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章 杀意滔天

  龙尘走在前方,脸色阴沉,巨大的骨刃抗在肩膀上,他的左手拎着一个人的头发,如同拖死狗一般,走向众人。

  而龙尘身后,如同巨人一般的阿蛮,后边背着一丈五长短的巨大狼牙棒,好似开山巨神一般,让人气都透不过來。

  最让人惊骇的是,他们看到了龙尘手中抓着的那人,身体几乎变形,四肢当啷着,不知道断成了多少节。

  “齐信,是齐信”

  有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他们看出了,龙尘手中拎着的那个人,竟然是核心弟子齐信。

  看到齐信,让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代核心弟子,在他们心中只能是仰望的存在,竟然就这么被拎着。

  龙尘仿佛根本沒看到那些人一般,笔直走到众人面前,将齐信往地上一丢,对着众人道:

  “今天请兄弟们过來,是要帮我龙尘一个忙,不过这个忙可能会影响到你们在别院的地位,甚至可能会被逐出别院……”龙尘沉声道。

  “龙尘,别说沒用的,既然你叫我们兄弟,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说吧,要干什么,就算你让我们把这座雕像拆了,我们现在就动手”罗仓打断了龙尘的话道。

  虽然罗仓说话有些直接,不过却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在他们心中,龙尘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光明磊落,义薄云天。

  为了不让自己的兄弟遭受屈辱,依然挑战别院的权威,直接斩杀五位叛徒。

  就算是被放逐到了决死之地,也不曾皱过半下眉头,一个人九死一生从放逐之地回來。

  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大家,把遭受的屈辱,加倍的还给对方,那份气魄,让人心折。

  在他们心中,龙尘就是他们的目标,是他们的偶像,别说是被逐出别院,就是死,跟着这样的英雄人物也值了。

  “好,既然如此我龙尘就不矫情了,咱们就大干一把”

  龙尘说完话,一脚踢在齐信的胸口,原本昏迷的齐信,立刻身体一震苏醒过來。

  刚刚一苏醒,便浑身抽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犹如杀猪一般。

  “说,吴起住在什么地方。”龙尘冷冷的地道。

  “在……奇峰阁……驻地”齐信哆哆嗦嗦的道。

  实在是太痛了,龙尘给他服下的那枚丹药,让他的疼痛,比平时更痛上十倍,他实在受不了,再也不敢反抗龙尘了。

  “砰”

  龙尘一脚踢在他的胸口,直接将他震晕,齐信晕过去后,整个世界安静了,不过刚才那凄厉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依旧回荡在众人的耳边。

  “跟我走吧”

  龙尘拎着齐信,向着别院东门方向走去,那里就是奇峰阁所在的地方,那里有一处驻地,就是吴起驻扎的地方。

  众人一听先是一呆,然后终于明白,龙尘集合大家,并不是与谷阳等人较量,而是冲着执法队去的。

  大家不禁心里一惊,不过旋即又是一阵兴奋,这么刺激的事情,恐怕只有龙尘敢想,也敢做吧。

  认识龙尘以來,好像龙尘从來就不按常理出牌,几乎沒有几个人,能够猜想到龙尘心里想些什么。

  看着宋明远等人一脸兴奋的跟在龙尘的后边,唐婉儿和叶知秋对视一眼,不禁苦笑。

  男人的骨子里永远都是好战的,好像惹祸是他们的本能,即使是那些外门弟子,也都双目绽放着狂热之光,让唐婉儿和叶知秋一阵无语。

  看着前方龙尘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唐婉儿竟然感觉自己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那就像小时候偷偷干坏事,心中紧张,却又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刺激。

  龙尘就是一个典型的坏蛋,他永远都不会做一个乖孩子,任何规矩和束缚,对他來说形同虚设。

  他就好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鲲鹏,要挣脱天地束缚,崩碎一切规则,自由自在。

  龙尘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直奔奇峰阁而去,众人看了一眼,刚要动身跟上。

  “居然是谷阳和雷千伤”

  “天啊,他们都受伤了,谁干的。”

  就在这时,人们看到远处两个人缓缓走來,人们立刻一阵惊呼。

  两人脸色苍白如此,气息紊乱,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尤其谷阳双臂呈现诡异的弧度,很明显已经折断,而雷千伤走路时鞠着背,胸口塌陷了一块,看來两人的伤势极为严重。

  这两人刚刚出现,立刻就有人上前來,正是那几个跟谷阳联盟的核心弟子。

  “谷兄,雷兄,你们……”

  “别问了,我们过去看看热闹”谷阳打断了那人的话,向着龙尘离去的方向走去。

  那几个人立刻跟在后面,这时一群人脸色都变了,他们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能够击伤谷阳的人,整个别院新一代弟子之中,只有那个人可以办到吧。

  同时想起龙尘,一只手拖着齐信的场景,所有人不禁心头发冷,这还是人吗。简直是怪物啊,一人可以击败三人,而且还是重伤。

  见谷阳等人跟了过去,众人也开始纷纷跟了过去,他们也想知道,龙尘去奇峰阁干什么。

  听龙尘的口气,好像是要去找吴起的麻烦,不知道这个吴起,怎么得罪了龙尘,竟然集合了五大势力一起去找场子。

  “可能跟龙尘的坐骑有关吧”有人猜测。

  毕竟龙尘一回來,就开始打听小雪的下落,并沒有刻意避开谁,众人也都听说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不过刚才就听罗仓骂齐信是卑鄙小人,后來龙尘出现,让齐信指认吴起,恐怕这件事跟齐信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不过具体的,谁也不知道,众人也懒得去猜测了,直接跟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奇峰阁,位于玄天别院的东门处,这里位置有些略微偏僻。这是一部分执法者的驻扎之地。

  跟天地会等势力一样。这里是执法者修行之地。除了平时巡逻之外。基本都在这里修行。

  整个别院有七个这样的驻扎之地。每个驻扎之地。都有十个执法者住在这里。

  他们是上一届留下來的弟子。在这里修行。等于是半工半修。别院给他们提供资源。他们自己也要执行任务。

  在奇峰阁半山腰处。就是执法者驻扎的地方了。这里有十个洞府。分别驻扎着十个师兄级强者。

  不过十个人是轮流出去巡逻的。今天这里只有三个人休息。在驻地前方。一只巨大的雪狼。被坚固的绳索牢牢捆绑。身上伤痕累累。

  那个身影正是小雪。如今小雪身上有着无数纵横交错的伤痕。鲜血将周围的大地都染红了。

  此时小雪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前方一个身影。那个人手中拿着一把长长的皮鞭。

  长鞭之上。带着无数锋利的铁钩。钩子上还沾染着血迹。

  “呼”

  长鞭再一次抽在小雪的身上。小雪再一次怒吼。不过它的声音嘶哑。有气无力。

  “吴师兄。还是算了吧。这都三天了。你还不能让它屈服,干脆给它一个痛快算了,咱们打打牙祭”远处一个执法者不禁笑道。

  他们废了极大的力气,将这头赤焰雪狼捉了回來,就是因为发现,这头赤焰雪狼,并沒有被人种下灵魂印记,也就是说,如果能够让它屈服,就可以给它打上灵魂印记,让它成为自己的坐骑。

  “玛德,这头畜生,跟龙尘那个混蛋一样,就像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这蝎钩鞭上,沾着神经毒液,一旦被割破皮肤剧痛无比,就算是三阶巅峰魔兽都扛不住。

  这头刚刚迈入三阶初期的家伙,竟然折腾了老子这么长时间,依旧不肯屈服,真是气死我了”

  吴起不禁大怒,挥舞着鞭子,又连续抽了小雪几下:“我让你倔,我让你不肯屈服,老子抽死你”

  如今小雪身体,竟然沒有一处好的地方,此时又挨了几下,多添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血肉外翻,鲜血立刻缓缓流下。

  “吴师兄,你再这样打下去,真的要打死了”另外一个执法者劝道。

  就算是三阶魔兽,这样打了三天,身上血肉模糊,鲜血都快流干了,就算是生命力再顽强也会死的。

  如今这头赤焰雪狼,眼睛都已经开始无神了,说明它的本源之力,都要耗光了,一旦本源之力消失,就必死无疑了。

  “真是气死我了,为什么龙尘那个混蛋就可以降服它。而且连灵魂印记都不需要种,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我比龙尘那个混蛋强大不知道多少倍,凭什么他就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坐骑。”

  吴起不禁越说越怒,赤炎雪狼是三阶魔兽中的王者,一旦晋升到三阶巅峰,将是三阶魔兽之中无敌的存在。

  要知道,他们三个易筋境中期的强者,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小雪制服,其中一人更是在小雪的拼死反击下,受了严重的内伤。

  可见小雪的战力是何等恐怖,可是这么强大的一头魔兽,竟然愿意跟随一个菜鸟。

  而那个菜鸟正是他恨之入骨的存在,这让他更加愤怒,更加嫉妒的要发狂。

  “既然你不肯屈服,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我吴起得不到的,你龙尘也休想得到”

  吴起咬牙切齿的看着兀自瞪着自己的小雪,怒从心头起,丢掉手中的长鞭,取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对着小雪的头颅斩落。

  就在他的长剑刚刚举起的时候,陡然间一股凛冽的杀意,如同死神的意志降临人间,一道带着无尽杀气的骨刃,带着斩破苍穹的气势斩落。

  “杀”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