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4章 演讲:中

  陈耕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愣了一下,才连声道:“谢谢,谢谢大家,谢谢……看来我还是挺受欢迎的嘛,现在我总算是放心了,实不相瞒,就在刚刚即将走进这间大礼堂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

  说到这里,陈耕故意微微一顿。

  果然,效果非常的明显,听陈耕说他刚刚在大礼堂门口的时候竟然还在担心,学生们、包括现场的老师们心里头不由自主的、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一个问题:他担心什么?

  只有万邦儒校长苦笑着暗自摇头:这位陈耕先生……希望邀请他来给学生们演讲的决定不是错误的吧。

  “是的,我真的有些担心,”迎着学生们疑惑的目光,陈耕一脸郑重的点头:“我非常担心会不会迎来漫天飞舞的臭鸡蛋、烂菜叶子以及‘打倒资本主义帝国的走狗’的口号,毕竟我是来自资本主义国家的大资本家嘛。”

  学生们先是一愣,下一刻,他们哄然大笑!

  是的,到了这会儿,他们终于反应过来,陈耕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呢,这根本就是他的自我调侃。

  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演讲风格的学生们,顿时觉得这种演讲风格格外的亲切、自然,简直就像是在听自己那个顽皮的同桌说话一样,一时间,大家对陈耕的亲切感大增。

  丁若烟脸上带着几分骄傲的微笑:陈耕哥哥好厉害。只是她不经意的一转头,看着自己同桌那泛红的脸颊和直冒星星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中的警惕之意顿时大增:这死妮子,该不会是发春了吧?

  只有万邦儒校长,再次无奈的苦笑摇头:人老了,是真不习惯这种一惊一乍的说话方式啊。

  陈耕也在笑,笑罢了,他微微点点头:“不好意思,刚刚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现在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大家好,我是陈耕,一个来自美国的、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比较可恶的资本家,不过我更愿意用‘一个旅居美国的海外游子’来称呼自己……”

  “哗……”

  陈耕这话刚一出口,热烈的掌声就再次把陈耕的话给打断了,根本不用现场负责带气氛的老师们带头,学生们就自发的疯狂鼓掌:他们爱死了陈耕,不仅仅是因为陈耕的演讲不像自己以往接触到的那些专家们那样,演讲内容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更因为陈耕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可以平等交流的对象,像个朋友在跟自己说话,对于学生们来说,这一切让他们觉得又是新奇,又是开心。

  “谢谢,谢谢大家,”陈耕再次微微一躬,等掌声没有那么热烈了,他才开始说道:“不瞒大家说,在接到万校长的邀请的时候,我心里是惶恐的,因为我的大学并不是哈弗、斯坦福、麻省理工这样全世界顶级的高等院校,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而今天在座的诸位,一年之后、两年之后,你们将会进入这个国家最好的那一批高校,不瞒你们说,面对你们,我还真有点自惭形秽,给你们做演讲,我的底气很不足的你们知不知道?”

  “哈……”

  这下子,不但现场的学生们乐的不行,一边笑一边拼命的鼓掌,连现场的老师们也是一边忍俊不禁一边不自觉的鼓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自己黑自己的演讲者呢。

  “后来我一想,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虽然给你们辅导功课肯定不行,但我这些年来见到的、经历过的毕竟还是比你们多了一点点,我不敢说给你们上课、做你们的导师,但我倒是可以将我这些年来的一些经历、体悟和大家说一下,如果我的这些体验能够对大家起到那么一丁丁点的帮助,我就很开心了。”

  尽管陈耕说的很谦虚,可在场的老师们、包括万邦儒校长,以及特意跟着一起来的外交部、国安的同志们,一个个脸色都严肃起来:戏肉终于来了。

  “我要给大家分享的最大的一点体悟就是:学会对自己接收到的新信息进行合理的质疑,”陈耕道:“大家请注意,我说的这个质疑不是号召对自己接触到的所有信息进行质疑,不是让你们去质疑自己的课本上的内容是不是正确,更不是若让你们回家去质疑你们的父母为什么不是大官,这是不对的,我希望大家质疑的,是生活中那些看上去很美的毒苹果。

  什么是毒苹果呢,我全段时间看到了一份杂志,这份杂志介绍了一位现在在美国投资界非常出名、非常厉害的一个家伙,这家伙叫做沃伦·巴菲特,这篇文章的具体内容我记不太清了,不过大致内容我倒是还记得,说沃伦·巴菲特是个投资方面的天才,在他只有八岁的时候就知道去参观纽约股票交易所,并且得到了世界顶级投资巨头:美国高盛公司的董事的接待,在他十一岁的时候就买了自己的第一只股票,现在的巴菲特已经是身价数亿美元的超级富翁了……

  这是一个非常励志的、像是爱因斯坦一般的励志故事,我想知道有没有同学看过?看过这篇文章的同学麻烦请举一下手。”

  哗啦啦……

  一片如林的手臂举了起来。

  老师们的脸色一如往常,在华清附中,学校一直鼓励学生们在课余时间多读一些书,学生们看过这片文章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在场的许多老师们其实也看过。

  陈耕都是有点惊讶,他笑道:“这么多人都看过?很好,那我随即挑选几位同学,来问问他们看了这篇文章之后的感受……嗯,就这位同学吧,第二排中间这位穿白衬衣的男同学。”

  穿白衬衫的这位男同学显然没想到陈耕会选中自己,惊讶而又惶恐的厉害,但华清附中的学生很多都是出身干部家庭,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们比无数同龄人强的多,在最初的激动之后,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激动的大声回答道:“我觉得这位沃伦·巴菲特先生真的太厉害了,他简直就是个天才。”

  “还有呢?”陈耕笑着点头。

  “还有就是外国人给他们的小孩提供了非常宽松的生活和学习环境,这种事情在我们华夏是不可想象的。”说到这里,这位同学一脸的向往。

  “嗯,还有呢?”陈耕笑眯眯的接着问道。

  没想到这同学居然还真的有话要说:“还有就是外国人非常友善,对他们的下一代非常的关心,一位高盛的董事都能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八岁的小孩子这么关心,美国的人文环境真的是太好了……”

  “好的,”见这位同学没什么要说的了,陈耕笑着点点头:“其他同学,还有没有其他不一样的看法?哦……看来大家的看法都差不多,那么如果我告诉大家,这篇文章想要向大家传达的信息也就是这个呢?”

  “啊?”

  陈耕这话一出,学生们顿时骚动起来:难道这片文章有问题?

  连万邦儒校长也稳不住了,一把捂住话筒低声向陈耕问道:“陈先生,这篇文章有问题?”

  “问题不大,”陈耕移开话筒轻声对万校长说道,同时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才接着说道:“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写这篇文章的作者,有几处严重的错误:

  第一处,沃伦·巴菲特去纽约股票交易所参观的时候,不是八岁,而是11多将近12岁的时候;

  第二处,沃伦·巴菲特先生之所以能够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去参观纽约股票交易所,不是他自己对股票、对投资有着天生的直觉,而是他父亲带着他去的;

  第三处,沃伦·巴菲特先生之所以能够得到高盛集团董事的亲自接待,也不是因为他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不是因为美国人关心下一代的成长,而是因为沃伦·巴菲特的父亲:霍华德·巴菲特先生当时时任美国国会议员,而且是在美国金融委员会工作……这个金融委员会,大家可以看做是华夏的计委的某个核心部门。”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