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4章 波音的目的

  一架民用型的直升机乘坐起来是什么感觉?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噪音比普通民航干线飞机要大的多,哪怕这是一架做过了隔音处理的波音model

  234,里面的噪音水平也让人皱眉,哪怕是与挨着自己的凯莉·希克斯说话,也需要大点嗓门。

  不过波音对于陈耕的到来那是真的很重视,不但派出了法布里斯·布莱克亲自去迎接,当飞机降落下来之后,陈耕惊讶的发现波音集团总裁史蒂夫·赫伯勒竟然已经在下面等着自己了,这让陈耕多少有些吃惊。

  一番简短的寒暄之后,史蒂夫·赫伯勒一边陪着陈耕往里面走一边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你觉得我们的‘支奴干’怎么样?”

  “很不错,是一款非常棒的飞机。”陈耕客气的回道。

  史蒂夫·赫伯勒没掩饰自己的意图,立刻紧接着问道:“那您觉得华夏有可能买这款飞机吗?”

  “很难,”陈耕摇摇头:“‘支奴干’太贵了,而且据我的了解,后期的使用和维护成本也很高,对于现在经济情况很困难的华夏来说,‘支奴干’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后世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刚刚改开的华夏是个什么样子的,哪怕告诉你说1978年时华夏的人均GDP仅有156美元,你脑中可能也没办法建立起一个直观的印象:虽然人均GDP低,但大家的工资也低不是么?

  但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问题来解释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大家印象中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在哪里?

  答案通常是:非洲。

  如果对非洲国家的情况有所了解的同学,大概会回答:黑非洲!也就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

  但黑非洲真的很穷吗?

  事实上,在1978年的时候,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的人均GDP是490美元。

  也就是说,华夏1978年的整体发展水平,连世界上最贫穷的非洲国家平均数的1/3都没有达到。

  当时华夏81的人都生活在农村,以农业为生;84的人每天的生活费达不到1.25美元,意味着84的人口生活在国际通用的贫困线之下。而且当时的华夏还是一个非常内向型的经济体,出口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1,进口占5.6,两项加起来为9.7,即90的国民生产和国际是不接轨的。在出口产品当中,75是农产品和农产品加工品。

  这些数据,足以证明这个时代的华夏有多穷,也可以想象到国家对于好不容易换来的宝贵外汇有多么珍惜,自然,在外汇的使用上又有多么慎重,有600万美元一架的“黑鹰”不选,却去选择1685万美元一架的“支奴干”?

  这种事情,这个时代的华夏高层领导可干不出来。

  大概是没想到陈耕居然拒绝的这么干脆,史蒂夫·赫伯勒皱了皱眉头,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知道您与华夏政府高层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而华夏是个非常重视私人交情的公家,所以,如果您能促成这笔生意,波音可以与您结成战略合作伙伴,今后AMC将会成为波音集团的指定用车,在个人计算机方面,波音也可以承诺今后波音采购的个人计算机类产品,thinkcenter的采购比例不低于40。”

  让AMC成为波音的指定用车品牌这个暂且不说,只说在今后的个人计算机方面,波音给予thinkcenter不低于40的份额,这就非常的了不起了,航空器制造业作为公认的技术和科技密集型企业,对计算机以及计算资源的依赖非常大,史蒂夫·赫伯勒觉得自己肯给出这样的承诺,无疑是表现出了巨大的诚意。

  但是陈耕心头确实一阵冷笑:呵呵……真是好大的“诚意”啊。

  是的,在陈耕看来,史蒂夫·赫伯勒以及波音的这番承诺根本没什么诚意。

  波音公司总要采购汽车的,他们是选择从AMC采购还是从福特、亦或者是从克莱斯勒、通用汽车采购,这笔钱都要花,也就是说,史蒂夫·赫伯勒的“诚意”无非就是拿一笔本来就要花、花在谁身上都可以的钱来换取自己的人情,而对于现在正愁着产能跟不上的AMC来说,就算你们波音不选择我们AMC的汽车,老子的汽车难不成就卖不出去了?;

  汽车是如此,计算机也是如此,对于波音来说,计算机这种东西只是一种需要定期更换的生产资料,他们总是要买的。

  但如果自己要说服华夏方面放弃“黑鹰”转而选择“支奴干”,这需要消耗自己多大的精力、需要用掉多少人情?

  用自己必须的支出来换取自己这么大的人情,史蒂夫·赫伯勒还真是好算盘!这家伙,恐怕在骨子里根本就没看的起自己吧?

  感受到了史蒂夫·赫伯勒的“诚意”,陈耕笑眯眯的说道:“赫伯勒先生,非常感谢,不过……我坦率的说了吧,您知道的,重型直升机的使用成本和维护成本非常高,以华夏政府的财力,他们不可能养的起太多的重型直升机,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需求,12架‘塔赫’已经是他们的需求极限。

  相比于重型直升机,华夏政府其实更需要8到10吨级的、载重量在3吨左右的中型通用直升机……”

  话说到这里,陈耕觉得史蒂夫·赫伯勒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你们波音公司现在只有三款直升机:CH—46“海骑士”、CH—47/model

  234“支奴干”以及AH—64“阿帕奇”,你觉得这三款直升机那款是符合华夏政府要求的?

  史蒂夫·赫伯勒皱了下眉头,他没想到陈耕居然这么干脆利索的拒绝了自己,似乎是有些不快。

  只是不快归不快,史蒂夫·赫伯勒同样也明白陈耕说的是事实,对于波音747都只买的起一架的华夏而言,在以白菜价买了一批退役的二手“塔赫”之后,他们确实买不起、也没有必要买载重性能差不多的“支奴干”了,哪怕“支奴干”的综合性能尤其是高原性能不知道比“塔赫”高出来多少。

  “好吧,”出乎陈耕意料的是,史蒂夫·赫伯勒居然痛快的就放弃了,他点点头:“我们不谈这个……对了,费尔南德斯先生,听说华夏正在研制一款和我们波音707相仿的喷气式洲际客机,你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我知道。”陈耕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史蒂夫·赫伯勒说的是哪款飞机。

  就在陈耕思索着史蒂夫·赫伯勒忽然提到这件事的目的的时候,就听史蒂夫·赫伯勒忽然话题一转:“过几天,那支华夏代表团会来我们波音考察、洽谈合作事宜,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认为我们可以与华夏合作吗?”

  陈耕心中微微一惊,他立刻意识到了史蒂夫·赫伯勒这句话背后的深意:波音已经开始布局国内民航飞机市场、并且开始有意识的打压华夏民航制造业了。

  对于上飞与麦道集团合作的细节、双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陈耕不是航空业内的人士,所以并不是很清楚这一点,但考虑到十号机的下马时间,再考虑到上飞与麦道签订合作协议的时间……似乎时间也能差不多对的起来?

  恐怕自己之前的猜测都错了,这才是波音公司请自己来的真正目的:让自己协助波音,打压刚刚冒头的华夏民航业,让华夏民航运输市场永远都只能成为波音的自留地。

  虽然陈耕心里不是很确定波音就是打着这样的意图,但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有杀错没放过,对于早已经将华夏的民航市场看成了是自家自留地的陈耕来说,在这一刻,波音已经成了自己的敌人。

  “当然,”心头间各种念头急转的同时,陈耕点头道:“虽然现在的华夏的民航市场规模还很小,但从华夏这几年改革开放的势头来看,我对华夏民航的未来很看好,如果波音打算做些什么,现在是个不错的机会。”

  陈耕不认为波音会看不懂这种“大势”性质的东西,倒不如直接说开了。

  “是吗?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史蒂夫·赫伯勒点点头,忽然开口对陈耕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有没有考虑过和我们波音一起在华夏民航市场合作一把?”

  史蒂夫·赫伯勒突如其来的骚闪到了陈耕的腰,陈耕瞬间就懵了: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吃惊的望着自己的陈耕,史蒂夫·赫伯勒笑了:“费尔南德斯先生,我们波音在华夏也有朋友的,听说您准备进军华夏的民航市场?不如我们双方合作一把?”

  陈耕此刻的心情是这样的:Q#TY……&…………

  如果可以,陈耕是真的想要骂娘!

  在于之前的三机部、现在的航空工业部谈合作事宜的时候,陈耕就让自己的谈判团队一再叮嘱华夏方面,务必要对这件事保密,可谁能想到呢,当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波音将自己的小动作了若指掌——尼玛这还怎么玩?!

  心中想骂娘归想骂娘,陈耕却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哦?怎么合作?”

  请:m.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