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常昊

  那个铸台境强者,对着龙尘冲来,挥拳就打,一拳之力,可开山碎岳,恐怖之极。

  虽然都没有爆发气势,全部都是凭肉身之力,可是人太多了,几百号开天战宗弟子,龙尘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手忙脚乱之下,背部被砸了一拳,屁股也被踢了一脚。

  这一拳一脚之力甚大,如果是普通铸台境强者,绝对要被砸吐血,踹飞出去。

  “你们都特么有病吧,老子是来拜山门的。”龙尘怒叫道,这群家伙太野蛮了。

  “你特么才有病,就算你没病,也会打到你有病为止,往死揍。”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叫道。

  龙尘大怒:“你们都是白痴么,怎么不讲……我草,我明白了。”

  龙尘忽然想起来了,当初风行烈关照过他,来到开天战宗,什么都可以讲,就是不要讲理,因为没人跟你讲那玩意儿。

  “玛德,当老子好欺负是不?”龙尘再也没有任何客气的,拨开一个人的拳头,结果一拳砸在那人的鼻梁上。

  “轰”

  那人痛哼一声,捂着鼻子退出老远,然后泪流满面地冲了上来,不是感动的,而是那酸爽的味道,不得不让他流泪。

  即使鼻子都流血了,那人依旧不放弃,怒骂一声,一抹脸上的血迹,又是一拳对着龙尘砸来。

  “尼玛,好痛!”

  龙尘一拳砸飞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结果后背后被偷,后脑上被一拳敲出了个大包。

  不知道这些开天战宗的弟子力量为什么,如此怪异,一拳砸中,一股莫名的力量,不停地破坏人的肉身,竟然无法快速消除伤势。

  龙尘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些弟子打架,居然会打得鼻青脸肿,极不雅观,也不用天道之力疗伤,原来疗伤也没用,这种力量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消去的。

  实际上这就是开天战宗极为特殊的心法——战神圣典,力量怪异而霸道,如果被开天战宗的弟子抽一巴掌,那就完蛋了,伤痕几天都无法消除。

  龙尘摸着脑后如同鸡蛋大小的包,不禁大怒,眼见三人冲来,龙尘一脚狠狠踹在其中一人的身上。

  这一脚力量,龙尘没有留情,那人直接被踹飞,砸到了一大片,同时双拳狠狠砸在两个弟子的面门之上。

  龙尘这回是真怒了,结果两个人面门被砸得凹进去,顿时昏死过去,龙尘连着两人的大腿,狠狠一抡,结果两个人被当成兵器一样砸了出去,惨叫之声响起,被抡倒了一大片。

  “玛德,当老子好欺负是不?特么的老子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龙尘此时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被一群狼给激怒了,双拳挥舞,对着这些开天战宗的弟子一拳狂揍。

  这些弟子,虽然都是铸台境强者,但是大多数都是五品六品天行者,而跟龙尘拼得又是肉身之力,立刻吃了大亏。

  “我草,这小子拳头好硬,我们应该……哎呦!”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正准备制定策略,结果被龙尘一脚踢在屁股上,腾云驾雾般飞上了半空。

  一开始众人围殴龙尘,结果后来成了龙尘追着开天战宗的弟子打,打得他们狼哇直叫。

  龙尘也不管,逮到一个就往死里揍,结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大半的人,都被放倒了,还有一小半狼狈逃窜。

  “不打了,不打了,算你牛逼。”有人高声叫道。

  龙尘这才住手,不过让龙尘震惊的是,这群家伙,明明被打得股断筋折了,很快就恢复自如了。

  而且龙尘造成的伤害,很快就消失了,反而他们自己误伤的地方,却留下了许多伤痕。

  “草,我们是来欢迎你的,用得着下这么重的手么?”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晃了晃臂膀抱怨道,他刚才胳膊都被龙尘给砸断了。

  “我跟你讲,你这样干,以后是不会有朋友的。”另外一个开天战宗的弟子也嘟囔着道。

  两个人刚刚嘟囔完,忽然一个身影出现,一脚一个将两人踢飞了出去。

  “完犊子的玩意儿,打输了就打输了,抱怨个屁,还交朋友?忽悠外来户是不?”一个铁塔一般的虬髯大汉怒骂道。

  “三叔”

  龙尘大喜,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赶往东荒支援龙尘的风行烈,此时见面,分外亲切。

  “哈哈哈,小子不错,越来越强了,走,我带你进去。”

  说完话,风行烈又骂了一顿那些开天战宗的弟子,骂他们没用,这么多人,连一个都打不过。

  那些开天战宗的弟子低着头也不吭声,当风行烈和龙尘离开,众人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一开始有人猜测龙尘的来历,然后又谈论刚才的战斗,结果谈论谈论,火药味就出来了,你说我误伤队友,我说你不懂配合,结果龙尘和风行烈,还没有走远呢,这边已经打起来了。

  龙尘一阵无语,这也太好战了吧,说干就干。

  “孩子们就那个脾气,年轻人气盛,经常打打架也不是啥坏事,人越来越皮实了。”

  风行烈解释着,看着龙尘一脸赞叹的道:“不过你小子越来越厉害了,连三叔我现在都恐怕不是你的对手了。”

  “三叔过奖了,小子在您面前,哪敢嚣张,不过,承蒙三叔您授开天第四式,让小子数次死里逃生,击败强敌,这份恩情,小子永远不会忘的。”龙尘感激的道。

  风行烈摇摇头道:“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容易挨揍,咱们开天战宗没那么多臭规矩,都是直肠汉。

  什么恩什么情的,记在心里就好,说出来,味道就变了,而且咱们开天战宗也不吃这一套。

  在这里,你就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否则你会挨揍,总之,在开天战宗,你听不听话都得挨揍,你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

  我去,什么情况?龙尘忽然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貌似这次来开天战宗,跟他想得有些不太一样。

  过了山门,前方是一片高山,高山全部都是巨石,寸草不生,所有的建筑,都是以岩石雕刻而成,古朴而又荒凉。

  一路行来,龙尘发现,开天战宗并没有多少人,风行烈解释道:

  “开天战宗已经不复昔日辉煌,现在共有弟子,一万三千人呢,其中外门弟子三千,内门一万。”

  “这……怎么会这样?”龙尘不禁一惊,这也太少了吧。

  “天地神泉的能量有限,无法供给那么多弟子修行,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人贵精不贵多,毕竟只有顶尖天才,才能撑得起门面。”风行烈道,虽然表面上很淡然,但是龙尘能从他口中听出他的担忧。

  跟着风行烈一路前行,风行烈大致问了一下,来到中州的经历,听闻龙尘这一路惹祸,不禁乐了。

  “你小子很好,肯定非常符合老头子的口味。”风行烈笑道。

  “老头子是谁?”龙尘问道。

  “老头子就是咱们的宗主,但是咱们开天战宗,基本上不怎么招收弟子的,大多数都是宗门内强者的后人,所以没人称呼掌门了,都称呼老头子。”风行烈解释道。

  跟着风行烈前行,前方出现了一个广场,这个广场很大,实际上它就是一座高山,被拦腰斩断,形成的一个广场。

  龙尘到来的时候,广场之上,已经有上千弟子,都站在那里,竟然全部都是铸台境强者。

  让龙尘心头凛然的是,这群人身上血气弥漫,双目如电,跟之前门口的那些人不同,这都是真正的强者,是战场上杀戮中活下来的强者,经过血与火洗礼后,才会有如此锋锐的气息。

  “这些都是内门弟子,他们都是咱们开天战宗的精英,在外界,他们每一个都有越阶战斗的实力,是咱们开天战宗未来的栋梁。”风行烈看着那些弟子,脸上浮现一抹欣慰,也带着浓浓地骄傲。

  一千多个弟子中,五品天行者占据了大半,小半都是六品天行者,七品天行者也有几十个,确实非常强大。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真正的高手,目光坚定,杀气内敛,这是无惧死亡的英勇战士。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走出了一个大汉,剑眉狮口,长相非常威猛,竟然是一个强大的八品天行者。

  “好强”

  龙尘心头一惊,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八品天行者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龙尘已经斩杀了数位八品天行者,尤其是古族和血杀殿的八品天行者,更是强大无匹的存在。

  可是这五人,联合起来,都没有眼前这个人给他的压力大,怎能不让龙尘心惊?

  “常昊”那个大汉,看着龙尘一抱拳。

  “龙尘”龙尘也一抱拳。

  风行烈笑道:“龙尘,常昊是在咱们这一代中的顶尖强者之一,按照咱们开天战宗为数不多的规矩,他会向你发起挑战。

  他亲自向你发起挑战,那是对你的尊重,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可以找其他人挑战,总之,你不露一手,不让大家满意,你是入不了宗的。”

  风行烈说完,那些开天战宗的弟子们,眼神都变得炙热了起来,眼神深处充满了期待。

  “你很强,我相信你不会拒绝的。”常昊看着龙尘,双目之中的战意,已经开始升腾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