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找死

  是死定了,凝聚一个原始符文雏形,就需要三百颗元灵石。

  龙尘现在等于是刚刚巩固境界,连铸台一重天都不算,因为当这颗原始符文从雏形,演化成完全体,也就是真正的原始符文之后,才算是进入了铸台一重天。

  稳固境界是最简单的一个过程,也是需要能量最小的,想要进阶铸台一重天,所要吸取的能量,将是这个时候的数倍。

  如果只是进阶一重天也就罢了,关键是从一重天进阶到二重天,需要凝聚九个符文,一个比一个难度大,需求的能量都是以倍数递增。

  那么二重天、三重天一直到九重天?龙尘简直不敢想了,他感觉自己头都大了。

  原本龙尘得到了十亿元灵石,以为从此在铸台境衣食无忧,甚至还有大笔剩余,可以换取更多的资源。

  如今这么看来,这十亿元灵石,够不够他突破到铸台巅峰,都没有一点把握。

  “呼”

  龙尘手心之中,一颗符文在跳动,这是龙尘的原始符文,符文之中,外形呈环状,巴掌大小,里面有点点细小的流动,仿佛一颗珠子,里面装满了无数尘埃,又好像一片宇宙中的无数星辰在闪烁。

  符文在龙尘手中转动,散发着柔和的光辉,一点也不狂暴,但是它出现之后,空间开始大范围的扭曲,整个世界仿佛置身于水中,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律动。

  “不是原始符文,就是本命之符么?可以演化出本命神通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感受不到?”龙尘呆呆地看着这枚原始符文。

  闭上眼睛,缓缓感应,符文就是符文,它好像处于一种奇异的休眠状态,无法跟龙尘生出共鸣。

  “虽然处于一种休眠状态,不过却可以给我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而且每一道原始符文,都可以抽取外界力量滋养自己,存储能量,并不完全依靠四个气海”

  这是让龙尘最为兴奋的事情,也就是说,龙尘如今不光有四个气海,更有十万八千窍穴存储的灵元,可以提供给龙尘海量的能量。

  将原始符文收好,龙尘微微一笑,有了十万八千窍穴,龙尘有了足够的底气。

  龙尘出关后,发现大部分战士都不在卧龙山,一打听才知道,都去玄天塔参悟玄天图录了。

  龙尘这才想起来,玄天图录正常情况下,只对铸台境弟子开放,机缘只有一次,能不能抓住,就看他们了。

  只是因为位置有限,很多人去了也是排队,一部份龙血军团的战士,干脆在家等着了。

  刚刚晋升铸台境,稳固了境界,这个时候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暴涨的力量,不宜继续修行,所以现在大家都很悠闲。

  唐婉儿去参悟玄天图录了,五品天骄是不需要排队的,不光是唐婉儿,谷阳、宋明远、李奇、郭然也都去了。

  上次渡劫,郭然半条命都扔进去了,不过这小子是打不死的蟑螂,也不知道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凝聚出了一枚奇特的原始符文。

  经过铸器阁阁主的鉴定,那是一枚罕见的铸器神符,也就是说,郭然有成为神匠的苗子,神匠那是能够铸就神器的存在。

  当听到这个消息,郭然的尾巴几乎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刚要出来装逼,就被铸器阁的阁主给抓住去参悟玄天图录了,而且给他指定了一条铸器之道,让其去参悟,跟龙尘当初那种无头苍蝇乱撞不一样,直奔主题而去。

  其他弟子也都一样,长老们会根据弟子的特长天赋,指点他们参悟的方向,免得白白损失了天大的机缘。

  龙尘也刚刚稳固境界,刚好有一段短暂的空闲时间,龙尘拉着梦琪,去逛珍珑岛。

  一路之上,无数人被梦琪的美貌所倾倒,但是当看到龙尘,无不赶紧把目光撤离。

  “龙尘,你现在在玄天道宗,可是出了天大的恶名呢,没有几个不怕你的”梦琪拉着龙尘的手,看着那些弟子,一个个见到龙尘躲老远,不禁有些好笑。

  在玄天道宗,男女在一起,手拉着手走路,是一种很嚣张的行为,因为道宗弟子,是不允许双修的,这是道宗的道统。

  一旦婚娶,弟子身份就会被解除,福利也跟着取消,从此成为平民,通常只有修为到了尽头,终生无望突破的弟子,才会选择婚娶,繁衍子嗣。

  对于强者来说,追随者无数,可以有暧昧关系,但是绝对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拉手走路。

  但是龙尘不管这些,就那么拉着梦琪的小手,因为他知道,梦琪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她内心渴望一种呵护,而龙尘这种行为,正是一种证明。

  “那是因为他们心中有鬼,不是曾经骂过我,就是背后诋毁过我,要么就是心中妒忌我,否则根本不会畏惧我的目光”龙尘笑道。

  晋升到了铸台境,龙尘心境更上了一层楼,那些目光躲闪的家伙,都是因为心虚,所以不敢看龙尘。

  走在珍珑岛的甬道上,看着两边的商铺,如果不是周围的人,全部都是高阶修士,真的跟世俗界很像。

  两人牵手闲逛,梦琪笑脸盈盈,十分开心,十分满足,这是一种十分难得的轻松氛围。

  “梦琪,你有没有想家?”龙尘问道。

  “不怎么想,估计他们也不太想我吧”梦琪眼睛微微有些红。

  龙尘顿时有些尴尬,他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梦琪幼时就被风魂阁收为弟子。

  梦琪当时幼小,不想离开,哭着央求父母不要把她送走,但是换来的却是严厉的呵责,然后又看到父母背着她收取了风魂阁长老礼物后,那喜笑颜开的表情。

  那时候她的心都碎了,而进入风魂阁之后,又被风魂阁阁主,当成未来的儿媳培养,命运都攥在别人的手中。

  看不到希望的梦琪,很多次想过自杀,后来风魂阁知道了她还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就要将龙尘灭杀,她怜悯龙尘无辜,亲自下山来退婚。

  结果这一场退婚,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所以她现在很满足,也感觉很幸福,但是对于父母当初的态度,一直是她心中无法抹去的伤痛。

  梦琪为人善良,但是父母的行为,对她来说伤害太深了,她甚至无法原谅他们。

  “对不起……”龙尘有些尴尬,赶忙道歉。

  “傻子,为什么要道歉,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宁,我很开心”梦琪展颜一笑,眉目之中全是深情。

  看着梦琪的笑容,清澈的眼神,龙尘心中越发的愧疚,龙尘欠身边红颜知己的情太多了,多到一辈子也还不完。

  龙尘想要承诺什么,但是忽然发现,他什么也承诺不了,自己的身世还没揭开,都不知道自己面对什么样的敌人,还有睡梦之中,那个始终急迫的声音,让龙尘有着强大的危机感,仿佛一块巨石,压在龙尘的心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龙尘,你不用自责,选择陪在你身边,是我们自愿的,不管是上天入地,为神为魔,我们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其实我跟婉儿都是幸福的,相比我们,小倩、知秋和楚瑶才是最难熬的,我们一起努力,争取早日团聚,圆了你的愿望。”梦琪说到最后,俏脸剩下,如三月桃花,美艳不可方物。

  龙尘心头一荡,他明琪的意思,不禁心头火热,看着梦琪秋波流转,眼神一热,伸手箍住了梦琪的纤腰。

  “不要,这里人多……”梦琪吓了一跳,急忙低声道。

  “真是不要脸,大庭广众,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你当玄天道宗是你家么?”就在这时,一个长方脸,微微带几颗麻子的男子冷喝道。

  龙尘顿时大怒,梦琪却更加羞的无地自容了,龙尘转头看去,发现那个弟子,竟然是上一届弟子,修为真挚铸台后期,而且他周身天道符文流转,竟然呈现六种颜色,居然是一个六品天行者。

  不过他此时气息激荡,显然是刚刚晋升六品天行者,还无法控制天道之力。

  那个人龙尘认得,曾经站在高显扬的身后,龙尘之所以能够记住他,是因为他的脸。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长出一张长方形的脸,就跟一块砖头立起来一般,想不记住都难。

  不过那次龙尘记得,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天行者,此时竟然成为一位六品天行者了。

  原来这砖头脸的强者,这次大战捞取了不少积分,在把积蓄全部花光后,换取了一次天塔祝福的机会。

  天塔祝福,跟当初众人获得内门弟子时获得的祝福,有点类似,但是却更加强大,因为这种祝福是针对一个弟子的,有概率让弟子凝聚出下一个天道符文,成为六品天行者。

  天塔祝福,消耗太过恐怖,故而消耗的积分也恐怖,那弟子十年积蓄,全部搭进去,才换取了这个机会。

  结果真的成功了,自信心急速膨胀,今天刚好来购买一种固天丹,来稳固天道之力,却碰到了龙尘与梦琪在卿卿我我,不禁又是妒忌,又是眼红,直接口出恶言。

  “看什么看,一对贱人,还不滚”砖头脸男子,吐了一口口水,冷笑道。

  梦琪脸色一变,她不是因为愤怒,而是感觉有不妙的事情要发生。

  “当”

  龙尘眼神冰冷,一滴鲜血滴在铭牌之上,一道钟声,在玄天道宗的上空响起,赫然发起了生死约战。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