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唱歌

  青山连绵,曲径通幽,小雨已经停歇,绿草经过细雨的滋润,散发着勃勃生机。

  没有杀戮,没有争斗,没有阴谋算计,走在石阶小路上,龙尘心情出奇的放松,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但是夏幽洛却完全体会不到那种意境,因为她的生长环境,本身就没有富足的,没有任何的危机感。

  此时夏幽洛还是没有从之前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不过此时见龙尘,牙齿间叼着一根野草梗,哼着难听的小调,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她最终确认,这个龙尘才是真正的龙尘,之前的那个,绝对是被酒神附体了。

  “丫头,来,随便选一条吧!”龙尘看着前方的三岔路口笑道。

  “再叫我丫头,我生气了,叫我名字,幽洛!”一路上被龙尘丫头丫头的叫着,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跟屁虫一样,很不自在。

  如果不是看在刚才龙尘出手那么大方,愿意跟她二一添作五分账,她都要冒火了。

  “好吧,幽洛,你来选一个方向。”龙尘改口道,有些玩笑要适可而止,开多了就没意思了,虽然龙尘真的很想做她叔叔,往当今大夏皇帝叫大哥。

  “为什么让我选?”夏幽洛问道。

  “因为你是酒神派来的特使,是点化众位酒神宫弟子的仙子,所以你来选。”龙尘笑道。

  虽然龙尘说话嬉皮笑脸的,没有一点正经模样,但是仙子两个字,却让夏幽洛十分欢喜。

  “信你才怪,你都说了,之前都是你瞎说的,不过谢谢你啊,帮我挽回了面子。”夏幽洛两只眼睛,弯成了小小的月牙,显然龙尘给她找场子,那酒神宫弟子向她鞠躬认错,让她想想都觉得开心死了。

  “没什么好谢的,咱们是精诚合作,互信共赢,我们这一行的人,最讲究诚信了,赶紧选一条路吧。”龙尘催促道。

  “那就这一条吧。”夏幽洛指着中间那条道。

  “好,坐得正,行的端,三条大道走中间,公主指路通云天。看来这是一条发财之路,走!”龙尘装模做样的掐指一算,摇头晃脑地胡诌道。

  夏幽洛见龙尘一副嘴里叼着草梗,脸上却一般正经,那模样不伦不类,加上他的言语,逗得夏幽洛笑得直不起腰来。

  “公主为何发笑?难道是在质疑鄙人的通天之能,窥天之术?”龙尘缓步前行,脸上不悦的道。

  “好啦,不要逗人家了,人家笑得肚子都痛了,你的样子,跟天机阁的那群家伙,还真像。”夏幽洛微微有些喘息,追了上来,鼻尖上竟然笑出了细密的汗珠,如粘着露水的樱桃花,甚是惹人喜爱。

  “你们跟天机阁有关系?”龙尘心中一惊。

  “没有啦,是大韩使团到来的时候,有天机阁弟子跟着,当时那些天机阁弟子,跟你刚才的样子很像。”夏幽洛道。

  “你们跟大韩,来往很多么?”龙尘问道。

  “不多,不过毕竟我们两国关系有些紧张,所以交流得很少。”夏幽洛有些失落的道。

  “我搞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跟大韩把关系搞得这么紧张,为什么不能好好交流呢?

  大韩的人那么好,在大韩古国,流传着那么多动人的爱情故事,有时候,我经常听得流眼泪呢,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对爱情都是那么执着,忠贞不渝。”

  夏幽洛说话间眼神深处,浮现一抹迷离,仿佛沉浸在一种美妙的幻想中。

  “有时候,你看到的,是别人故意让你看到的,有时候,你听到的,是别人故意让你听到的。

  想要了解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不能光看外表,那会让你的评判,失误率变得非常高。”龙尘摇头道。

  “你……你不要胡说,你们分明是妒忌人家,故意说他们的坏话。”让龙尘没想到的是,听到这句话,夏幽洛一下子怒了,对着龙尘叫道。

  “呵呵?妒忌?这个世界上,还特么没有谁有资格让我龙尘妒忌呢,而且我龙尘也从不屑于去说谁坏话。

  你哥哥是让我劝你,但是谁特么愿意做这种傻逼事?杀人老子在行,劝人,不是我的强项。

  你都多大了?十八岁了,老子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无视出生入死了,为兄弟红颜血战了。

  而你,不过是一个韧性脑残的白痴,别人说什么,就一厢情愿的去相信。

  你长着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但是它们能有多大体积?老天让你长那么大一个脑袋,就是让你去思考的。

  猪耳朵大,就是因为,它们什么都听人的,一点都不用自己的脑子,甚至最后被杀的时候,听到呼唤都会傻不愣登的跑出来送死。”龙尘冷笑道。

  龙尘也怒了,这丫头被大韩的白痴给洗脑了,简直不可理喻,这要是能把她给劝得回心转意,这难度简直是逆天级的。

  这事龙尘干不了了,太特么憋屈了,龙尘现在后死悔了,当初干嘛答应夏云聪,这不是闲的蛋疼么。

  “你才是猪”夏幽洛大怒。

  “懒得搭理你,不可理喻,别跟着我。”龙尘冷哼一声,他受不了这个丫头了,智商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我偏不,我就要跟着你,烦也要烦死你,你这头猪。”夏幽洛死死拉住龙尘的手,紧跟着龙尘身边,龙尘几次都没有甩脱。

  不过龙尘也不是真的用力,虽然修为被锁了,但是如果动用肉身的力量,龙尘要是真要甩,用力之下,可以直接把她甩回皇宫去。

  看着夏幽洛咬牙切齿,水汪汪的眼睛里,还沾着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的模样,龙尘的心又软了。

  无语了,我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龙尘不禁摇摇头,自己的胸襟气度,越来越差了,跟一个孩子那么认真干什么。

  “好了,大家冷静一下,这里是酒神宫,这个样子,会都被赶出去的,那就真没面子了。”龙尘缓和了一下语气道。

  “不行,你要道歉,谁让你凶我,还骂人。”夏幽洛依旧抓着龙尘的胳膊不放,一副打死我,都不会松手的架势。

  “好好我,我错了,我不该凶你,我不该骂你。”龙尘无奈举手投降,就当是陪孩子玩了。

  “你……你……哇……”见龙尘道歉,夏幽洛竟然一下子哭出来了。

  “喂喂,有没有搞错,我都道歉了,你干嘛还哭?”龙尘一阵无语。

  “我父皇……我母后……我哥哥都没骂过我这么狠,而你……却骂我脑残,骂我是猪……呜呜……”夏幽洛越想越伤心,越哭越难过。

  夏幽洛从小天赋奇高,一直被宠着,不认责罚,不过夏幽洛虽然有点任性,但是本性善良,就没有严加管教。

  所以龙尘今天一骂,刚开始还是怒气撑着,一直没有哭,但是龙尘一道歉,她心中委屈,就撑不住了,放声大哭。

  “喂喂,别闹,这里不是哭的地方啊。”龙尘赶忙道。

  “我不管,你欺负我……呜呜”夏幽洛嚎啕大哭。

  “酒神宫清静之地,何人在此喧哗。”忽然前方一声呵斥的声音传来。

  “啊,误会误会,这不是喧哗啦,我妹妹见此地环境清幽,故清歌一曲,表达心中对,酒神宫的敬仰之情。”龙尘急忙叫道。

  “噗嗤”

  正哭着的夏幽洛被龙尘这么一句话,就给逗了了,旋即又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脸上的泪水擦去。

  “我妹妹本来唱歌挺好听的,但是激动之下,跑调了,所以唱的跟哭似的,您别介意哈。”龙尘继续道。

  “好了,别闹,赶紧正事要紧。”

  说完,龙尘拉着夏幽洛向前疾奔,转过一个弯,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正站在小楼前,冷冷地看着他们。

  男子身高七尺,玉树临风,面容俊朗,只不过双目之中,带着浓浓的伤感之色,虽然看上去二十几岁,但是眼神深处却挂着无尽的沧桑,年纪恐怕不小了。

  “歌声凄婉,乃是心伤之曲,在下略备薄酒,请二位尊客雅鉴。”那人开口道。

  提到歌声,夏幽洛脸色有些不自然,谁都知道,她刚才是在哭,那人竟然假装听不出。

  “两位请”

  小楼内的装饰,几乎跟之前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人换了,酒也换了。

  两杯清酒,已经被斟满,那男子示意道。

  “幽洛,你来喝吧,这酒对你好处极大。”龙尘对夏幽洛道,自己却不伸手去取。

  夏幽洛小心翼翼地取过酒,还是分三口喝下,原本心中抑郁之情,竟然一扫而光,脸上竟然情不自禁挂着愉悦的心情。

  “好神奇,竟然可以让我忘记一切烦恼,心境通明。”夏幽洛惊叹道。

  “这位尊客,不准备一试么?阁下心中苦楚,并不比我少,此酒可以缓解你挤压在内心之中郁气,对你的修行有极大的好处。”那人双眼看着龙尘道。

  龙尘心中有苦楚?这怎么可能?他就是一个没良心的坏人,怎么会有苦楚?夏幽洛感觉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般。

  如果不是这里是酒神宫,对面是一位酒神宫弟子,她都要笑出来了。

  “七情六欲,人之长情,伤也好,痛也好,都是一种珍贵记忆,何必要镇压?如果想要借酒之力,彻底抹除,那岂不是对过去的一种背叛?所以还是算了,多谢阁下好意了。”龙尘摇头道,说完,拉着夏幽洛就走。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