解益玲漂亮的脸蛋。

  “你来了。”

  解益玲脸上带着笑容,弯腰帮萧晨拿出拖鞋,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还帮他换上了。

  “我自己来就行了。”

  萧晨看着蹲在地上帮他换鞋的解益玲,笑着说道。

  解益玲抬头看看他,只是笑笑,没作声。

  等换完鞋,两人走进公寓。

  “在看书?”

  萧晨看到茶几上的书,随口问道。

  “嗯,随便看看。”

  解益玲点点头,走进了厨房,然后端出一碗汤。

  “喝了不少酒吧?来,喝了,要不该难受了。”

  解益玲把醒酒汤放在萧晨面前,柔声说道。

  “好。”

  虽然萧晨早就用内劲把酒精逼出体外了,但还是没拒绝她的这份温柔与关心。

  他端起醒酒汤,笑着喝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

  “嗯嗯,很不错,你经常煮啊?”

  “嗯,以前销售酒嘛,免不了要喝很多酒,开始的时候,各种不舒服,后来就开始学着煮醒酒汤,等喝完以后再睡一觉,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哦哦。”

  萧晨点点头,他看着解益玲,暗暗感慨缘分这玩意儿,还真是没法说。

  因为倾城公司产品问题,他认识了她,后来成为朋友,再后来……睡在了一起。

  本以为是一夜/情,可最后却变成了他的女人。

  没错,就是他的女人。

  萧晨在心里,已经承认了。

  喝完醒酒汤后,解益玲去帮萧晨调好了水温,让他去洗澡。

  “真是个好女人。”

  萧晨脱光衣服,站在淋浴下,嘀咕了一句。

  等洗完澡后,萧晨出来,解益玲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洗完了?”

  解益玲放下书,问道。

  “嗯。”

  萧晨点点头,来到解益玲面前,看着她。

  “看什么呢?”

  “呵呵,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解益玲微笑着。

  “当然好看了……走,咱换个地方看。”

  “什么地方?”

  “床上。”

  萧晨说完,弯腰抱起解益玲。

  “等到了床上,我要好好看。”

  解益玲双手环抱着萧晨的脖颈,媚眼如丝。

  两人来到床上,很快就传出了娇喘声。

  “来,哥看看胸,是不是又长大了?”

  “哎呀,你好坏。”

  “哈哈,这就坏了?来,哥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好坏。”

  房间中,响起诱人的声音,然后灯也灭了。

  一夜,七次。

  萧晨第二天睁开眼时,浑身还有些无力。

  主要是昨晚玩得太嗨皮了,几乎一整晚没睡。

  旁边已经没人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缓了缓神,穿上扔在旁边的四角内裤,出了卧室。

  厨房里,传出声音。

  “你醒了。”

  解益玲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萧晨。

  “没拉窗帘呢。”

  “谁愿意看谁就看呗。”

  萧晨无所谓,抱住了解益玲。

  “怎么起来了?”

  “你不是要上班么?就起来给你做早饭。”

  “呵呵,不疼?昨晚不是喊疼了么?”

  萧晨趴在解益玲的耳边,笑着问道。

  “疼……昨晚折腾死我了都。”

  “嘿嘿,那是谁,一直要啊。”

  两人腻歪了一会后,解益玲把萧晨推到了卫生间,给他挤上牙膏,倒上了水。

  “快刷牙,我马上也就做好了。”

  “嗯。”

  萧晨点点头,开始刷牙。

  等他洗漱完后,解益玲已经把早餐摆在了桌子上。

  “来吃饭。”

  “好。”

  萧晨点点头,坐下开始吃饭。

  吃完饭,萧晨去穿了衣服,解益玲帮他整理一番。

  “去吧,别迟到了。”

  “呵呵,迟到了也没事,没人管我的。”

  “嗯,那你路上小心。”

  “知道了,你在家无聊的话,就出去逛逛。”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我走了。”

  萧晨亲了解益玲额头一下,离开公寓。

  下楼,打了个车,直奔倾城公司。

  到了公司,萧晨先随便溜达了一圈,然后去总裁办公室一趟,最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想了想,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萧,什么事?”

  “嗯?你怎么不管我叫大爷了?”

  “你占我便宜。”

  火神操着蹩脚的华夏语说道。

  萧晨有些惊讶,吆喝,这洋鬼子成精了,连‘占我便宜’都会说了?

  “火神,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

  萧晨挂断电话,再想到昨晚的袭杀,眼神冷了起来。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