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血饮进阶

  “吼”

  雷龙和火龙的万丈身躯,以龙尘为核心,急速旋转,周身雷火符文爆发,一瞬间形成了狂暴的漩涡。

  无孔不入的金锥,撞在雷龙和火龙的身躯之上,纷纷爆碎,竟然无法破开它们的防御。

  而龙尘站在漩涡中心,冷冷地看着外面,脸色阴沉的韩真羽,淡淡的地道:“这就是你说的绝对实力?如果是真的话,那不好意思了,又要打你脸了。

  就这么点实力,就想取我龙尘的性命?很遗憾的告诉你,你的愿望无法实现了。”

  “混蛋去死”

  韩真羽大怒,他没想到龙尘一次又一次的反击,让他彻底丢尽了脸面,想起之前说过的大话,如果不杀了龙尘,他将会成为镇天法宗的笑柄。

  跟之前的大耳光相比,这一次次无声无息的抽脸,更加让他难以接受。

  “轰”

  大地之上,金色的符文密布,无数的金色锁链纵横,将方圆万里的虚空给封锁了。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封锁方圆万里的虚空,这得消耗多少灵元和天道之力啊,而且他们发现,无尽的锁链之上,竟然带着淡淡的血色。

  “竟然激活了灵血之力,这是要一击绝杀了么?”众人不禁大骇,如此大范围的攻击,附加灵血之力,可消耗是极为恐怖的。

  果然见那韩真羽脸色苍白,背后的符文之海暗淡了许多,而且大面积缩小,不及平时的一半了。

  “天地囚笼灭乾坤”

  韩真羽怒吼,绝大的囚笼,急速收拢,随着金色牢笼的收拢,大地不停地震动,方圆万里的大地,也跟着囚笼收缩。

  远远望去,上面一半是金色的锁链,下面的一半是金色的底座,呈现一个近乎完美的球体,龙尘就被困在其中。

  “这恐怕要麻烦了”郭然脸色大变。

  虽然认为龙尘是不败的,可是如今龙尘陷入了一个绝杀之局面,他想不出龙尘怎么从这个牢笼里逃出去,因为他所知道的,龙尘底牌都已经出尽了。

  而且这个牢笼,很显然是韩真羽的最大杀招,有绝对的把握击杀龙尘,否则不会耗损如此巨大的灵元、天道之力和灵血之力,来催动如此恐怖的大招。

  眼见龙尘被笼罩在巨大的牢笼之中,根本就没有逃出去的可能,随着牢笼缩小,那牢笼的威力就越强,这跟龙尘的烈焰火牢的原理,几乎一模一样。

  当牢笼缩小到直径只有数千丈的时候,雷龙和火龙爆发,死死地撑着牢笼,让牢笼的缩小一下停止了。

  “哈哈哈,老大就是老大,竟然撑住了。”郭然不禁大喜,龙尘竟然撑住了,这样就成了消耗战,龙尘还有赢的机会。

  “白痴,我的天地囚笼岂是那么好撑的?别说是你,就算是王级强者进来,也要有死无生。”韩真羽一声冷笑,眉心之中的竖眼内,符文缓缓流转,同时无尽的血气爆发。

  “嗡”

  天地囚笼之上,微微震动,无尽的符文流转,已经停止了缩小的牢笼,又开始缓缓缩小。

  这让龙血军团和玄天道宗所有弟子脸色一变,他们也看出了,龙尘处于绝对的劣势,有些回天乏力了。

  梦琪和唐婉儿更是玉手紧紧握着,手心内全是汗水,美目紧紧地盯着牢笼内的龙尘,唯一让她们欣慰的是,龙尘眸子内依旧平静。

  可是龙尘就是那个性格,就算真的要被杀了,他永远都是那么平静,不会流露出任何惊慌恐惧的表情,谁也猜不透他的心理。

  一时间,全场上玄天道宗这边弟子鸦雀无声,所有人心中都有些紧张。

  “法玄大人,你神元波动如此厉害,该不会是为了防止我出手救人吧?”玄主大人看着马行空,淡淡的道。

  “非也,小弟只不过是很久没看过这么精彩的战斗了,情不自禁的热血沸腾了,玄主大人勿怪。”马行空若无其事的回应道,不过依旧故我,显然就是防止玄主大人出手。

  玄主大人眼眸深处浮现一抹叹息,我玄天道宗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师父啊,这可都是您的错啊。

  “轰隆隆”

  就在玄主大人感慨的时候,天地囚笼悬浮在空中,还在不停地缩小,已经缩小到了直径五百丈了,在它的下方是一个方圆万里的深坑,十分的诡异。

  当圆球缩小到五百丈的时候,雷龙和火龙已经开始有些顶不住了,要知道这一招可是韩真羽的绝杀之术,威力恐怖无边。

  但是龙尘依旧从容不迫,任由那天地囚笼变小,一直负手而立,让雷龙和火龙支撑。

  当囚笼缩小到直径百丈的时候,雷龙和火龙爆发出震天怒吼,再次全力撑起那个囚笼,那囚笼又停止了变小。

  韩真羽脸色一变,继续催动那天地囚笼,可是他骇然发现,他输入到天地囚笼内的金之力、土之力、天道之力,甚至是灵魂之力,灵血之力,都莫名奇妙地消失了一部分。

  这就好像是拼命吹一个气球,可是气球上有一个洞,怎么吹气,就是无法把它吹得更大了。

  连续试了数次之后,那天地囚笼之上的符文非但没有爆发,反而越来越暗淡了,韩真羽竟然发现,天地囚笼上的力量正急速消失,仿佛被什么吞噬了。

  “混蛋,你做了什么?”

  韩真羽连续输入了七八次能量,却发现这些力量如同泥牛入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现在天地囚笼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再这样下去,他要被活活耗死了,不禁怒吼道。

  “我没做什么呀,真的,我这不一直都在老老实实地看你装逼么。”龙尘在天地囚牢中,一脸无辜地摊摊手道。

  莫名其妙的对话,所有弟子都懵了,就连长老们也看不懂,只有院主级的强者,看出了一丝端倪,但是依旧不明所以。

  “咔”

  忽然一声轻响传来,所有人急忙向那个天地囚笼看去,只见覆盖在上面万千锁链之中的一条锁链,符文已经消失,就像是枯死的树枝,竟然裂开了一条裂缝。

  “咔咔咔咔”

  随着第一条裂缝出现,紧接着第二条,第三条,一个呼吸的时间里,所有锁链都开始龟裂。

  “轰”

  在人们惊骇的目光中,漫天锁链全部爆碎,而且跟以往爆碎之后,化为黄金符文不同,这次爆碎后,直接化为碎屑,随风而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真羽怒吼,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他的超级绝杀技,竟然被人破了,而且他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咔嚓”

  漫天的锁链爆碎,紧接着囚牢下方半圆体的基座,也开始裂开,一块又一块掉落。

  “嗡”

  “天啊,那是什么?”

  随着金色的土块掉落,一把血色长刀,缓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血色长刀,竟然出现在天地囚牢的核心区域。

  韩真羽看着那把闪着寒光,周身血色符文,气息正剧烈震荡的血色长刀,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龙尘,你这个混蛋,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你竟然敢利用我。”

  众人看着一脸狰狞的韩真羽,无不一脸的茫然,根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呼”

  龙尘手握血饮,将血饮懒洋洋地扛在肩膀上,感受着血饮传来的道道信息,心中充满了感恩。

  首先要感恩东荒钟,感恩它传授的升灵之法,教会龙尘怎么去温养它,让它有进阶王器的资格。

  第二个就是要感谢眼前,这个面目狰狞,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家伙了,没有他那无尽的金之力、土之力、灵魂之力、天道之力、灵血之力供给血饮挥霍,它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彻底晋升王器。

  晋升王器,不光需要耗费一段时间,还需要耗费不少的经历,以及大量的资源,但是这一切,都在对方无私的奉献下完成了。

  “别那么小气嘛,不就是借你之力,炼一下器,至于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么?”龙尘一脸不屑的道。

  “你噗!”

  那韩真羽刚刚开口,陡然间一口鲜血喷出,辛辛苦苦运转绝杀之术,最后竟然帮人家免费炼器,这窝囊气差点把韩真羽气死。

  “他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我明白了,是那个时候。”玄主大人有些纳闷,忽然间他脑海中灵光一动,想到了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中,龙尘刚刚击碎韩真羽的格挡,大地爆碎,一头土龙将龙尘一口吞了,缩回地下,很显然,只有那个时候,龙尘有机会,将血饮悄无声息的送入地下,骗过了所有人,这心机,实在太深了。

  实际上玄主大人猜的一点不错,当确定韩真羽拥有金土双属性的时候,龙尘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将血饮悄无声息的放在地下,而韩真羽每次运转大地之力的时候,无尽的能量就会覆盖整个大地,血饮就可以在下面偷偷的吸收韩真羽的金之力了。

  血饮乃是凰血乌金打造,同样也需要吸取大量的金之力,才能进阶,而韩真羽的能量,就成了它的养分。

  而韩真羽也确实够意思,连番激战,无数金之力,都是靠大地施展的,结果就便宜了血饮。

  且韩真羽更客气的是,施展了天地囚笼供给,不光提供金之力,更提供土之力、灵魂之力、灵血之力和天道之力,直接让血饮突破了壁障,进阶到了王器。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