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暴脾气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作为老大,孩子孝敬我的,难道我还能拒绝?”大爷被一巴掌拍飞,不过还是抱着酒坛子强辩道。

  “怎么就成了孝敬你的了?怎么那么不要脸呢?这次明明是我跑去大夏暗中护航,要孝敬,也应该孝敬我才对。”七爷不干了怒道。

  龙尘听得一惊:“七爷,您去过大夏了?”

  “多新鲜,你小子惹那么大的祸,谁放心你一个人面对古族那些白痴。”七爷没好气的道。

  “那七爷,屠千殇他没事吧。”龙尘急忙问道,实际上他心中,一直有些忐忑,生怕屠千殇出什么意外。

  “担心个毛,当初屠千殇可是跟你七爷交过手的,怎么会败给古族的那些卵蛋?

  那三个命星境白痴,一个灭杀,一个被毁了肉身,元神在另外一个家伙的掩护下一起逃了。”七爷淡淡的道。

  龙尘听得却心惊肉跳,这屠千殇好狠啊,竟然以一敌三,越级而战都能击杀一个族长,这是何等的恐怖啊。

  “你也不用震惊,一千八百年前,我跟那个家伙遇到过,两人发生过一场激战。

  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两个人都饿的不行,后来就不浪费那个傻力气,一起喝酒了。

  实际上,屠千殇乃是一代奇才,是条血性汉子,不过因为其弟惨死,即使拜入酒神宫,也无法放下心中怨念,故而一直无法突破桎梏,否则早就晋升命星了。

  此时借着你小子的引子,宣泄心中多年积累的怨气,一上来就拼命,如果不是古族认怂,他们全都得死在屠千殇的刀下。

  而且这个家伙,也因为此次宣泄,彻底了却了心中仇怨,很有可能会借此机会,晋升命星境。”七爷不禁赞叹道,显然对屠千殇起了惺惺相惜的念头。

  得知屠千殇无恙,龙尘彻底放下心来了,同时也不禁觉得好笑,屠千殇那种不拘小节的性格,确实符合开天战宗强者的口味。

  “老爷子,这次小子从大夏过来,也没带什么礼物,特意给您带了一坛子酒,这是酒神宫大祭司亲自酿造的。”龙尘说完,手中多了一个坛子,正是大祭司送给龙尘的两坛子绝世美酒。

  这种酒,龙尘喝了纯属糟蹋,当初龙尘就想着送给李天玄一坛,送给开天战宗一坛。

  “酒神宫大祭司?”

  这回就连老头子都站了起来,七爷等人的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紧紧地盯着那坛子酒。

  老头子将酒封微微打开一条缝,浓郁的酒香铺面而来,光是闻着酒香,就让人精神一震,仿佛变得神清气爽了一般。

  “好酒”

  众人不禁大叫,他们都是化神境强者,活了许久岁月,见多识广,但是从未见过如此美酒,光闻一下,就让人感受到了天道气息,体内的灵元,竟然发生了一种异样的变化。

  “酒神宫大祭司,好小子,你竟然能得他赠酒,嘿嘿,有你的。”老头子不禁赞叹。

  酒神宫大祭司那是何等超然的存在,即使是命星境强者,都未必有资格一见的存在,龙尘竟然能得他赠酒,这简直是天大的荣耀。

  “喂喂,老头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把酒收起来了,好歹也给我们尝尝鲜啊?”

  见老头子竟然将酒收起来了,根本就没有跟他们分享的意思,众人不禁急了,这可是酒神宫大祭司酿的酒,哪怕只是喝上一滴也行啊,起码以后吹牛逼也有资本啊。

  “这是龙尘孝敬我的,跟你们有毛的关系?再说了,就你们的修为,喝这种酒,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老头子摇头,连一滴都不肯拿出来。

  “草,兄弟们上!”

  大爷一声怒喝,让龙尘眼珠都要瞪出来的是,其他几位爷,同时出手,向老头子扑来,那架势分明就是要硬抢。

  “哼,几个小兔崽子想造反是不?是不是老头子叫久了,就真以为我老了?滚!”

  老头子一声断喝,如同惊雷炸响,陡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开,七人刚刚扑过去,就被震飞出去,鲜血狂喷。

  “我草”

  龙尘忽然一声喝骂,手中多出了一口铁锅,整个人缩成一团,躲避在铁锅后面。

  “嘭”

  龙尘连同他的铁锅,被恐怖的气浪一撞,顿时如同一道流星一般飞出。

  龙尘被震得鲜血狂喷,连骨头都被震裂了,直飞出数百里,狠狠撞在一座石山之上。

  “轰”

  高达千丈的石山,被龙尘给撞成了齑粉,龙尘从石头堆里爬出,又狂喷了一口鲜血。

  “窝里割草,这群疯子。”龙尘一阵无语,身形一动,急速飞向那处绝巅。

  因为那里轰鸣不断,龙尘想要去看看绝世强者的激战,这对他有着极大的好处。

  可是当龙尘小心翼翼靠近绝巅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老头子手持一把漆黑如墨的拐杖,白发飞舞,如天神降临,好不威风。

  再看另外七个家伙,已经躺在地上哀嚎着,一个个鼻青脸肿,受伤的地方,皮肤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龙尘看看老头子手中漆黑如墨的木杖,又看看众人的凄惨模样,一下子明白了,感情挑战老头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服不服?”老头子一声断喝。

  “服”

  龙尘吓了一跳,赶忙表明自己的态度,感情老头子也是暴脾气。

  老头子瞪了龙尘一眼道:“没问你,我问的是这七个小兔崽子呢。”

  七爷哼哼唧唧爬起来道:“你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把你揍趴下的哎呦!”

  七爷刚刚说完,就被一杖抽飞,龙尘甚至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这也太狠了吧,七爷如此恐怖的身躯,都能被一杖抽碎骨头,换了是他,恐怕已经爆碎成血雾了。

  “不服可以再来。”老头子手持木杖,对着众人冷哼道。

  不过此时七人,脸上、身上都是黑块,狼狈不堪,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高手风范。

  他们的灵元可以恢复伤势,但是老头子手中的木杖有古怪,侵入他们皮肤里的颜色是无法短时间祛除的,这是他们挑衅宗主权威的代价。

  “龙尘,听说你胆大包天,要不你也来试试?”老头子看着龙尘道。

  “那个,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懂得敬老。”

  龙尘急忙摇头,开什么玩笑呢?哥们虽然胆子不小,但是我又不是傻逼,送上门让人教训的蠢事,我可不干。

  “那个,老爷子您也消消火,我这还有点酒,咱爷们喝点,那个大爷,您帮忙挡着点风。”龙尘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赶忙取出了一大坛子酒。

  但是这绝巅之上,风太过恐怖,龙尘没那个本事可以完全抵挡,只好求助大爷。

  大爷听说还有酒喝,顿时来了精神,赶忙撑开一片光幕,将方圆百丈的距离笼罩起来。

  龙尘赶忙取出一张石桌,取出酒碗,给众人倒酒,因为龙尘发觉,七位爷被收拾一顿之后,好像极为郁闷。

  “小子,你不用拍他们马屁,他们喝了你的酒,该揍你,还是会揍你的,不会因为酒,而给你任何面子。”老头子提醒道。

  “没错,小子,我们不会因为喝了你的酒,就对你疏于管教的,还是该打打,该揍揍。”大爷开口道,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嘿嘿,没事,没事,自家人无所谓拍马屁不马屁的,来,尝尝一种烈酒。”本来龙尘想要倒原来的酒,不过听到大爷的话,又取出了一坛子,龙尘给每人倒了一碗,端起酒碗,一口喝了。

  龙尘觉得这些爷们真的很有意思,这性格,也真是没谁了。

  龙尘已经喝过几次屠千殇的烈酒了,一碗下去,已经可以压制那种冲动了。

  但是大爷、二爷、三爷、四爷七爷却没喝过,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们修为太深厚了,但是很快他们就感觉热血上涌,胆气也壮了许多,几个人对视一眼,忽然同时对老头子抓来。

  “走你”

  就在七位出手的一瞬间,龙尘撒腿就跑,而且还顺手将桌子上的两坛酒,也给收了。

  “轰”

  龙尘急速飞出,奔出了千丈距离,就被一股恐怖的气浪震飞,背后好像被一座大山给击中了一般,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显然后面又打起来了。

  龙尘在空中翻滚着飞出老远,跟头翻得龙尘头晕脑胀,当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看向绝巅的时候,刚好看到七位爷同时扑向老头子。

  老头子手中木杖一挥,化作漫天黑影,竟然将整个虚空笼罩,天地仿佛都要被黑影吞噬。

  “嘭嘭嘭嘭”

  “啊”

  “哎呀”

  “我草”

  惨叫和喝骂之声不绝,当漫天黑雾散去,老头子手持木杖,凝立在虚空之上,地上七位爷已经如同死狗一般躺在那里,四爷最惨,整个人倒着插/入岩石之中,只是留下两条小腿露在外面,还在不停地抖动。

  龙尘惊呆了,老头子太生猛了吧,以一敌七,跟打孩子一样。

  “老爷子威武霸气。”龙尘急忙来到老头子身边,拍马屁道,一副我跟您老人家是一伙的态度。

  他算明白了,老头子才是整个开天战宗绝对的权威,跟老头子混,才是王道。

  “龙尘,你这个小兔崽子了,敢坑老子。”大爷大怒,伸手就去抓龙尘,他算是明白了,他们七个都被龙尘给坑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