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四章 方家大少

  “啪啪”

  龙尘大手一挥,两个大耳光直接抽在那两个人的脸上,这两个只有凝血境的大汉,直接被抽飞,把身后的十几人,撞倒一片,龙尘没有理会那群惊骇的人,闪身进入院子。

  小院还是那个小院,小翠和他爷爷被逼在一个角落之中,如今见那老者额头被打破了,鲜血横流,跌坐在地上,小翠正一脸惊恐地护着爷爷,连连求饶。

  “求求你们,别打我爷爷了”小翠的声音带着哭腔,显然吓坏了。

  人群前方,站着一个一脸刀疤汉子,怒骂道:“白痴贱民,都说了,火大少爷看中了这块地,让你们赶紧滚蛋,竟然还赖着不走,再不滚,直接打死。”

  “几位壮士,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们吧,老头子花了一辈子的积蓄,才买下了这个院子,就指望这个院子活着了,您赶我们走,那是要我们祖孙两个的命啊”那老者哀求道。

  “真是白痴,这里早就被火大少相中了,没见别人都搬走了,你们还买这块地?废话少说,赶紧滚!过几天,这里就要动工建造府邸了,别瞎耽误功夫”那刀疤汉子不耐烦的冷喝道。

  “可是……可这是我们花钱买的呀,房契都在的,你们不能这么赶我们啊?”小翠大着胆子道。

  “哦?竟然有房契?那好办,拿出来吧,只要有房契,我们可以按照原来的价格赔偿你们”那刀疤汉子道。

  小翠一听不禁大喜,急忙去房中,不一会儿的功夫,手里多了一张破旧的纸片。

  “这就是房契,我们没有骗您”

  那刀疤汉子接过房契,点点头道:“没错,确实是房契”

  说完话,那刀疤汉子冷笑着将那房契,就那么当着小翠的面,给撕成了粉碎,大手一挥,纸屑飞舞,小翠一下子傻了。

  “现在没房契了吧?还不赶紧滚”那刀疤大汉冷喝道。

  “你……你们……欺负人……”小翠没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如此可恶,见房契都被他们给撕毁了,急的嚎啕大哭。

  那刀疤汉子,见状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对身后的众人一挥手:“把他们拖走”

  “刀哥,这样拉出去大喊大叫的影响不好啊”一人有些为难的道。

  “笨死了,你不会打晕么,难道这样的事,也需要老子教你们?

  老的直接找个地方埋了,小的么,嘿嘿,怎么说也是个雌儿,你们想怎么做,那是你们的事了,赶紧滴,别废话,时间紧迫,耽误了工程,咱们谁都没好日子过。”那刀疤汉子冷喝道。

  随着那刀疤汉子话落,顿时有几个人,眼睛放光,刚要动身,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很奇怪,你们这么作恶,老天为什么不收你们呢?”

  刀疤汉子一惊,他竟然没觉什么时候,院子里多了一个人,要知道,他可是一个锻骨境强者。

  当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皮肤黝黑,带着一脸坏笑的男子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们的闲事”刀疤汉子冷喝道。

  “哥哥,他们好凶,他们蛮不讲理……”

  见到龙尘进来,小翠好像看到了亲人一般,委屈的大哭。

  “小翠不哭,其实这不过是一场梦,睡吧,你们睡一会就好了,等你们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龙尘说着话,小翠和他爷爷眼皮顿时如千金之重,昏睡了过去。

  缓缓转过身来,龙尘看着那刀疤汉子,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你……你想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那刀疤汉子,感觉浑身毛。

  “我在想,你这么大的块头,我可以把你切成多少块?从哪里动刀,才最完美”龙尘上下打量着刀疤汉子,淡淡的道。

  “你……找死,不要以为自己有点能耐,就敢跟我们作对,你可要知道,我们是为丹塔火家办事的”那刀疤汉子色厉内苒的道,不过提到火家,他好像底气一下子足了许多。

  就在这时,外面的人,也全部冲进了小院,四五十号人把龙尘团团围住。

  “朋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虽然你隐藏了修为,但是面对丹塔火家,你不过是一个蝼蚁”刀疤汉子冷冷地道。

  火家?还真尼玛有缘,难道老子天生跟火家犯冲?我还没去找他们呢,他们就找上门来了。

  这件事有点棘手,如今龙尘最合理的做法就是,把小翠二人带走,这些人不敢为难于他。

  可是龙尘又有点犯难,这群家伙都是人渣,不弄死他们,都觉得对不起他们的长相。

  可是刚刚一来就跟火家对着干,有些太过显眼,虽然这些人不过是一群狗,但是狗死了,还是会惊动主人的。

  “呼”

  忽然间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身影凌空而过,那是一头巨鹰,一头先天魔兽,在众人头顶呼啸而过。

  龙尘没有理会那头巨鹰,看着眼前这些家伙,龙尘最终还是决定,灭了他们,瞻前顾后不是龙尘的风格。

  “呼”

  就在龙尘准备出手的时候,那头巨鹰竟然去而复返,在巨鹰背上,跳下了十几个人。

  来人有男有女,衣着华贵,都非常的年轻,却全部都是先天境强者,为的一人,浓眉大眼,头戴金冠,非常地有气势。

  “呀,火家的狗,又在到处乱咬人了?”那人看了刀疤汉子一眼,不屑的道。

  “方……大少”那刀疤汉子,见到那男子,立即脸色苍白,连汗都下来了。

  “啪”

  那方大少一耳光抽在刀疤汉子的脸上,怒喝道:

  “我去尼玛的,老子的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恶心”

  龙尘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方大少,竟然也是一个耳光高手,这一耳光抽的很漂亮,干净利落,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看来也是一代奇才,不由得心生好感。

  那刀疤汉子,被方大少一耳光抽中,其实并没有多大力气,羞辱成分居多,但是他不敢有任何怒色,挨了耳光之后,反而站的更直了。

  “啪啪啪啪……”龙尘的掌声响起。

  那方大少脸一沉,冷冷地看着龙尘道:“什么意思?”

  “阁下这一耳光,动作流畅,弧线优美,姿势帅气,实在让人佩服”龙尘笑道。

  “咦,不错,不错,你竟然能够看出来,难道你也精通此道?”那方大少眼睛一亮。

  “不敢说精通,略懂一二”龙尘十分谦逊的道,对于拥有共同爱好的人,龙尘还是蛮热情的。

  “要不你也来一次,我方大少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耳修者”方大少看着龙尘,有些小激动。

  耳修者?卧槽,难道是耳光修炼者?这个方大少是一个奇才啊。

  “如此献丑了”

  龙尘微微一笑,论到耳光之术,那是龙尘最擅长的神技,甚至要过他的丹术和战斗技巧。

  “你……”

  见龙尘竟然也走过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让刀疤汉子又惊又怒,见龙尘一巴掌拍来,急忙抵挡。

  “啪”

  “啪”

  “啪啪”

  可是让刀疤汉子惊骇的是,他明明抵挡了,还是被抽中,连续挡了四次,连续被抽中四次。

  那方大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特么简直是神技啊,他看的清清楚楚,那刀疤汉子,每次抵挡,龙尘的手都会变换一个诡异的弧度,避过他的抵挡,抽在他的脸上。

  软如棉,疾如风,弧度诡异,手法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最重要的是,出手段落分明,节拍清脆,竟然让人有一种想要跟着节拍翩翩起舞的冲动。

  “神技,神技,这简直是神技,兄弟,你一定要教教我”方大少兴奋地大叫,他何曾见过这种耳光技术?

  不光是方大少,就连他身后的那些年轻男女,也都惊呆了,这耳光实在太帅了。

  “哈哈,没问题,难得大家都有如此伟大爱好,教不敢当,咱们算是切磋,交流经验”龙尘嘿嘿一笑道。

  “兄弟,你真是我兄弟,对了你叫什么名?”方大少见龙尘竟然不藏私,不由得对龙尘心生好感。

  “在下龙三”

  “哈哈,龙三兄弟,我比你大,你就叫我方哥就好,在丹阳州,你只要提我方大少,我敢保证没人敢欺负你”方大少十分豪迈的道。

  龙尘心中一动,这方大少好大的口气,而且竟然敢打火家的狗,难道……他是丹塔方家的人?

  龙尘忽然想到这里,不禁兴奋得直拍大腿,这简直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刚想着怎么混入丹塔呢,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因为龙尘已经打听过了,丹阳州,三大家,是这个州的霸主,分别是火家、方家和柴家,他们同属丹塔,是最强势的家族。

  “行,方哥你如此客气,那我就献丑了,先耳光之术,讲究疾如风、快如电、硬如山、软如棉,来如沧海之浪,无人可挡;收如沙融荒漠,无际无疆……”龙尘顺口开河,听得那方大少如痴如醉,想不到耳光之术中,竟然有如此高深的理论。

  “方哥,你看好了,我给你演示疾字诀”龙尘说完,一脸阴笑的看着那疤脸汉子。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