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强大的楚瑶

  “天地囚笼”

  随着一声娇喝,忽然间大地崩开,无数的触手伸出,速度快如闪电,直奔三个血罗宗长老飞去。

  三个血罗宗长老大吃一惊,急忙躲避,可是那些触手,速度极快,已经急速捆住了他们。

  三人大骇,急忙用手中的武器去斩那些触手,可是武器斩在上边,发现又滑又韧,竟然无法斩断。

  等他们要再次斩落的时候,那些触手,已经急速蔓延,将他们手臂全部捆绑了起來,最后无法动弹。

  龙尘仿佛沒有看到眼前的情景一般,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激动的道:

  “楚瑶,是你吗,”

  因为过于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因为那个声音太熟悉了,正因为熟悉,所以才紧张。

  “龙尘”

  一声轻轻的呼唤,一个窈窕的身影,带着一阵香风,扑到了龙尘面前,一把抱住龙尘。

  “楚瑶,竟然真的是你”

  香玉满怀,龙尘依旧感觉在梦中一般,紧紧抱着楚瑶,生怕一松手她就飞了一般。

  “龙尘,我好想你”

  楚瑶紧紧抱着龙尘,有些哽咽的道,分别大半年,两人终于再次相遇了。

  对于楚瑶,龙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怜惜,只有他明白楚瑶当初是多么的可怜。

  或许是两个人命运有些相似,龙尘反而对楚瑶更加的亲近,对楚瑶的感情,是那种怜爱。

  佳人在怀,让龙尘心中升起阵阵暖流,鼻间充盈着楚瑶的发香,龙尘感觉沒什么比这一刻更幸福了,刚要询问楚瑶是怎么來的,忽然一阵怒吼传來:

  “混蛋,是谁阴谋害人,给老子滚出來”被困着的三人,一动也不能动,不禁怒吼道。

  三人都沒发现是谁出的手,就被困了起來,气的脸都紫了,他们这才发现,缠在他们身上的东西,竟然是手臂粗细的木桩。

  木桩四四方方,看上去就像是被修理过的一般,可是它们就像手臂一样缠住他们后,迅速变硬,宛如钢铁。

  木桩上浮现着密密麻麻的符文,任由他们怎么用力,却依旧无法撼动分毫,只能破口大骂。

  此时漫天的烟尘散去,周围多了十几个人,全部一脸震惊的看着血罗宗的三个长老。

  “楚瑶,这是你做的,”

  龙尘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三个长老,有些不敢置信,大地之上,凭空生出数百根木桩,犹如野草一般,让三个血罗宗长老牢牢困住,犹如粽子,只露出头颅。

  楚瑶俏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美目之中秋波流转,轻轻地点了点头道:

  “我们天木宫收到消息后,所有弟子前來支援,当我看到驻守凤鸣的势力后,就感觉有些不妙,急忙跟花师姐一起赶來,刚到这里,就发现他们三个欺负你,之后我就出手了”

  楚瑶说着话,美目注视着龙尘,自从认识龙尘以來,都是龙尘保护他,这是她第一次保护龙尘,心中充满了自豪。

  “小子,我们家楚瑶拜掌门为师,日夜苦修,就是为了你这个臭小子,你可真是幸福死了”许久不见的花语,还是那么的美艳,不过说话还是那副不客气的模样。

  龙尘心中震惊的同时,也不禁感动,看來楚瑶在天木宫也有一番机遇,竟然拜得掌门为师。

  当初三人离开凤鸣,就他混的最惨,楚瑶拜掌门为师,阿蛮拜掌门的师叔为师,与掌门是师兄弟。

  而龙尘依旧苦逼的每天为了积分,不停的奔波劳碌,果然是同人不同命。

  心中感慨着,不过却深深地为楚瑶高兴,对着花语笑道:“楚瑶能有今天,花语前辈一定是帮了不少忙,还要多谢前辈才是”

  “讨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姐姐,不要把人家叫老了”花语有些薄怒的道。

  龙尘赶忙打了个哈哈:“是小弟唐突了,姐姐美艳照人,正值花季,确实应该叫姐姐才对”

  龙尘自认为脸皮一向不薄,不过说完这些话,依旧觉得脖子后面的汗毛直竖。

  那花语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实际上她的年龄恐怕要数倍的大于她的外表。

  因为女性修行者,晋升到锻骨境后,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用于激活她们的肌肤,可以大大地延缓她们的衰老。

  所以花语的年龄,恐怕做龙尘的奶奶,都绰绰有余了,往这样一个人叫姐姐,还要甜言蜜语,龙尘担心一会儿会被雷劈。

  听到龙尘这一说,花语不禁笑嘻嘻的道:“还算你小子会说话,难怪楚瑶这丫头,这么死心塌地的想着你,说,你小子在玄天别院勾引了几个女人,”

  龙尘不禁一呆,这尼玛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刚捧完你,就直接一棒子打过來。

  “天木宫的前辈,能不能将我们先放下來”就在这时,一个血罗宗的长老,终于忍不住插嘴道。

  当听到天木宫的名头后,那几个血罗宗长老终于色变,天木宫与玄天别院同气连枝,关系是出了名的好,不得不缓和下语气來恳求。

  花语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不屑的道:“一开始瑶儿妹妹担心你们公报私仇,我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关系到正邪之战,兹事体大,沒想到我竟然低估了你们的胆量。

  想不到你们竟然为了一点个人恩怨,把事情做到如此无耻的地步,我还真是佩服你们啊”

  在花语周围,是一群來自附近一些势力的长老级强者,其中大多数都认识龙尘,还曾经邀请过龙尘,不过被龙尘婉拒了。

  “血罗宗真的堕落了,越來越不成气候了”

  其他长老也是一脸鄙夷之色,摇了摇头,连骂人都懒得骂了,太给正道丢脸了。

  在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还有心思玩一些小动作,真是找死。

  “花前辈,您不能听信一面之词啊,这个人说自己是龙尘,是玄天别院的弟子。

  可是他既不取出铭牌证明,也不说自己的目的,反而趁一位长老不防之际,将那位长老击杀,我们要将他拿下,问个清楚,并不算大错啊,”那个长老眼珠一转,辩解道。

  其他两个长老也急忙高声叫屈,一口咬定是龙尘偷袭,击杀了那位长老,他们才出手想擒下他的。

  花语不禁一呆,虽然觉得可能是这三个家伙撒谎,可是一切都沒有证据,这些可就成了难題。

  龙尘冷哼一声,大脚在地上一跺,大地剧烈的颤动,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谁都沒想到龙尘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不用半点修为,光凭一脚之力,就能将大地跺裂了一个大沟。

  “呼”

  龙尘大手一招,一个身影从大地之中飞出,被龙尘一手抓住,正是之前被龙尘斩了一刀,因为软甲护体,而保住一命的洛师兄。

  洛师兄虽然活着,不过后來在龙尘与赵昌行的对战中,直接被活埋在了泥土之下。

  龙尘可沒忘记这个家伙的存在,本來就留下一个活口,准备问出一些血罗宗的事情,这个时候刚好有了一个证人。

  一只手拎着洛师兄的脖子,灵魂之力狂涌而出,直攻向洛师兄的眉心,如同一把钢针刺入洛师兄的灵魂之中。

  原本已经半昏迷状态的洛师兄,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一脸惊恐的看着龙尘。

  “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龙尘冷冷的道。

  “是赵长老让我们干的,说是只要击杀了龙天啸就好”洛师兄浑身颤抖,一脸的惊惧之色,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混蛋,龙尘你这是威逼证人,这算不得数”血罗宗的一名长老不禁怒吼道。

  “闭嘴,不懂就别乱放屁,龙尘用灵魂之力锁定了那小子,是让那小子无法说假话”花语冷喝道。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逃不过她的眼睛,龙尘的灵魂之力,犹如亿万钢针,逼着洛师兄,他沒有能力说假话,否则他的灵魂之力,会承受不住压力而爆碎。

  “这三个人是否知道这个计划,”龙尘继续问道。

  “知道的,这是四大长老都点头同意的”

  “好了,安息吧”

  龙尘说完,灵魂之力一动,手中的洛师兄身体一阵紧绷,然后缓缓软了下來。

  “噗通”

  龙尘一伸手,洛师兄的尸体,掉落在地上,声音不大,可是在血罗宗的三位长老耳中,却仿佛狂雷一般震耳。

  “还想狡辩吗,你们四个家伙制定的计划,其中一个被我宰了,你们就像仗着人多,取我父子性命。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我想你们应该沒有什么好辩解的了吧,”龙尘淡淡的看着三人道。

  “花语前辈,这件事都是赵昌行一人的决定,我们只是他的手下,我们沒办法不听啊,求求您饶了我们吧”一名血罗宗的长老哀求的道。

  “放屁,你们血罗宗四大长老,赵昌行排名第三,你们需要听他的命令,当我们是傻子吗,”话音刚落,立刻有人骂道,显然对于血罗宗非常的了解。

  “这件事与我无关,你们都是正道之人,你们这属于个人恩怨,跟我沒关系,龙尘,你自己看着办吧”花语摇摇头道。

  虽然她代表着天木宫,不过这件事明显带着个人恩怨,而且血罗宗实在做的太过分了,她也愤怒不已,干脆让龙尘做决定。

  龙尘一看让自己做决定,那就好办了,伸手取出那把普通长刀,就要将他们斩杀。

  “龙尘,让我來吧,”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