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六章 伪读心术

  “龙尘,那段影像你看过了吧”

  花碧落拉着龙尘,离开众人一段距离,她不是不放心龙尘这边的人,而是担心她这边的人。

  “恩,看过了”龙尘点点头道。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花碧落道。

  龙尘沉吟了一下道:“单以目前展现的实力来开,韩天宇略胜你一筹,不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碧落小姐气脉悠长,招数都以防御为主,应该擅长持久战,攻击并非你的强项。

  所以如果要是你们两个非要分出个胜败的话,最终结果,谁也无法预知”

  花碧落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上次大战,她是故意试探韩天宇的,而韩天宇也看出了花碧落的心思,故而二人,都没有暴露出自己的真才实学。

  可是龙尘依旧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擅守不擅攻,不由得心中佩服,龙尘的崛起,没有一丝偶然,光这份眼力,就让人敬佩。

  “龙兄说的没错,我花家心法,讲求的以御为攻,以防衍道,我最强底牌就是我悠长的耐力。

  不过这个韩天枫也十分狡猾,看穿了我的意图,只是随手攻击,本身底牌一点不露”花碧落叹了口气道。

  这话如果被郭然等人听到,绝对要吓死,那么恐怖的一战,不过是简单的试探,这是何等的恐怖?

  “我想听听你对韩天宇的看法”花碧落道。

  “深不可测”

  龙尘脸色微微有些凝重地道:“此人出手,没有任何凿痕,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而且他动手的时候,双目基本不看你的招数,而是盯着你的眼睛,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招数,他可以很轻松的预判”

  花碧落点点头道:“没错,每次出手,他都好像知道我下一招要做什么,早早地在那里等着我,让人感到泄气,难道他会读心术?”

  想到这里,花碧落脸上有些不自然,上次一战,让她信心有些受挫,韩天宇太强了。

  最让人恐惧的是,他那精准的预判,仿佛看穿了她所有套路,让人沮丧。

  “读心术?”

  龙尘微微一笑,他想起了那张祸国殃民的绝美容颜,他那个时候,也同样说过这三个字。

  读心术是一种传说中的神术,可以没有任何征兆地读懂人的心理活动,无物可防,无术可破,是最为恐怖的一种招数。

  之所以恐怖,是因为无人可以与精通读心术的人为敌,心里想什么,下一招要做什么,都被人家知道了,那还有活路吗?

  “先不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读心术,但是我敢肯定,韩天宇不会读心术”龙尘笑道。

  “不可能吧,因为我通过秘密渠道,听说韩天宇在精研读心术,好像是得到了一部骨甲,从上面领悟的。

  而且跟他对战过的人,都有一种被完全看穿的感觉,跟我与他对战时的感觉,一模一样。”花碧落道。

  龙尘微微一笑道:“首先我不确定你的消息来源,我不好去质疑,但是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读心术。”

  “你难道有什么发现?”花碧落见龙尘竟然如此肯定,不禁问道。

  龙尘道:“我是猜的,我的猜测有两个根据,第一:墨念跟他战斗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墨念是我的好兄弟,也和我谈论过韩天宇,他并没有觉得什么奇怪的地方”

  “竟然还有这事?”花碧落微微一惊,墨念同样是顶尖强者,她自然知道。

  而且墨念与韩天宇交过手,很多人也都知道,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墨念竟然并没有觉察出任何异样。

  “会不会是韩天宇故意不显示实力?”花碧落疑惑道。

  “如果他敢那么做,我保证墨念会把他射成筛子,你应该知道,墨念的箭术,天下无双,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保留”龙尘非常自信的道。

  跟墨念相处虽然不久,不过对于墨念那鬼泣神惊的箭术,龙尘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刚才说完了第一个,现在我说第二个:他与你战斗的时候,一直盯着你的眼睛,我一开始也感到奇怪,后来还以为,这个白痴是个花痴”龙尘不禁笑道。

  花碧落俏脸微微一红,不禁嗔怪道:“说正经的,别嬉皮笑脸的”

  龙尘收敛起笑容,正色道:“其实到了我们这个级别,与人交战,眼睛不过是一个辅助工具,我们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睛最容易上当。

  所以高手都是凭借精神去观察对方的,除了精神之外,我们最相信的还是我们的灵觉和感应。

  既然视觉并非第一要点,那么韩天宇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所以很多人,包括你花碧落也被他给骗了,以为他在施展读心术,所以一直盯着你的眼睛。”

  “骗了?”花碧落一惊。

  “没错,所谓的读心术,不过是一种骗术,瞎子算命两头赌,总会有赌正确的时候,一旦赌对了,对方就要吓死了。”龙尘道。

  “不对呀,可是我调查过,那些跟他动过手的人,都有被看穿一切的感觉,不可能每次都赌对吧”花碧落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那么我现在就回到第一个问题上,为什么你调查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为什么墨念没有?

  这就产生了一个疑惑,韩天宇的算命术,到了墨念身上怎么就失效了?

  我现在就用一个大胆的猜测,韩天宇精通各种武器,可根据任何细微的动作,比如眼神、肩部、腰部、肘部等一些微小动作,判断出别人攻击的位子。

  而偏偏墨念并非近战者,他用的弓箭,近用弓挡,远用箭射,这样的攻击方式,花样最多,无法让人捉摸”龙尘道。

  “难道说……”花碧落恍然大悟。

  “十有八/九是这样的,韩天宇精通各种武器,唯独不熟悉弓箭,因为修行者中,用弓的人,太少太少了”龙尘道。

  花碧落沉吟了半晌,虽然有些难以置信,可是龙尘的推断,没有半点瑕疵,无限接近于答案。

  “如果龙兄说得是真的,那么这个韩天宇真的是太可怕了,这需要多么恐怖的实战经历啊”花碧落叹息道。

  “强者之所以称为强者,是因为他有着一颗变强的决心,有了这颗决心,什么样的招数都能够想得出来。

  有一点你说得很对,这个韩天宇非常的可怕,他故意营造出自己会读心术的秘密,实际上,他是为了掩饰他的最终杀人手段”龙尘道。

  “终极杀人手段?那是什么?”花碧落大吃一惊。

  龙尘摇头道:“我这么可能知道,我又不会读心术,不过你想啊,随便弄出了一个花样,就连你这样的天骄都被骗了。

  我相信这个花样不知道骗了多少人,韩天宇为什么要在这个骗术上,下那么多苦工?

  还不是不想暴露他真正的实力?只以一招假读心术,就能让无数人退却,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最高明的战术。

  而他最强大的手段,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就只有一种人知道了,”

  “什么人?”

  “死人”龙尘吐出了两个字。

  虽然只是轻轻两个字,却让花碧落骨子里微微有些发寒,这两个字,饱含了太多的东西。

  如果龙尘的推断是正确的话,这个韩天宇的心机太可怕了,竟然用一个骗术,就骗倒了所有人,包括她在内,就连她也相信韩天宇,拥有读心术一类的技能。

  这本身就是一种打击,怀着这样的心态,与韩天宇战斗,本身战力就弱了三分,还怎么能够战胜他,韩天宇的心思太过深沉,深沉的可怕。

  那么也就是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知道韩天宇的底牌是什么,而知道的人,就是龙尘口中的那些死人了。

  想到这里,花碧落感觉头皮阵阵发麻,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心机深沉之人,同时对龙尘的智慧,花碧落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韩天宇已经隐藏得够深了,可是仅仅通过一场战斗影像,龙尘就将韩天宇的意图,都揭露了出来,龙尘的智慧,简直如同汪洋大海。

  跟韩天宇和龙尘这样的人相比,她和殷无双二人使用的那点小手段,简直像小孩子的玩意,让人感觉幼稚可笑。

  “我们过去吧,两边好像都有强者出现了”

  龙尘和花碧落返回队伍的时候,正道和邪道出现了不少新的面孔,邪道那边有四个人与血无涯站在一起,不禁让龙尘心头微微一凛,显然,他们应该都是一个级别的,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大。

  而正道这边,也出现了不少强者,身上气息流转,令空间不安地抖动,气势强悍至极。

  不过其中一个虬髯大汉,引起了龙尘的注意,那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在他背上背着一把跟身高相仿的阔剑。

  行走之间,脚下的大地在不停的颤动,恐怕这个人背后的阔剑,分量惊人。

  最让龙尘吃惊的是,在那个大汉身上,龙尘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是龙尘敢保证,从未见过此人。

  此人独来独往,不跟任何人接触,另外他身上带着无尽的煞气,像是从地狱里杀出来的杀神,让人不敢靠近,只是一个人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个人好恐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还好他是正道弟子。”花碧落看了那人一眼,双目之中全是震惊之色。

  龙尘刚要说话,忽然间,邪道那边爆发出一阵欢呼,龙尘急忙转头看去,脸上浮现一抹怪异表情。

  “他终于来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