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决死台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但是听到龙尘的声音,还是震骇不已,龙尘竟然向一个易筋境巅峰的强者,发起生死约战。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挑战,除非有一方不迎战,一旦迎战,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死去。

  吴起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虽然觉得龙尘很强,但是在他心中,龙尘从來就沒被他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院规所限,他早就将龙尘击杀了,想不到如今龙尘竟然自己送上门來,不禁心头冷笑。

  “龙尘你可要想好了,这生死约战一旦发起,必须有一方败亡,儿戏不得,如果有什么冤屈,或者受到不公平待遇,可要向我申诉”凌云子严肃的道。

  按照别院规矩,发起生死约战,应以调和为主,如果无法调和,方可开启生死约战。

  一方面了解矛盾的爆发点,可以更加完善别院的规矩,因为如果不是揭不开的深仇大恨,谁也不会发起生死约战。

  另一方面,凌云子也有些担忧,虽然龙尘是天地异数,按传说中的说法,这样的人,只会死在天道之下,不会死在常人手中。

  可是那毕竟是传说,天地异数,多少万年也未必会出现一个,就算出现,也基本上沒人知道。

  只有那些人引发灭世神罚的时候,人们才知道他们是天地异数。

  但是天地异数,在历史之中,有记录记载的,也就两三个,而且因为年代久远,都非常的模糊。

  具体的情况谁也不了解,传说不可全信,龙尘虽然非常强大,可是面对易筋境中期巅峰强者,他必败无疑。

  所以凌云子点出,如果有什么冤屈,可以向他申诉,如果真的有徇私舞弊的不公行为,他会为龙尘做主。

  “启禀掌门,事情是这样的……”唐婉儿急忙上前一步,就要将事情的始末说出來。

  龙尘摆摆手道:“掌门大人,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无所谓公平不公平。

  所谓的不公平,只不过是弱者的一个口号,只能体现出自己的无能和愚蠢。

  既然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公平,那就用实力來说话吧,请掌门大人成全”

  “龙尘”

  唐婉儿脸色一变,明明自己这边占着理,龙尘竟然不辩解,还是要发起生死约战。

  要知道那个吴起,可是易筋中期巅峰强者,龙尘就算再强大,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是一条死路。

  唐婉儿心中气苦,这个龙尘有时候聪明的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智者,有时候笨起來,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來。

  “会长,你不用劝了,我了解老大,他这是要亲手报仇,他不想借别院的力量处置吴起”郭然道。

  跟了龙尘这么长时间,郭然非常了解龙尘的性格,龙尘轻易不发怒,但是一旦发怒了,那就说明事情触及了他的逆鳞。

  再说这件事双方都有责任,首先小雪并非龙尘的宠物,因为它沒有被种下灵魂印记,无法判定是龙尘的私有魔兽。

  吴起也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在野外无意中发现一头魔兽,想收复为坐骑。

  一头无主魔兽,谁都有权利收为坐骑,就算击杀也沒有任何问題。

  如果龙尘说这头魔兽是他的,吴起就会说,我又不知道是你的,一、小雪身上沒有任何标记,无法证明它是一头别人饲养的魔兽。

  二、小雪灵魂是完整的,沒有任何打下烙印,光从这两点,他就有绝对站得住脚的理由。

  就算是掌门都无法抓住他的痛脚,吴起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

  以龙尘的智慧,怎么会看不透吴起有恃无恐,这样根本无法报仇,所以龙尘懒得辩解,还是悍然发起了生死约战。

  图方脸色微微一变,他也看得出,龙尘跟吴起对上,根本一点活的希望都沒有。

  可是别院的规矩,就算掌门也不好更改,他只能暗自着急,这个龙尘实在是太倔了,一点都不懂退避啊,图方只能无奈叹息。

  “你可要想好了,约战一旦开启,就无法更改了”凌云子又提醒了一遍。

  “多谢掌门提醒,弟子心意已决”龙尘向凌云子一行礼,知道他是一片好心,不过这件事他必须要做。

  看到小雪的惨状,让他的肺都要炸了,他感觉,如果自己不能杀了吴起,自己活着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虽然面对一个易筋中期巅峰强者,他一点把握也沒有,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次并不是脑海中的意志在作怪,而是他自己的意愿,沒人可以伤害他的亲人,而不付出代价。

  “吴起,你怎么说,是否答应”凌云子淡淡的看了吴起一眼。

  吴起顿时感觉自己那点心思,一下子全部暴露在了凌云子面前,仿佛凌云子的目光,可以看透他的一切思维,让吴起汗都下來了。

  “弟子……接受挑战”吴起低着头道,他不敢看凌云子的眼睛。

  如果吴起不敢迎战,他就会被逐出别院,这也是生死约战残酷的地方。

  应战,生死各半,不应战,立马滚蛋,这也是为什么一般情况下,都以调和为主,因为不管结果如何,别院都会失去一个弟子。

  见吴起应战,全场鸦雀无声,心开始往下沉,这是一场非常不公平的决战。

  可是这场决战是龙尘发起的,这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些纷纷不平,同为新人,不管是谁站在龙尘的立场上,都会感到无尽的屈辱。

  可就算他们是龙尘,他们都会选择隐忍,而不会向龙尘这样,明知道不可违,还要发起生死约战。

  这看起來很愚蠢,可是这样的蠢事,并不是谁都有资格有勇气做的。

  “好吧,你们跟我來”

  凌云子叹了口气,大手一挥,所有人都身体一震,眼前一花,出现在别院后山的一处空地之中。

  这处空地,方圆数百里,周围一片荒凉,空地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铁笼之中,有着一块巨石。

  巨石四四方方,足有百丈高下,竟然是一块整体,不知道为什么被锁在铁笼之中。

  “这就是决死台”

  图方叹了口气道,他知道事情演变到这一步,根本沒有返回的余地了。

  伸手取出了一块灵石,轻轻放在决死台前边的一块石碑上,石碑的上面有个凹槽,刚好可以容纳一块灵石。

  当灵石放入凹槽后,石碑上的纹路一亮,陡然间大地开始剧烈的震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人们骇然发现,铁笼之中的那块巨石缓缓升起,不知道那巨石有多重,竟然可以震动方圆百里的大地,可见重量极为骇人。

  巨石升起十几丈后,露出了下方一个方圆百丈的擂台,人们吃惊的发现,擂台上有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像是一副图画。

  “是两个人”

  有人发出一声惊呼,看出了那个图画的形状是两个人,不过被压成了肉饼。

  人们不禁惊骇不已,想不到这里面竟然有着死人,看着那块厚达百丈的巨石,人们瞬间明白了,他们是怎么死的了,一时间人们不禁毛骨悚然。

  “呼”

  忽然一阵山风吹过,那幅画面立刻消失,因为年头太多了,两人都已经成了灰烬,一阵风吹过,擂台又恢复了原來的平整。

  擂台是复原了,可是人们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难怪叫决死台,太恐怖了。

  “决死台开启的时间为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内,无法击杀对方,断生石就会落下。

  这断生石你们也看到了,它的重量别说是你们,就算是长老级强者,被压在下面,也必死无疑,所以你们需要在时间耗尽之前,将对方击杀,否则就会跟之前那两个人一样”图方沉声道。

  “咣当”

  擂台上的铁门打开,方圆百丈的擂台,由无数手臂粗细的铁柱包围,此时铁门打开,就像恐怖的凶兽张开了嘴巴,让人感觉心头颤栗。

  龙尘对唐婉儿等人点点头,打了一个放心的手势,就那么平静地走进了决死台。

  “小蛮子,你这个兄弟不错,有种,符合老头子我的口味”那个老者看着龙尘,双目之中精光四射,浮现一抹赞赏。

  “不过,你就不担心他,”

  “担心个啥,我龙哥强大无匹,沒人可以战胜他”阿蛮摇摇头,对于龙尘,他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

  在场的所有人之中,阿蛮是唯一一个不担心龙尘的人,在他的印象中,龙尘就是不败战神。

  就算龙尘跟凌云子对决,他也会认为龙尘能赢,这就是阿蛮一根筋的思想。

  那个老者不禁摇摇头,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龙尘的修为,臻至凝血巅峰,肉身之中气血澎湃,战力非常强大。

  不过龙尘的肉身,跟阿蛮比,还差了不少,手中的那颗兽牙虽然不错,但是并非真正的武器,威力并不强。

  所以龙尘跟吴起对上基本上沒有任何胜算,在他的预想之中,如果龙尘能够保持不死,拖到断生石落下,已经算是胜了。

  “如果他能活着出來,老夫就亲手给他也量身打造一把武器”那老者喃喃自语道。

  “老头,那你先回去吧”阿蛮道。

  “为什么,”

  “我龙哥是必胜的,你现在去打造,可以节省不少时间,你在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阿蛮瞪着眼睛理所当然的道。

  那老者被阿蛮气乐了,不过他知道这个小子的脾气,也不跟他说话,眼睛盯着决死台,这个时候吴起也进去了。

  “咔嚓”

  当吴起进入决死台后,石门立刻关闭,断生石上一道凹槽亮起,人们惊骇的发现,断生石开始缓慢落下。

  生死决战开始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