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八章 众矢之的

  龙尘的话,令隐藏在暗中的无数强者,一下子炸锅了,因为近些年,青州一直有年轻天才,莫名其妙地消失。

  那些天才,修为都是通脉境以上的强者,基本上都是各个势力,全力培养的对象,但是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有的在外面消失,有的在城内消失,还有的,甚至,就在自己宗门内修行,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这些诡异的事件,让整个青州年轻强者,都陷入了恐慌,因为这太诡异了。

  如今龙尘这么一说,不少人一下子对龙尘的话,信了山血脉将要枯竭,或许真的有什么秘法可以吸取精血续命。

  而那些消失的天才,都二十出头,正是气血最旺盛的时候,这么一来,一切都吻合了。

  “王一山,你这个天杀的,还我儿子命来”

  “王八蛋,我的关门弟子,是不是也被你给杀了”

  “王一山,你这个老杂种,我侄儿肯定也是被你害死的”

  一时间,隐藏在暗处的强者们,纷纷跳了出来,指着王一山破口大骂。

  因为近百年来,青州莫名消失的年轻强者太多了,而且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别人宗门,把人带走的,也只有半步辟海境以上的强者了。

  而半步辟海境的强者,青州城也就那么几个,掰着手指都能算出来,而这些人之中,只有王一山行将就木。

  最重要的是,按照王一山的年龄,早应该在几十年前,就死了,但是他一直活到现在,如今被龙尘一说,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根本不需要证据。

  “你们……你们休要听一个黄口小儿胡言乱语,他这是故意诬陷老夫”王一山见被这么多人痛骂,惊怒焦急的道。

  “就你?还是算了吧,我龙尘什么人物,你这样的垃圾人物,还不值得我去诬陷。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的灵魂波动一片死寂,几乎枯竭,而肉身的气血,却波动如常。

  正常的人,气血和灵魂波动,都是相辅相成的,你这么明显的破绽,我特么用得着诬陷你吗?”龙尘看着王一山不屑的道。

  龙尘这么一说,所有人不禁恍然大悟,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王一山的气势,但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灵魂波动。

  眼下被龙尘这么一提,大家根本没有任何顾忌,直接探出灵魂之力,向王一山涌来。

  以灵魂之力,探查别人的灵魂之力,那是一种侮辱性的行为,跟扒光了一个女人的衣服,查看人家的秘密一样,会引起仇恨。

  “你……你们找死”见这么多股灵魂之力,向他涌来,王一山不禁暴怒,同时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惊慌。

  “嗡”

  忽然孙长寿大手一伸,一道强横的灵魂之力涌出,那些使用灵魂之力刺探的人,立刻惨叫一声,抱着头出痛苦的。

  “你们如此侮辱天鸣府府主,是想向天鸣府宣战吗?”孙长寿冷喝道。

  “欲盖弥彰”龙尘脸上浮现一抹冷嘲,不屑的道。

  让龙尘没想到的是,刚才那些群情激奋,恨不得上前杀人的家伙,听到了孙长寿的话,眼神之中浮现一抹愤怒,竟然不再说话。

  要知道,如今三大势力联合对付墨门,他们不过是一群杂鱼,虽然心中愤怒,但是他们不敢卷入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最终还是忍了。

  “看到没?这就是瞻前顾后的怂蛋,连自己家的孩子被人杀了,都能忍气吞声。

  我敢保证,就算他们的老婆,被人家弄了以后,他们也会为了‘大局’忍气吞声。

  人初入修行的时候,都保持着一身热血,无畏无惧,可是随着让步多了,就会不停地让步,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怂包。

  这样的人无法掌控家族的命运,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修行界就是这样,越是怕死,就越容易死。

  你墨念已经习惯了顾全大局,如果再习惯了让步,他们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龙尘淡淡的道。

  墨念听得心头一凛,背后的汗都下来了,看着那些脸色愤怒,心有不甘的强者们,他一下子明白了。

  如果墨念处于他们的位子,面对无法对抗的庞然大物,是不是也要忍气吞声?如果为了所谓的大局忍气吞声了,那还修行做什么?还活着做什么?

  墨念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人不知不觉地挺起了胸膛,一股无形的气机在他的体内,缓缓升腾。

  墨云山看着儿子,衣袖下的手,不禁握的紧紧地,他能感应到,墨念的心境生了变化,那是一种蜕变,这种蜕变,将会给墨念带来无尽的好处。

  激动得同时,他也不禁有些惭愧,与儿子相处了这么久,他只知道用拳头跟儿子说话,从未像龙尘这样,跟墨念沟通过,否则墨念也不会是这种性格吧!

  “龙尘,你休要挑拨离间,你注定无法活着离开青州城的”王一山把龙尘恨死了,他这么多年做的滴水不漏,竟然被龙尘给揭穿了。

  “挑拨离间?还是那句话,我龙尘是什么人,你这样的垃圾,不值得我挑拨离间。”龙尘淡淡地道。

  言语之中,根本没有把王一山这个半步辟海放在眼里,那并不是装得,而是来自骨子里的一种蔑视。

  龙尘展现的霸气,让所有人心惊,龙尘的自信来源于他自己,而并不是任何外力,那是一种睥睨八荒的傲意。

  “这个龙尘很有意思”

  在暗中,一个女子看着龙尘,不停地打量着龙尘,饶有兴致的道。

  “难道姐姐看上他了?要不要姐姐试试看,看看他是不是你传说中的知音?”另外一个女子,轻笑道。

  “傻丫头又胡说八道,知音哪有这么好找?我只是感觉到,这个龙尘站在那里,感觉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不和谐了,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他是多出来的”那女子道。

  “我怎么没感觉到,我只感觉他很帅的样子,又傲骨天生,不知道勾引这样的男人,是不是会很有挑战性嘻嘻”

  “死妮子,看你是凡心动了,是不是不想修行了,再胡说八道,我打烂你的小屁股,嘘!不要说话了,免得被人注意到。”

  大街之上剑拔弩张,一面是三大势力的掌门,而另外一边是墨云山和龙尘、墨念。

  墨云山看着眼前三人,有些不耐烦的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要打就赶紧动手,不打就赶紧滚蛋,老子还要给大侄子接风呢,没工夫跟你们耽误”

  因为那三人只是干动嘴不懂手,让墨云山有些不耐烦了,不过龙尘却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

  “哼,墨云山不要以为触摸到了那层壁障,就很了不起了,想要进入半步辟海,你还需要一段时间呢。

  这里是青州城,我们顾忌周围安危,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过你墨家不要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了。

  你们墨家被断了丹药,没落已经成了必然趋势,劝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孙长寿冷冷地道。

  “哈哈哈哈”

  墨云山忽然仰天长笑,忽然间手中多了一把巨弓,右手在弓弦之上一拨,一道透明的箭矢,破开虚空,对着孙长寿射来。

  孙长寿一惊,没想到墨云山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箭矢已经到了胸前,急忙大手一拍。

  “砰”

  那箭矢被他一掌拍碎,但是他整个人被震退了十几丈,显得十分狼狈。

  “废话少说,动手吧”墨云山手持长弓,威风凛凛的道,已经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你……好,算你狠,我们走着瞧”孙长寿怒气上涌,但是最终还是与罗英雄、王一山众人离开了。

  见那些人离开,墨云山脸上浮现一抹嘲讽,对着墨念道:“我们墨家的爷们,能动手,就不要动口。

  喷口水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的强项是杀人,你要学会挥你的优势,这样解决问题,才干净利落,才有效率”

  墨念今天心境生了变化,虽然之前墨云山这样的话,他也听过很多遍了,但是今天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爹,我知道了”墨念点头道。

  “哈哈,好,我们走,回墨门喝酒去”

  墨云山带着龙尘和墨念返回墨门,期间龙尘和墨念也邀请了沐雪佣兵团的人,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婉言谢绝了。

  毕竟大家所在层次不一样,去了墨门会显得拘束,佣兵们都喜欢自由自在。

  龙尘也不勉强他们,跟沐雪打个招呼,有事随时来墨门找他,这才跟墨念一起离去。

  龙尘等人离去后,看热闹的人,也相继离去,墨懿看着差点被打成废墟的大街,双目之中浮现一抹疑惑:

  “难道时机还没成熟?竟然退缩了,嘿嘿,有点意思!”

  墨懿向一个方向望去,因为在那个方向,他感应到了一个强大的存在,对方也应该感应到了他,只是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动作,隔空对视了片刻,都消失了。

  “都走了,真是没劲,原本以为有一场精彩的大战呢”

  从暗处走出了两个女子,她们身穿长袍,头戴斗笠,把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让人看不出她们的身材样貌。

  “别抱怨了,我们赶紧回去了,天快黑了,再不回去要被阁主骂啦”

  两个神秘女子,说完话,也消失在街头,如今大街上只留下了一片狼藉,记录着之前生的一切。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