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章 消息

  水无痕看着龙尘道:“这次把你留下来,主要给你透露一些,我得到的消息,是关于尹罗等人的”

  龙尘眼睛一亮,上次龙尘在九黎秘境闹出那么大的风波,整个正邪两道顶尖强者,几乎被龙尘像割韭菜一般,砍掉了整整一茬。

  因为当初围攻龙尘的,都属绝世强者一级的,而龙尘专杀那些自认为本领高强的家伙。

  如今大战过去了那么长时间,龙尘也很想知道,这群家伙最近的情况如何了,只是在龙尘这边,根本没有什么消息透露过来。

  水无痕看着龙尘,叹了口气道:“你这小子真是够狠的,如今我玄天分院算是成了众矢之地了。

  无数宗门都在指责我包庇刽子手,甚至有些宗门,通过背后的势力,把你的事情捅到了玄天道宗,上达天听了”

  龙尘上次击杀正道强者,光至尊级强者就有数百之众,而顶级强者,基本上没剩下几个。

  可以说这次七州的正道宗门,算是元气大伤了,如果是伤在邪道强者手中,他们没有任何怨言,可是他们的人都死在龙尘手里,这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他们竟然还有脸上告?只许他们的人杀我,我就不能还手?”龙尘冷笑道。

  “可是你也太狠了,最后他们都已经败了,你竟然还拼命追杀,这才让他们心生不满”水无痕道。

  “不满?我管他们什么满不满,上次算他们运气,我为了击杀尹罗,追踪殷无双,才让他们逃过一劫。

  如果传送门再晚开启半个时辰,我就让他们所有人永远死在秘境之中,每个人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

  他们觉得委屈,那么陆芳儿和叶知秋陨落的时候,我的委屈跟谁去说?

  华云宗和墨门死去的那些弟子,他们的委屈,又能给谁去说?这群人就是一群愚蠢的白痴,不杀他们都对不起他们那白痴的智商”龙尘越说越怒,想起那场大战,龙尘的杀意瞬间就沸腾起来了,恨不得把那群白痴救活,再杀一遍。

  龙尘自认为没招谁没惹谁,可是这群白痴,为了人家一句口头承诺,利欲熏心,昧着良心,向着自己的同门举起屠刀,无情杀戮。

  现在被杀了,他们竟然还有理了,居然还要上告,讨个说法,这让龙尘气的脸色铁青。

  “好啦,小小年纪,哪来那么大火气,如今整个正道,风气就是如此,谁也改变不了,你这样会吃亏的”看着龙尘脸色难看,杀气上涌,水无痕不禁劝道。

  同时心中也不禁感慨,龙尘确实有时候聪明,有时候愚蠢,一旦涉及到他身边的人,他就会犯倔劲,把所有智慧都忘光了,会干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傻事。

  这还没怎么样呢,光说了几句话,龙尘的脾气就炸了,这让水无痕苦笑不已,这孩子性子太急了。

  “我吃亏我不怕,但是我绝对不能让我身边的人吃亏,谁敢对付我身边的人,我就是杀,直到将这群白痴杀的痛了,杀的怕了,他们就不会再用他们的白痴智商,挑战我的耐心了”龙尘恨恨地道。

相对于邪道,龙尘更是痛恨正道的卑鄙无耻,无情无义,笑里藏刀  他们给龙尘带来的伤害,要比邪道更加巨大,而且防不胜防,令人心生憎恨。

  “可是整个正道,就是这样的风气,你能杀多少?”水无痕有些无奈的道。

  “杀多少算多少,总之我们踏上了修行之路,早就豁出去了,修行者有几个能够善终的?

  既然谁都不知道自己未来的结果,何不快意恩仇,自由自在,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如果谁有能耐,就踩着我龙尘的尸体前行就是了,我不在乎,但是只要我龙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我身边的人”龙尘道。

  水无痕沉默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久久没有说话,最后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要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了,有点扯远了,我还是跟你说一下,我得到的消息吧。

  先说一下火无方,不知道你给他吃了什么药,竟然深入他的骨髓,令他痛不欲生,每日以灵药续命。

  最恐怖的是,那毒深入骨髓,无法剔除,而且还会吸收灵药的养份壮大自己,令毒素越来越强大,而火无方是越来越痛苦。

  如今火无方浑身骨骼尽碎无法续接,每日如同一滩烂肉躺在床上,不停地哀嚎。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竟然连丹塔那么多丹道大师,都束手无策”

  水无痕不禁有些惊异,龙尘的手段真是诡异,竟然令丹塔,都奈何不了那种毒,要知道,丹塔代表着天下丹道的最高水准,竟然也有解不了的毒?

  “其实那毒并不是不能解,只需要以六阶丹药宝灵丹驱毒,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样一来会带来两个效果:一个是,火无方会痛的死去活来,很有可能疯掉,那种痛楚不是正常人能够抵挡的。

  第二个就是,就算是火无方撑过去了,但是骨髓之毒,连着他的神魂,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生命。

  一旦骨髓之毒被强行拔除,那么链接着火无方灵魂之力的毒素,会瞬间枯死。

  而枯死的毒素,会释放出一种名为染魂星的毒素,那种毒素,会一瞬间侵染他的识海,这比废去魂根更恐怖,让他彻底无法动用灵魂之力。

  因为一旦动用灵魂之力,他的头就会跟针扎一样痛苦,这种毒是无法剔除的,不过却不致命。

  只不过火无方以后无法动用灵魂之力炼丹了,因为炼丹需要动用魂力,所以他以后只能放弃丹修,成为武修了。”龙尘解释道。

  经龙尘这一解释,令水无痕感到脊背发寒,龙尘这一招太狠了,这等于是废了火无方的丹修生涯,这比杀了他,更加可怕。

  “我知道掌院您或许有些不忍,但是我却感到理所当然,当我心爱的女人,用身体挡在我身前,那陨落前的笑容,令我所承受的痛苦,比他要强上千万倍。

  可惜我当时修为不够,否则我会用上比这更加痛苦十倍的手段来对付他,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自己?”龙尘咬牙切齿的道。

“爱之深恨之切,可惜我活得太久了,看的东西太多,已经不会爱,也不懂恨了  正因为没有爱,所以就没有了恨,也就没有办法理解你的心情,所以对于你的做法,我没资格评论。

  我们言归正传,如今火无方半死不活,令火家非常震怒,不过火无方这次参与正邪大战,严重地违背了,丹塔保持中立的誓言,所以他们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不过火家也不是那种被打掉了牙,老老实实吞下肚子的人,毕竟火无方在火家,是一个非常受重视的天才。

  非常受家主的喜爱,而你这次做的确实有些过火……,别瞪眼,我只是客观评论。

  你的行为,在火家认为,这是一种羞辱,一种挑衅,虽然丹塔有三大家把持,不过火家依旧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暗中向玄天道宗透出了自己的不满,道宗那边也专门有人过来,问过我事情的缘由,问我是否可以把你交出去,不要为了一个弟子,而与丹塔闹得不愉快。”

  听到这里龙尘眼睛一眯,心中怒火升腾,艹他麻的,这是把老子当什么了?说丢出去就丢出去?

  “你也不用生气,这就是宗门,凡事都以宗门的发展为前提,凡是阻碍宗门发展,损害宗门利益的事情,都会被他们无情的处理掉。

  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不过所有的宗门基本上都是这样,否则也不会屹立无数年不倒了。

  不过我的回答是,你是我的弟子,在我的弟子没有做错任何事的前提下,无人可以处置我的弟子”水无痕道,虽然声音很轻,不过话语中充满了坚定不移的决心。

  见龙尘要说话,水无痕摆摆手道:“你也不用感激我,我曾经把你当成棋子,去搬到周清玉,如今周清玉已经被处死,你帮我漂漂亮亮地赢了一局,我自然要保你,否则我水无痕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

  “周清玉死了?”龙尘不禁一惊。

  “哼,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都给她收集着呢,这次她又犯下了滔天大错,累得这么多弟子陨落。

  这次就算她周家势大,也无法保她了,周家与我水家素来不睦,这次可算是一次漂亮的胜仗,我还得到家主表扬了呢”水无痕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就像是一个开心的少女一般。

  龙尘听得却不禁有些心寒,小有小斗,大有大争,不管在什么境界,什么界别,都是一片刀光血影的战场,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修行界。

  不管到了什么境界,周围永远是那么复杂的关系,不停地争斗,难道这就是人的本性吗?

  难道修行,就是为了争斗?把对方踩死在脚下?可是踩死了一个对手,又能如何?上升到了那个高度,就会看到更多的对手,难道要一直去踩?

  龙尘心里发出一声冷笑:老子不管那么多,你们爱怎么争,就怎么争吧,尽量别惹到我就行。

  “火无方那边暂时就那样了,这边有我力保你,没人敢把你怎样。

  龙尘,我问你,你可以愿意加入我周家?”水无痕看着龙尘,十分认真的道。请访问.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