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天才的痛苦

  “尼玛,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眼见一位七品天行者,对着龙尘一拳砸来,龙尘伸手过去,一巴掌就将那个家伙给拍躺下,鲜血狂喷而出,直接昏死了过去。

  还有几十个强者,刚刚冲上来,结果龙尘一拳砸过去,恐怖的拳风,能撞倒一片,这并不是战技,而是一种纯粹的力量。

  龙尘一拳砸出,就倒下一大片,三拳下来,周围已经没人了。

  “那个,我觉得我们是来打鲍不平的,不应该见异思迁,三心二意。”一个家伙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后,扭头杀向远处的鲍不平。

  其他人见状,看了看那些被龙尘砸晕的家伙,也纷纷杀向鲍不平。

  一时间没有人再敢跟龙尘出手了,这家伙太狠了,觉得还是打鲍不平靠谱一些。

  龙尘自己也惊呆了,这些天一直被七位爷虐得跟狗一样,此时出手,自然而然就拿出了那个时候的对战状态,结果一下子看出了差距。

  “这顿虐,没有白挨,我现在肉身的力量,已经过了我的想象。”龙尘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中充满了感激。

  一拳头带出的拳风,都堪比术法,力量已经达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步。

  龙尘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一个时辰后,战斗结束了,所有人全部都被放倒,只有鲍不平站在那里仰天大笑。

  不过此时的鲍不平,衣衫破碎,鼻青脸肿,满脑袋大包,身上很多地方都沾染着血迹,狼狈不堪,可谓是惨胜。

  按照开天以往的经验,这些伤痕,要在鲍不平身上,停留三天以上。

  所以进入开天战宗,看到那些鼻青脸肿的家伙,根本就不奇怪,反倒是完好无损的,才是稀有动物。

  为了给鲍不平庆祝胜利,龙尘取出两坛子美酒,去找常昊一起喝酒。

  以前都是常昊和鲍不平两人值班,每人一个月,每十天就会接受一次所有强者的挑战,这种激战是开天战宗的传统。

  结果龙尘和鲍不平来到常昊的住处时,龙尘吓了一跳,只见常昊浑身是血,身上多处骨折,躺在石床上哀嚎呢。

  “我去,这是谁干的?”龙尘大吃一惊。

  “不用问,除了那几个老鬼,谁会下这么重的手?”鲍不平倒是司空见惯了,伸手去给常昊接骨,以灵元帮他恢复。

  “丝……轻点……痛痛。”常昊痛得龇牙咧嘴,龙尘有丹药,但是不能给他用。

  开天战宗的弟子,修炼的是战神圣典,一种同源的伤,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催化剂,长辈打他们,主要还是为了他们成长。

  虽然这种成长,让人有些无语,但是龙尘要承认,开天战宗的每一个弟子,跟外界的所谓精英相比,高出不止一筹。

  同是五品天行者,开天道宗的五品天行者,可以轻易秒杀其他宗门同等级强者,这就是战神圣典的霸道之处。

  不管是伤,还是痛楚,都是刺激人体机能的良药,如果龙尘给常昊服药止痛,那么前面的揍,就白挨了。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常昊才能勉强坐起,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龙尘这才知道,出手的是四爷。

  “龙尘,你这酒真是太棒了。”常昊和鲍不平喝着酒,不禁感叹,常昊似乎连之前的郁闷之气,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龙尘给他们喝的酒,大多数都是第一次龙尘和夏幽洛去酒神宫忽悠来的美酒,对于修行裨益不大,所以龙尘可以随便拿出来喝。

  而那些新酿制出的药酒,龙尘可是要用来武装龙血军团的,不能拿出来浪费。

  但是就算如此,这种美酒也是极为罕见的,常昊和鲍不平哪里喝过这种美酒,人都要飘起来了。

  “龙尘,要不你别回那个玄天道宗了,就留在开天战宗算了,咱们哥们天天在一起,不胜过你在外面勾心斗角百倍?”鲍不平开口道。

  “就是啊,你留在这里,咱们哥三个努力修行,应该很快就可以抗衡那几个老鬼了,到时候,咱们联手干他们。”常昊也开口道。

  龙尘一阵无语,这个伟大的愿望,恐怕很难实现啊,不过感受着两个人的真诚,龙尘心中十分温暖。

  同时龙尘心中也无比愧疚,虽然老头子和七位爷对于天地灵池的事情,决口不提。

  但是龙尘是谁?那都是一个快成了精的存在,跟鲍不平、常昊这种没有半点心机的直肠汉子在一起,几句话,就套出了天地灵池的秘密。

  也就是说,天地灵池一旦干涸,开天战宗的传承,就到此为止了。

  而龙尘所知,为了给龙尘洗礼,开天战宗将最后的神泉都耗光了,这个人情太大了,大到他无力偿还。

  龙尘平时还要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因为龙尘知道,老爷子等人,比较喜欢虚头巴脑的那一套,他们纯粹就当龙尘是自己人,没有任何的想法,更不需要任何的回报。

  通过两人,龙尘了解到,开天战宗如今只有一件镇宗神器开天刃,实际上开天刃,就封印在老头子所在的绝巅之中。

  如今的开天战宗,就靠开天刃镇压气运,开天刃是开天战宗唯一的依仗了。

  但是开天刃是无法动用的,因为它与天地神池相连,如果动用开天刃,那么天地神池也就废了。

  本来在古代,开天战宗是通过开天之刃,吸取八方之力,激活天地神池的。

  但是后来,一场浩劫之中,开天战宗的开天九式之中的后三式,被遗失,而能够掌控开天九式的强者,在那场浩劫中都陨落了。

  无法掌控开天九式,就无法激活开天之刃的能力,去抽取天地能量,令天地灵池复苏。

  如果有大危机出现,一旦动用了开天刃,那么封印就会崩坏,即使日后找回开天九式,也无法激活天地灵池了。

  所以现在的开天战宗,确实到了一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过不管是老头子,还是其他几位爷,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依旧吃得下,睡的香,仿佛对于开天战宗的生死存亡并不在意。

  这种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性格,实在让人佩服不已,但是龙尘心中,始终过意不去,龙尘是那种不喜欢欠人情的人。

  但是现在的他,还太过弱小,根本无力偿还这个人情,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来,为今天的胜利干杯。”鲍不平端起一个酒碗,三人碰碗一口干了。

  几碗酒下肚,常昊不禁叹了口气道:“龙尘你知道我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不知道”龙尘摇头。

  “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因为,我家老头子打我的时候,只有见血了,血足够多了,才会停手。”常昊不禁苦笑道,虽然有些夸张,但是龙尘明白常昊的意思,开天战宗的这些爷,手确实太狠,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那你知道我的幸运色是啥不?”鲍不平喝了一口酒道。

  “啥?”

  “黄/色”

  “怎么讲?”

  “因为我们家的那位,不把我打出屎来,是不会停手的,哈哈哈!”鲍不平哈哈大笑。

  “龙尘你喜欢什么颜色?”两人问道。

  龙尘笑道:“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那我喜欢黑色,因为七位爷,不把我打到眼前漆黑昏死过去,是不会停手的。”

  三人对视一眼,不禁哈哈哈大笑,三人都是被几位爷敲打最狠的存在,都生出同病相怜的念头。

  “玛德,太不公平了,如果不是他们修为比我们高,同级对战,我绝对可以击败他们。”鲍不平不禁恨恨地道。

  幸好这里只有三个人,如果被其他几个爷,听到“公平”这两字,又得挨揍了。

  喝了一会酒,龙尘不得不承认,老头子说得对,开天战宗的这群孩子,都被打皮实了。

  刚才常昊还半死不活的,几碗酒下肚,就又开始生龙活虎了,几个人大声呼喝,开始划拳,尽情畅饮。

  龙尘取出了大量的美酒,在每个人身前,都放了十个坛子,准备不醉不归。

  可是龙尘刚刚取出这些美酒,忽然一个身影闯了进来,大手一挥,将他们的美酒全部收了起来。

  “鲍爷?”龙尘一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七位爷中,坐头把交椅的鲍爷,此时鲍爷一脸的怒色,一巴掌将鲍不平拍翻,脱下皮靴,就对着鲍不平的屁股一顿猛抽。

  “你个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告诉你值完班过来,害的老子足足等了你三个时辰。

  你特么把老子晾着,自己跑这边喝酒,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鲍爷拎着鞋子,就对着鲍不平的屁股一阵猛抽,痛的鲍不平哇哇大叫。

  “我这不是忘了吗?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你打我就打我,干嘛抢我们的酒,把酒还给我们。”鲍不平虽然身为八品天行者,可是在鲍爷手里,就跟小鸡仔一样被捏着,连动弹都动不了。

  但是鲍不平也是一个硬汉,面对自己家老爷子,打不过,也要骂几句出出气。

  “小犊子,竟然还敢顶嘴,今天若不打你个万朵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鲍爷越用力的抽鲍不平。

  “鲍爷,这……”龙尘看不惯了,这确实有些太不要脸了,抢孩子的酒,还不让孩子说。

  “龙尘,你想说什么?你要是敢求情的话,我连你一块打,你信不?”鲍爷拎着鞋底怒道,一副你要是不服,你就试试的表情。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