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48章 教廷

  “老二,怎么处理这家伙?干掉么?”

  聂惊风看着外国男人,淡淡的问道。

  “嗯,干掉吧。”

  萧晨点点头,这人来自教廷,千万不能让他逃走或者放出消息去!

  要不然,恐怕就会有大麻烦!

  西方教廷,那绝对是个恐怖的庞然大物,能碾压很多超级组织的存在!

  虽然这些年,看起来势弱了,但那不过是人家在韬光养晦,休养生息罢了!

  一旦爆发,不说别的,估计龙海七大家族绑在一起,都不够人家玩得!

  所以,在对上这种庞然大物时,哪怕是萧晨,也得小心翼翼!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外国男人听到对话,慌了,也害怕了,大声叫道。

  “大哥,干掉他!”

  萧晨怕消息走漏,对聂惊风说道。

  “好!”

  聂惊风一点头,身形一晃,来到了外国男人面前,探手向着他天灵盖拍下。

  “我是教廷的人……”

  外国男人嘶吼着,想要躲开。

  “不要杀他……”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咔嚓!

  与此同时,聂惊风的手掌,狠狠拍在了外国男人的天灵盖上,暗劲一吐,震碎了他的头骨,甚至里面的脑子等,全都碎了!

  “啊……”

  外国男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他脸上带着恐惧与震惊,还是没躲过去么?

  随后,他的身体,软软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聂惊风缓缓收回了手掌,嘴角勾勒嘲讽的笑容,教廷又怎么样?也没见上帝来救了你!

  龙追风出现了,他脸色有些凝重,来到聂惊风面前。

  “你这怎么把他杀了?”

  龙追风看了眼已经气绝身亡的外国男人,皱了皱眉头。

  “老二说干掉他,那我就干掉他了。”

  聂惊风毫不在意的说道。

  龙追风知道,刚才聂惊风听到他的话后,完全可以在最后关头收手!

  可他依旧一巴掌震碎了这家伙的头骨,可见他还真挺听萧晨的!

  想到这,他扭头瞪了眼萧晨。

  萧晨苦笑,有点委屈,我哪知道你说不能杀啊。

  “他是教廷的人?”

  龙追风看着萧晨问道。

  “嗯。”

  “光明教廷还是黑暗教廷?”

  龙追风皱眉,沉声问道。

  “光明教廷的人。”

  “你怎么会惹上光明教廷的人?”

  龙追风有些疑惑。

  “不是我惹上的,他是跟我兄弟从国外来的……为了防止他传回消息,就把他给弄死了。”

  萧晨指着丧鸦说道。

  龙追风看向丧鸦,又皱了皱眉头:“年纪不大,易容术还过得去……你是什么人?师承何处?”

  丧鸦瞪大眼睛,他感觉自己深受打击了!

  他最擅长最得意的易容术,今天怎么就失效了呢?

  被聂惊风认出来,已经够让他震惊的了,现在出来一老头,一眼又给认了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别激动,他是我大哥的师弟,就我刚才说的那位。”

  萧晨小声对丧鸦说道。

  听到这话,丧鸦心里才平衡那么一点点,然后用华夏古武界的礼节,拱手:“晚辈丧鸦,师承湘沙山。”

  “湘沙山,你师父是千面么?”

  龙追风露出几分笑容,问道。

  而聂惊风也看了过来,嘀咕着,难怪易容术不错,要是千面老儿的徒弟,那就正常了。

  丧鸦一愣,然后点点头:“嗯,我师父是千面。”

  “你师父还好么?多年未见了。”

  “师父他……我也不知道。”

  丧鸦脸上露出几分痛苦,摇摇头。

  龙追风见他如此,也不再多问,各家有各家的事情,何必打听呢。

  而萧晨则看了眼丧鸦,原来他也是古武传承,这里面应该也有故事啊!

  “他是为你而来?”

  “嗯。”

  “西方教廷……杀了他们的人,会有麻烦啊。”

  龙追风缓声,但人都杀了,再说这些又没啥意义了。

  “西方教廷又怎么样?当年能杀得他们丢盔弃甲,现在照样可以!”

  聂惊风撇嘴说道。

  “当年是当年……而且当年也是因为些变故,他们才败的……算了,先不说这些了。”

  龙追风摇摇头,然后看向其他人:“今天的消息,不准传出去。”

  “是。”

  包括几个客人,也全都尊敬点头。

  倒是萧晨,有些好奇:“龙老,当年怎么回事?教廷跟我们还发生过什么战斗不成?”

  “别打听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龙追风摇摇头。

  “哦,好吧。”

  萧晨点点头,不过眼珠却转了转,大不了等问问大哥呗,他肯定会告诉自己的!

  “你们把尸体处理一下,这件事情,就当作没发生过吧。”

  龙追风说完,转身走了。

  两个店小二把外国男人的尸体拖向了后院,这让萧晨禁不住邪恶猜想,不会给剁碎了,做成人肉叉烧包吧?

  “哎,大哥,当年是咋回事?”

  “我也不清楚。”

  聂惊风摇摇头。

  “啊?你也不清楚?你刚才和龙老不是在说么?你还吹牛逼说,当年杀得他们丢盔弃甲……”

  萧晨有些不乐意了。

  “小孩子别打听那么多。”

  聂惊风说完,扔下萧晨也走了。

  萧晨看着聂惊风的背影,有点傻眼,小孩子?

  卧槽!

  那你还跟小孩子结拜为兄弟啊?

  不过,当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连聂惊风也不愿多提呢?

  “丧鸦,你对他们刚才说的事情,好奇不?”

  萧晨想了想,问丧鸦。

  “好奇。”

  丧鸦点点头。

  “嗯,那就交给你了。”

  萧晨拍了拍丧鸦的肩膀,认真说道。

  “什么意思?”

  “你去查一下啊,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告诉我。”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搞情报的啊,你是专业的啊,不是你是谁?”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