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52章 本田:原来世界不是我想的那样啊

  东瀛。

  本田技研株式会社的社长办公会上,每一位与会的本田高管的面前都摆放着一张新车的概念图。

  是的,之前本田技研株式会社委托乔治亚罗设计室设计的新车出概念图了,按说这是好事,但此刻,本田技研的一众高管们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原因无他,对于乔治亚罗设计室给出的的这幅概念图,大家都不是很满意,准确的说,是很失望。

  有多失望呢?

  在工业领域有个说法叫“概念林志玲,量产罗玉凤”,意思是概念图出来的时候看着很漂亮,跟志玲姐姐似的,可量产品出来之后丑的跟凤姐一个德行,但这里有个前提,就是概念图还算是好看,起码可以达到志玲姐姐的程度,可看惯了陈耕给出的产品,在本田技研的一众高管们看来,乔治亚罗设计室给出的效果图就是凤姐的水平,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得了?

  偶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啊,就算你们不能给偶们整个志玲姐姐出来,也不能相差太多吧,结果你们直接上来就是凤姐,偶们的小心脏受不了啊啊啊啊……

  终于,有人开口了……

  不知道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似乎没办法与克莱斯勒family进行竞争啊。”

  这话一出口,河岛喜好的脸色顿时一黑,偏偏又无话可说!

  本田civic在北美市场顺风顺水,顺带着让本田的野心也跟着膨胀了不少,一向小气的半天这次之所以舍得花大价钱请乔治亚罗设计室绑自己设计这款车,就是本田已经不满足于civic所在的、被美国人所鄙视的小型车市场,准备进军中型车领域,可以说,本田上上下下都对这款车抱着极大的期望的,结果乔治亚罗设计室给出的效果图远没达到本田的期望,这怎么跟克莱斯勒family竞争?

  “这都是我的责任!”

  河岛喜好抿了抿嘴,站起身来,向在场的诸位高管们鞠了一躬,他知道这份沉默当中的力量,是他,当初坚持放弃与陈耕合作,转而寻求与乔治亚罗设计室进行合作,当初他有多坚持,现在就必须承担多少责任:“现在看来,我当初决定放弃与费尔南德斯先生合作的想法是错误的,费尔南德斯先生确实是这个星球上最有前瞻性的汽车设计师,因为我的缘故给公司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向大家道歉。”

  河岛喜好的话刚落地,不等别人开口,和河岛喜好同为师兄弟、同时是河岛喜好的接班人的久米是志就把话接了过去:“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一下大家,当初放弃陈耕君、寻求与乔治亚罗设计室合作的决定是大家集体通过的,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本田该如何应对?”

  为了给自己的师兄站台,久米是志也是够拼的。

  果然,久米是志这话一出口,之前那些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给河岛喜好一个难堪的家伙顿时冷静了下来:没错,当初放弃陈耕、转而与乔治亚罗设计室合作的建议是河岛喜好社长提出来的是没错,但这个决议却是大家集体通过的,如果要打板子、背黑锅,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逃不掉。充其量就是如果自己要挨一板子,当初提出更换合作方建议的河岛喜好要挨两板子。

  但挨一板子也是挨了,如果自己不用挨板子、笑呵呵的手插袖子里在一旁看河岛喜好挨板子,那当然心里美滋滋,可如果只要一起挨板子,那就让人有些不爽了。

  看着众人的的反应,河岛喜好这才松了一口气,微不可查的向久米是志点了点头——为了能顺利通过今天的这个会,师兄弟俩昨天可是费了很大一番功夫。

  接到师兄的暗示,久米是志接着说道:“先生们,我们是与乔治亚罗设计室签了合同的,不可能轻易毁约,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陈耕君确实是这个星球上最厉害的汽车设计师,哪怕以乔治亚罗为代表的世界三大汽车设计室在短时间内恐怕也无法跟他相比,所以我有个建议……”

  说到这里,久米是志故意顿了顿,随即才说道:“我们是否可以请陈耕先生和乔治亚罗设计室一起,帮我们来做这款车?”

  久米是志的这番话一出口,会议室里的一群人先是愕然,然后……

  炸了!

  “什么?!我有没有听错?”

  “请陈耕君与乔治亚罗设计室一起帮我们设计这款车?有没有搞错?”

  “之前我们选择与陈耕君毁约,陈耕君一定非常生气的吧?他怎么可能同意?”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陈耕君不可能同意……”

  是的,这番争吵代表了整个本田技研株式会社高层们的心声:

  之前我们主动毁约,陈耕君心里一定是非常不高兴的;

  如果乔治亚罗设计室给出的报价比陈耕君的报价更低,陈耕君的心里或许还可以用“对方的报价更便宜,所以本田选择了乔治亚罗设计室”来安慰自己,但最终的结果是乔治亚罗设计室的报价更高,想必陈耕君的心里一定是更加不高兴了吧?

  现在,报价更高的乔治亚罗设计室拿出来的概念图还不如报价更低的陈耕君,我们再寻求陈耕君的帮助,陈耕君怎么可能会同意?

  他一定会选择在一边看我们的笑话。

  面对这样的结果,久米是志和河岛喜好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这都在两人的意料之中,但师兄弟两人敢提出这样的计划,自然有他们的底气……

  “诸君,我知道这个想法听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可能,但实际上这确实是有可能的,而且……”迎着众人的目光,久米是志一字一顿的说道:“陈耕君即日就要来东瀛。”

  陈耕君马上就要来东瀛?!

  这句话简直就是王炸,炸的眼前这些不知道陈耕要来东瀛的家伙们七荤八素、浑身抽搐: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