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6章 狼堡:“小子,接我一招”

  陈耕很快感受到了狼堡的压力!

  在罗斯玛丽去华夏谈判的时候,与各大生产设备提供商的谈判也同步展开,在这个经济下行、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开始缩减产能、原本计划中的增加生产线的计划也开始被暂停的时候,对于各大设备提供商们来说,有人来买东西当然是好事,大家彼此谈的很愉快,但似乎是一夜之间,之前谈的好好地的设备供应商,忽然转变了口风……

  “boss,情况有点严重,”坐在陈耕面前的罗斯玛丽的表情很凝重:“ABB认为之前的价格太低了,忽然将焊机的价格提了50……”

  “为什么,”陈耕奇怪的问道:“ABB的焊机本来就是各大焊机制造商当中比较贵的,他们之前给我们的报价甚至还略高于市场价格,怎么忽然要求提价50?”

  “ABB那边的解释是因为因为石油危机导致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所以他们不得不提价……”

  “狗屎!”罗斯玛丽还没说完,陈耕就忍不住骂道:“这也能跟石油危机扯上关系?”

  就算真的跟石油危机有关系,但对焊机的价格影响最大的是铜,国际上铜的价格不但没涨,反而还跌了一点,ABB用这个理由来给自家的焊机涨价,实在是扯淡的厉害。

  罗斯玛丽点点头,他也觉得ABB的说法蛋疼无比:“不但是ABB,克虏伯那边也是。”

  “克虏伯?他们的冲压机也要涨价50?”陈耕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不是,”罗斯玛丽阴着脸说道:“克虏伯那边说,他们业务统计出了点岔子,我们的订单最快也要延迟半年才能交付……”

  陈耕忽然抬手拦住罗斯玛丽的话:“不用说了。”

  罗斯玛丽:“……”

  望着罗斯玛丽,陈耕道:“这些设备提供商忽然在这个时候给咱们找麻烦,而且时间还这么一致……”

  罗斯玛丽点点头:“没错,除了狼堡在背后捣鬼,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理由了。”

  不需要任何的求证,这件事,除了狼堡之外其他任何人都干不出来。

  狼堡汽车毕竟是一家有着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在全世界各大汽车制造企业当中排名第一序列的存在(虽然属于第一序列吊车尾或者第二序列排头兵的位置),但半个多世纪的经营加上保时捷家族遍及全世界的影响力,对于世界上各大汽车生产设备提供商来说,是卖狼堡集团和保时捷家族一个面子,还是为了陈耕这个虽然设计水平相当高、但在工业领域根本就是个无名小卒的家伙而得罪狼堡汽车和保时捷家族,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权衡的必要。

  陈耕觉得狼堡汽车甚至都不需要给出什么许诺,只需要给这些生产设备制造商的股东们打一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表示需要大家帮个忙,并且说明当他们和华夏政府的谈判结束之后,在华夏的合资工厂的所有生产设备全都从大家手中采购,这就足够了。

  对于各大设备制造商来说,本质上,美国费尔南德斯公司和德国狼堡集团采购的设备压根就是一套设备,卖给谁都是一样,但如果是卖给狼堡集团还能赚个顺水人情,那为什么不卖给狼堡集团?

  对于狼堡集团来说,想要给自己下点绊子那真的是太简单了。

  “有意思……”

  面对这种结果,陈耕反倒是笑了,不过他更好奇罗斯玛丽有什么应对方案:一年几十万美元的年薪,不能白拿吧?

  一年几十万、将来可能一年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年薪和分红不是白拿的吗?罗斯玛丽很快向自己的老板证明了自己确实有资格拿这么高的薪水和分红……

  “一条完整的汽车生产线包含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工艺生产线,这四大生产线涉及的产业范围很广,哪怕是ABB、FFT以及克虏伯这些生产线提供商也不可能一家提供所需的全部设备,他们更多的还是扮演着系统集成商的角色,除了自家能够生产的那部分之外,其他的全都要对外采购,其中自产的比例不会超过30。”

  说到这里,罗斯玛丽自信满满的说道:“柯马、库卡、ABB、FFT、克虏伯这些系统集成商不跟我们合作?没关系,我们请专家、请咨询公司,然后我们从全世界采购设备,自己集成!”

  自己集成?

  陈耕笑了: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他笑道:“说说看。”

  罗斯玛丽点头:“比如冲压这到工序,从全流程来讲分为坯料存放、冲压生产、钣金作业、成品入库这几点,具体到冲压这道工序,基本上就是剪切卷料、板料翻转、板材焊接这几点,全世界所有的汽车制造商的冲压环节都一样。

  第一道工序开卷落料,需要将从钢铁厂买来的成卷的板材从库存区运至剪摆机旁,一卷汽车用钢板通常重达10吨左右,这时候需要用到的输送设备是天车,全世界能够生产天车的厂商那么多,我们只要找一家能够满足我们要求的天车制造商就行。

  再比如接下来的生产工序是钢板的剪切,这时候需要剪摆机和模具剪压机,由剪摆机对常规尺寸的钢板进行裁剪,由模具剪压机对那些不规则钢板进行剪切,此外就是相应配套的自动输送装置。

  全世界能够制造剪摆机和模具剪压机的机床制造商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想来几百家总归是有点吧,至于能够生产自动输送装置的制造商,我觉得至少也是机床制造商的十倍以上,有些机床制造商甚至本身就提供配套的自动输送装置。

  接下来需要对剪裁好的钢板进行平整度检测,这些检测设备很容易定制的到,再到接下来的冲压环节,通常需要一台3000吨至5000吨压力的压机配合相应的模具,我们只要找一家能够满足我们精度要求的模具提供商和压机提供商……”

  将四大工艺所要的主要设备全都说了一遍之后,罗斯玛丽信心满满的道:“所以,只要我们找一家能够提供这类咨询服务的咨询服务公司,让他们帮我们规划出最合理的生产工序布置方案,哪怕没有这些系统集成商的帮忙我们也一样可以搞定,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成本会稍微高一些,另外生产线的效率方面可能稍有不足,但以我对您的了解,这部分代价是您愿意承受的,对吧?”

  陈耕笑了。

  是的,与其被人讹诈,陈耕宁可承受这部分成本的上升,而且……

  “谁说成本会高一些的?如果我说我们这条生产线的采购成本不但不会上升,反而会降低最少30呢?”

  “这不可能!”罗斯玛丽想也不想的就道:“柯马、库卡这些系统集成商,是靠着常年的合作关系才能够从这些单一设备制造商那里拿到超级优惠的价格,而这样的价格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拿的到,我们的成本只会更高,绝对不可能更便宜。”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陈耕一脸的神秘:“而且我再告诉你一点,我们或许能够为这套生产线拿到超低息乃至无息的长期贷款。”

  “这更不可能!”

  罗斯玛丽觉得自己的老板是不是要疯了,超低息乃至无息的长期贷款通常只有在国家意志存在的项目中才会存在,商业银行几乎不可能对外提供超低息乃至无息的长期贷款,举个例子,哪怕费尔南德斯公司与联合社区银行的关系这么好,联合社区银行可以向费尔南德斯提供一定额度的超低息贷款,也可以提供一定额度的无息贷款,但绝对不可能是超低息乃至无息的长期贷款,这是银行的基本性质决定的,老板居然说这个项目可以拿到超低息乃至无息的贷款……

  她忽然反应过来,一脸惊讶的望着陈耕说道:“您说的是华夏政府?恕我直言,boss,那是不可能的,华夏政府就算有这个心,他们也没有这笔钱,这可是一笔总额有可能达到1000万美元的资金,这笔资金对于华夏政府来说……”

  说到这里,她连连摇头。

  虽然自己这次在华夏只呆了半个月,对这个国家的很多地方都印象深刻,但有一点的印象格外的深,那就是:这个国家很穷,实在是太穷了,老板想要从华夏政府手中拿到1000万美元的超低息乃至无息的长期贷款,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谁说我们要找华夏政府借钱的?”陈耕神秘的一笑,说道。

  “不是华夏政府?”罗斯玛丽愣了一下。

  既然boss说不是华夏政府,那就肯定不是华夏政府了,既然不是华夏政府……

  “那就是美国政府?”略一思索,罗斯玛丽皱着眉头说道:“那也不可能,虽然现在华美两国的关系已经走向了正常化,两国政府也在致力于两国经贸往来的加深,但这个项目想要达到美国政府的支持……”

  她摇摇头:“需要花费的经济和政治资源太大了,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做到的。”

  “不,既不是华夏政府,也不会是美国政府。”陈耕脸上的表情越发神秘起来。。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