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78章 魔都的亲儿子

  “哟西!这就是陈耕阁下设计的Camry啊,果然很漂亮呢……”

  “佳美是很漂亮,但我还是更喜欢这辆century,大气、端庄、豪华,这才是高级轿车应该有的样子。”

  “什么时候我们东瀛的设计师能够设计出这么漂亮、这么有未来感的车子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陈耕阁下的能力真是让人敬佩啊,真不愧是陈耕阁下……”

  围着眼前的佳美、标轴版新世纪和长轴版新世纪,本田的设计师和高管们两眼放光、啧啧称赞,感慨着陈耕阁下不愧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工业设计师,只有他才能准确的把握住时代的脉搏,设计出眼前这两款完美的让人心醉的艺术品。

  乔治亚罗设计室的设计师们也没好到哪里去,之前他们对陈耕的中途“横刀夺爱”心里头还有些不满,可此刻,他们也被眼前的这三辆车给惊艳了,再说陈耕只是侥幸设计出了一两款比较出色的产品,连他们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这是对自己职业的不尊重。

  亲自赶来华夏看这三辆车的加雷西奥·乔治亚罗对陈耕在汽车设计方面的本事彻底服气了:“费尔南德斯,东瀛人选择跟你合作是正确的,另外……”

  他试探着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自己就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不缺钱,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说服你加入乔治亚罗设计室,哪怕为此付出一半的股份也在所不惜。”

  陈耕明白,乔治亚罗这番话真正的意思其实不是惋惜,而是委婉的向陈耕表示“如果你陈耕愿意来我的乔治亚罗设计室,我分你一部分股份也是可以考虑的”——即表示了对陈耕才华的欣赏,同时如果陈耕不乐意,自己也不至于太尴尬。

  陈耕笑着摇头:“那还是算了,一家公司里多个大股东出来不是好事,不过我们一样可以合作不是吗?”

  面对陈耕的婉拒,乔治亚罗哈哈一笑:“哈哈……那倒也是,费尔南德斯,我决定从本田的这个项目当中退出。”

  “嗯?退出?”陈耕愣了一下。

  “是的,退出,”乔治亚罗一指眼前的这三辆车,说道:“在没见到这三辆车之前,我还可以厚着脸皮认为乔治亚罗设计室可以在这桩合作当中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可在看到这三辆车之后……费尔南德斯,你也是一名汽车设计师,你应该知道,出于一名设计师的尊严,我还做不出在一部这么完美的作品上写上自己名字的事情。”

  明白了,设计师的自尊心在作祟。

  不过作为一名设计师,陈耕确实非常了解乔治亚罗的想法,因为换了是自己,自己也会这么干:既然是合作的项目,那就应该是我能够在这个项目当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才是,只有我为和项目流过汗、出过力了,我才能心安理得的为自己争取利益,但如果我在这个项目当中什么也没做,再为自己争取好处,传出去那可就成了笑话了。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甚至在本行业内,是世界范围都非常有知名度的存在,谁也不靠这仨瓜俩枣过日子,何至于为了这一个项目而成了别人嘴里的笑料、成了合作方眼里的笑话?那才真真正正的是得不偿失。

  对于乔治亚罗来说,他的确非常羡慕陈耕能够设计出这么完美的作品,但要让他在这部作品上与陈耕共名,那不是荣幸,相反的,在他看来那是对自己的羞辱,所以理所当然的,他选择了拒绝。

  对于乔治亚罗的选择,陈耕非常理解,因为换了是他,他也会这么做,更别说乔治亚罗知道本田技研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找的自己,当即笑着点头:“好的……我相信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听到陈耕这话,乔治亚罗眼睛一亮:“这样的话,我手里正好有个项目……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回头再聊。”

  现在确实不是聊这个的时候。陈耕点点头:“对于接下来的合作,我非常期待。”

  虽然在与本田技研的合作中被陈耕给生生的挤下了车,但乔治亚罗就是乔治亚罗,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沮丧和失望,相反,他将这次与陈耕的见面视为一次难得的学习的机会,不适的跟自己的手下们低声的讨论着陈耕的这个设计的精妙之处、那个设计采用这种线条有什么好处……

  一直偷偷瞄着这边的久米是志终于逮着了机会,奋力凑到陈耕的跟前,上来二话不说先是深深的向陈耕鞠了个躬:“陈君,非常的感谢您让我们大开了眼界,让我们知道原来汽车还可以这么设计的,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多多的合作……”

  陈耕拦住不要钱的客套话不停的往外说的久米是志,笑眯眯的说道:“久米先生,你不会就只是来恭喜我的吧?”

  “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久米是志又是一鞠躬,小鬼子就是这样,他明明是来找陈耕抱大腿的,偏偏就废话连篇:“是这样的,对于您上次提出来的合作建议,本田大致上没意见,只是在一些细节条款上希望能够做出一些调整。”

  “久米先生,或许您还是没搞清楚,或者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望着久米是志,陈耕叹了口气:“我上次和您说的那些条件,不是可以拉锯式的反复讨论的,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你们答应我们就合作,你们不答应也无所谓,就我个人而言,与本田还是丰田合作都是无所谓的……”

  对于小鬼子在战略目光上的短浅,陈耕也实在是服气:你们就只看到了自己付出的代价,就没算过通过这桩合作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想吃肉还怕挨打,合着天底下的好处都被你们小鬼子给占了?

  久米是志傻了,他没想到陈耕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居然这么强硬:条件就是这样了,而且不接受讨价还价?

  哪有这样跟人合作的啊。

  可仔细看陈耕的眼神,久米是志可以确定陈耕并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是认真的,如果本田不接受他的条件,双方的合作就没办法达成,不但达不成,说不定他还会去跟丰田合作,而一直将丰田视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的本田来说,这种情况是绝对允许出现的。

  “可是……”想了想,久米是志决定再努力一下:“陈耕君,您要知道,一家年产10万辆整车以及配套的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工厂,单单硬件成本就需要好几亿美元,更别说还有人员、管理这些软实力,本田为此付出的代价绝对超出您的想象……”

  不等久米是志说完,陈耕就抬起手:“久米先生,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不管你们本田做出何种决定,我都支持你们的选择,但我要说的是,本田和费尔南德斯公司合作的前提就是这样……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失陪一下。”

  望着陈耕的背影,久米是志踌躇起来:如果陈耕坚决不肯更改他的合作条件……

  不理会犹豫不定的小鬼子,陈耕来到外围,笑着向一机部、魔都以及魔都汽车制造厂的领导们问道:“诸位领导,大家对我们的这几款产品还满意吗?”

  说话的功夫,陈耕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谢老爷子怎么没来?

  一机部、魔都以及魔都市汽车制造厂的领导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耕的这个问题。

  这三款车他们自然是见过了,而且是直接就看傻了眼,在场的领导有不少是见过狼堡汽车的passatB2的,当时大家对狼堡的这款passatB2简直惊为天人,可现在对比陈耕的这款佳美和新世纪……

  不能比啊,根本就不能比!

  压根就是没脱贫地区的乡下姑娘跟都市时髦女郎的区别。

  只是说起来都觉得可怜,作为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合作伙伴,诸位华夏方面的领导同志竟然被挤在了围观人群的最外围,有些同志倒是有心想要挤进去看看,可看看围在里面的东瀛人和意大利人,犹豫了再犹豫,还是没有鼓起勇气挤进去。

  作为魔都市计委副主任,蒋涛不用顾虑太多的面子因素,逮着机会,他颤声向陈耕问道:“陈董,这三款车……您真的打算在华夏生产?”

  陈耕笑道:“怎么?这车都摆在眼前了,你们竟然还不信?”

  “不是不信,而是……而是……”

  抬头看看一旁那群两眼放光的意大利人,再看看那群恨不得直接把脸长在车身上的东瀛人,蒋涛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耕心里很明白蒋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自己拿出来的东西太好了。

  哪来的东西太好也不行?

  怎么说呢,简单来说,就是正因为陈耕拿出来的是这么好的东西,反倒是让包括蒋涛在内的国内的很多人不自信起来:这么好的东西给我们,这个……这个……真的没问题吗?

  也是,在这个刚刚打开国门看世界的时代,蒋涛这些人也是国内第一批真正知道华夏与世界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的一批人、是知道国家为什么要实行改革开放、为什么必须改革开放的一批人,因为在对比过华夏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之后,他们很自然的就会得出一个结论:不改革,不开放,就只有死路一条!

  也真因为意识到了这种巨大的差距,在看待华夏与外国的差距的时候,有很多时候他们反倒不能正确的认识这种差距,具体到这次引进汽车技术方面,国内从来没奢望过引进国外最好的产品和技术,大家的想法很简单:能引入国外二流的技术就够咱们消化的了。

  所以也就可想而知,当看到眼前这三辆绝对代表着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汽车设计理念的产品的时候,他们的心态是如何的忐忑——尽管他们这种看待问题的方法本身就很有问题。

  “蒋副主任,我大概能明白您的意思,”拍拍蒋涛的手——虽然一个大男人去拍另一个大男人的手这个动作让人有点恶心——陈耕正色道:“不过也请您记住,我也是一名华夏子孙,我也希望自己的民族能够强大起来,我愿意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我的民族做出一些贡献。”

  蒋涛的眼睛顿时就红了,心里有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充盈着——从这些意大利人和东瀛人那眼馋的恨不得直接把这几辆车装兜里的表情就知道,陈耕拿出来的东西是真真正正的好东西。

  片刻后,他重重点点头:“陈总,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虽然我还不够格,但我还是想要代表所有的中华儿女谢谢你。”

  顿了顿,他低声说道:“陈总您放心,以后这个项目就是魔都的亲儿子。”

  知道蒋涛的意思,既然这个项目都是魔都的亲儿子了,哪有有好东西不由着自己亲儿子的道理?陈耕笑道:“亲儿子不亲儿子的倒是无所谓,我就是希望这次的合作能够一切顺利,别在这么磕磕绊绊的了,说实话,这次合作的过程还真是……”

  说着,陈耕忍不住摇了摇头,显然是对这次合作的曲折颇有些无奈。

  虽然厚脸皮是每一名合格的官员的必修课,可听到陈耕的这句抱怨,蒋涛的老脸但是一红:在这次的合作当中,魔都市的表现确实算不上多好,尤其是魔都个别的同志,简直就是为了向陈耕展示如何在合作的过程当中花式拖合作伙伴的后腿而存在的。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