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打抱不平

  龙尘坐在开天战宗的广场上,初升的朝阳,将光芒温暖地洒落在地面,也映照在龙尘那鼻青脸肿的面庞上。

  龙尘第一次感觉阳光是如此的温暖,感觉呼吸是那么的幸福,活着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情。

  在过去的七天里,龙尘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人间炼狱,七个如同魔王一般的存在,疯狂地折磨着他,即使以龙尘的毅力,都差点疯掉。

  每一个时辰,甚至每一个呼吸,都是那么地漫长,龙尘与他们疯狂激战,不,应该是疯狂地挨揍。

  龙尘是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给他们造成伤害,而他们仗着自己的修为,没有任何节操地揍他。

  这七天,差点让龙尘开始怀疑人生,太特么不要脸了,龙尘数次使出激将法,这几位爷就是不肯上当,不肯以铸台境修为跟他对战。

  就是往死里揍他,任由龙尘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每天都被打成了死狗。

  或许这就是老头子说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智谋都是扯淡,龙尘甚至觉得这是老头子故意给他的教训。

  不过挺过七天的拳脚按摩,龙尘明显感觉,自己的肉身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当初吸收天地灵泉的精华力量,仿佛在体内酵了一般,开始疯狂增长。

  经过前六天残酷而又血腥的摧残,龙尘整个人仿佛是被磨砺过的宝刀,气息越来越沉稳,越来越吓人,竟然在七爷手中,有时候还能占到点便宜,不过占到便宜后的代价,是十分恐怖的,被打昏了好几次。

  好像龙尘体内,有着一头绝世凶兽,已经开始缓缓觉醒,慢慢露出了獠牙。

  龙尘不知道的是,虽然七位爷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心中无比震惊。

  龙尘的潜力被他们激,战力在不知不觉疯狂增长,尤其骨子里那种霸道的威压,即使是他们都感到心惊肉跳。

  这种霸道的意志,与修为无关,那是无数次激战,无数次胜利,用血与火洗礼后培养成的无敌信念。

  要知道,龙尘在他们七个恐怖强者面前,根本没有一丝胜利的希望,但是龙尘的道心,始终不露丝毫破绽,坚定无比。

  也正是龙尘这份坚定的道心,让他吃了更多的亏,其他弟子,道心受挫的时候,几位爷,都会给他们休整和喘息的时间。

  但是龙尘道心坚定,任由他们怎么打,出手就是全力一击,有时候大意之下,还有可能会吃亏。

  所以,别人都是收拾一天休息几天,而龙尘一口气接受了七天的连续训练,七天过后,龙尘带着一身的伤痕,可是却越挫越勇,敌人越强,战意就越强,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七天过后,龙尘宛若一尊从地狱杀回人间的魔神,目光如刀,让人不敢逼视,周身气息流转,随时都能爆全力,这是在七位爷的逼迫下,养成的反射神经。

  七天的锤炼,龙尘已经完全适应了暴涨的力量和修为,如今的龙尘,和七天之前刚入开天战宗的龙尘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人。

  龙尘鼻青脸肿地坐在那里,没有人笑话他,这几天倒是有不少人,过来安慰他。

  因为这里的人,都受到过那种地狱式的虐待,不过他们的时间都很短,通常都是几个时辰而已,就算是常昊,也不过是练了一整天。

  而龙尘被连续操练了七天,想想那几个狠角色,他们觉得龙尘能活着出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如今龙尘是在休息期间,毕竟七天每时每刻都神经紧绷,这种高强度的战斗,龙尘已经到达极限了。

  在休息期间,龙尘也算是跟这群没有半点心机的家伙,打成一片了,开天战宗弟子的情感很简单,既然认可你了,就是自己人。

  走近他们,龙尘才现,什么是单纯,开天战宗弟子的脑子中,除了战斗就是修行,沟通也非常简单,直接用拳头就好。

  “龙尘,走,我给你去打抱不平去。”一个开天战宗七品天行者,路过广场,对着龙尘叫道。

  “算了,让我歇歇吧。”龙尘摇摇头,他有些无语,这群家伙太好战了,不管是吃饭、睡觉,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甚至两个人蹲着拉屎,能上半身打架,却不影响下半身的自由飞翔。

  开天战宗的功法极为奇特,修行者跟常人很像,吃喝拉撒都在宗门里。

  他们不吃丹药,不打坐参悟,也不辟谷,而且饭量很大,吃的都是高阶魔兽的肉,走得是另外一种修行路线。

  仿佛他们就是依靠战斗来修行的,所以战斗在他们中间是无处不在的,有时候睡觉做梦都能打起来,打完了继续睡。

  龙尘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节奏,对于他们口中的打抱不平,没什么兴趣,估计又是一种战斗游戏。

  “走,带你打抱不平去。”

  又有人叫龙尘一起去打抱不平,龙尘拒绝了,可是让龙尘奇怪的是,十几个人过去,都招呼龙尘:

  “走,打抱不平去。”

  什么情况?龙尘心中不禁有些纳闷,正犹豫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过去看看,是一个什么盛况。

  “兄弟,走,带你玩去。”就在龙尘纳闷的时候,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方脸男子,走了过来,跟龙尘打招呼。

  龙尘不禁一愣,问道:“为什么别人都去打抱不平,你怎么不去?”

  那方脸男子脸色有些怪异的道:“我就是鲍不平,你见过有人自己打自己的么?”

  我去,龙尘差点从石头上掉下来,不禁叫道:“他们说的打抱不平,原来是要打你啊。”

  “别听他们吹牛逼,他们都是被打的料,走,一起去玩玩。”鲍不平对着龙尘道。

  龙尘这才现,这鲍不平竟然也是一个恐怖的八品天行者,气息恐怕比常昊还要强上几分。

  盛情难却,龙尘只好跟着鲍不平一起,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龙尘知道,那边有一片山谷,是打架斗殴的风水宝地,岩石也是红的,只不过没有龙尘经历的炼狱场上的地砖那么艳丽而已。

  同时龙尘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开天战宗弟子,为什么每天要吃那么多的血肉了,这是要补充自己亏失的气血。

  “你来的时候,我刚好在闭关,我出关后,听说你被七个老鬼收拾呢,兄弟,辛苦了。”鲍不平一脸同情的道。

  龙尘苦笑,貌似每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见到自己都会安慰一句。

  “那七个老鬼,下手那叫一个黑,尤其我们家的那个老鬼,实在太狠了,我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被他打多少回了。

  等我修行有成,我一定把他欠我的,都还回来,一群不要脸的老家伙。”鲍不平咬着牙道,显然他也有着一段极为凄惨的经历。

  “你们家的?难道是鲍爷?”龙尘不禁忽然想起来了,两个人都姓鲍。

  “不是他还有谁?”鲍不平恨恨地道。

  龙尘一阵无语,看来鲍爷对自己家的孩子更狠啊,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狠,根本达不到这个高度,强者都是狠人,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在开天战宗,就我跟常昊是八品天行者,我们要接受其他所有弟子的挑战,我们两个,一个月换一次人。

  上个月是打常昊,这个月就到我了,恐怕又是一场苦战了,不过,我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鲍不平说着话,两人已经到了山谷。

  整个山谷,就是一片乱石场,坚硬的岩石,都散着红光,那都是用鲜血染出来的。

  强者的鲜血,比燃料更加容易上色,而且持久不褪色,经得起岁月的考验。

  但是龙尘此时看到那些被鲜血染红的石头,就有点晕,这是在炼狱密室里,留下的后遗症。

  两人刚刚来到山谷,聚集在这里的开天战宗弟子们,一下子眼睛就红了:

  “兄弟们,上啊,打鲍不平啦。”

  几千精英弟子,一声怒吼,挥舞着拳头,对着鲍不平冲来。

  “哼,今天把你们全部放倒。”鲍不平一声断喝,脚下一动,也冲向了那些开天战宗弟子。

  “嘭嘭……”

  “哎呀……”

  “我草……”

  拳头与碰撞的声音,惨叫声,喝骂声交织到了一起,场面一片混乱。

  让龙尘震惊的是,这鲍不平果然恐怖,那些七品天行者,几乎是一拳一个,六品以下,一拳一片。

  可是对方人太多了,而且大家都只能凭借肉身的力量战斗,这是一种野蛮的,没有任何技巧的战斗,很快鲍不平就被人海淹没,不一会儿,龙尘就看到鲍不平挂彩了。

  “喂喂,我先声明,我是来看热闹的。”龙尘忽然觉不对了,有些人盯上了他,不禁赶忙表明立场。

  “兄弟们,插不上手的,赶紧来这边,这里还有一……嘭!”那个六品天行者大叫,结果被龙尘一拳灭口,敲晕了。

  不过那人的话语,成功地吸引了不少强者的注意力,尤其龙尘的一拳,一下子拉动了仇恨值。

  因为人数太多了,很多人都打不到鲍不平,冲了几次都无法靠近,如今看到龙尘,大吼一声,一大批人杀向了龙尘。

  ps:跟大家说声抱歉,今天老魔下午赶去火车站,终于买到火车票了,晚上出,后天早上四点到达吉林,火车上不知道有没有电码字,所以这两天,老魔只能现在定时上传,每天暂时一更,希望大家谅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