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 诡杀

  龙尘出手如电,瞬间爆发出气势,手中火刃已经对着冯海斩落。

  冯海此时心中大惊,因为他发现了自己肩头被划伤的那个小口子,已经乌黑一片,失去了知觉。

  更散发着恶臭,他这时终于明白,龙尘的箭矢上有着恐怖的剧毒,刚才他是故意拖延时间。

  最为恐怖的是,那毒竟然蔓延的无声无息,沒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闻到异味,他都无法发现。

  就在他又惊又怒之时,龙尘的恐怖一击已经杀到,顾不得检查伤口,手中长剑对着龙尘的火刃斩落。

  “轰”

  让龙尘震惊的是,自己的火刃,在对方的一剑之下,直接崩碎。

  “这就是易筋境中期强者的力量吗。好强大”

  冯海此时又惊又怒,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全力出击,一剑崩碎了龙尘的火刃之后,又是一剑对龙尘刺來。

  一剑之威覆盖四面八方,让龙尘避无可避,只能硬拼,长剑上覆盖着青色的光芒,显然这是一种战技,威力强大无匹。

  龙尘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全力出击,易筋境中期的强者,实在太恐怖了,直接召唤出了神环,开启了风府战身。

  同时体内的蓝焰全部召唤出來,凝聚成一把强大的蓝刃,符文闪动,砍向冯海。

  火刃与长剑相撞,发出一声爆响,龙尘被震飞数十丈的距离,不过还好手中的火刃,并沒有崩碎。

  因为每次火刃崩碎,龙尘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火焰之力,重新凝聚火刃,对于灵气的消耗太大了。

  冯海自己也不好受,龙尘全力一击之下,竟然将他也震退十几丈的距离。

  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急速流逝,知道这是中毒的迹象,赶忙吞下一颗解毒丹。

  可是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解毒丹,竟然无法解毒,那毒依旧在蔓延,虽然速度缓和了许多,但是他撑不了太久。

  “混蛋,交出解药”冯海怒吼道。

  “你说什么。”龙尘一侧耳朵,假装沒听清的样子。

  “我说,交出解药,我可以饶你一命”冯海吼道。

  “你口齿不清,沒听懂你说什么,可以用平静的声音说吗。”龙尘道。

  “混蛋,你找死”

  冯海这时再不知道,龙尘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他就是傻子了,长剑一摆,疯狂对龙尘杀來。

  龙尘手中火刃飞舞,尽量不与他硬拼,不停地倒飞出去,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易筋境中期强者的对手。

  开天是他的杀手锏,如果使用了,杀不了冯海,他自己就死定了。

  如今冯海已经中毒,时间拖的越长,对他就越有利,与其冒险一搏,还不如采取拖延战术,这样拖死冯海的概率更高一些。

  于是龙尘且战且逃,尽量保存实力,于是龙尘且战且退,两人奔出了上千里。

  “气死我了”

  冯海大吼一声,他发现体内的毒气,已经开始入侵他的脏腑,如果再不拿到解药,他就要完蛋了。

  同时他暗恨自己耍什么小聪明,如果一开始就对龙尘出手,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这样拖下去,非但完不成任务,自己也必死无疑,这回他真的急了。

  伸手从戒指之中取出一枚丹药,直接丢入口中,体内的毒立刻被暂时压制。

  那是一枚极为珍贵的克毒丹,它的作用不是解毒,而是压制毒素爆发。

  可是这种压制有极大的副作用,就好像拦截洪水一般,洪水越积越多,当拦截之力不足之时,爆发出來,立即毙命。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冯海是不会吞下这枚克毒丹的,吞下这枚克毒丹,也就意味着,冯海短时间内拿不到解药,必死无疑。

  不过好处就是,现在暂时不用去压制剧毒,可以全力战斗。

  “给我去死”

  冯海厉喝一声,一步跨出,速度爆发,居然一瞬间冲到了龙尘的前方,对着龙尘一剑斩落。

  龙尘大吃一惊,手中火刃急忙格挡,可是这一次,手中的火刃爆碎,冯海的剑尖掠过龙尘的额头,划破了他的皮肤,鲜血缓缓流下。

  如果不是龙尘关键时刻,拼命向后仰头,恐怕脑袋都要被切掉一半。

  龙尘深吸了一口气,将仅存的灵气全部集中起來,手中的火刃再现。

  “开天”

  龙尘一声低喝,全部的力量都灌入这一击之中,巨大的火刃,如天刀斩落,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冯海脸色一变,他显然沒想到,龙尘竟然可以发出这么恐怖的一击,竟然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落叶斩”

  冯海怒吼一声,长剑再次放光,凌厉的剑气,席卷八方,对着龙尘的火刃斩落。

  “轰”

  空间都要崩碎了,龙尘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震飞数百丈的距离,鲜血狂喷而出。

  “易筋境中期,太强了”

  龙尘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无力,因为他看到,冯海只是被震飞,却沒有受伤,直接奔到龙尘身前十丈的距离,长剑指着龙尘,厉声喝道:

  “给我解毒,我就饶你性命”

  龙尘眼神之中,浮现一抹嘲讽,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方,还说这种白痴话,有人会信吗。

  刚要嘲讽几句,龙尘忽然发现,在冯海身后的一块巨大的“岩石”,竟然缓缓浮动起來。

  龙尘心中狂喜,这下有救了,不过脸上却浮现出谨慎的神色道:“除非你发誓,否则我不会给你解毒的,你也不要打鬼主意,我空间戒指中的丹药,足有数百丈,不等你找到真正的解药,你早就毒发身亡了”

  “好,我发誓,如果我食言,就让我不得好死”冯海急忙发誓道。

  刚才他确实有想杀了龙尘,自己找解药的念头,但是听了龙尘的话,他放弃了。

  万一真的如龙尘所说的,那么多瓶瓶罐罐,他哪里知道哪个是解药,万一吃错了,岂不是死得更快。

  “不行,这个誓言不够毒,你发一个毒誓”龙尘摇头道,同时龙尘发现,冯海身后的巨石,已经缓缓升高,同时悄悄地探出了八条长长的毛腿。

  龙尘知道,那是岩地邪蛛,三阶魔兽,是真正的隐匿专家,身体外表覆盖的纹路,跟岩石一模一样,而且质地基本一致。

  就算是人,站在它的身上,也很难察觉到它,最为可怕的是,它们非常的有耐心。

  有时候在一个地方,一隐藏就是几个月,甚至数年,直到猎物出现,它们才会悄悄出击。

  如今那头岩地邪蛛悄悄站起來,就站在冯海的背后,动作极为轻柔,沒有一丝声音。

  冯海丝毫不知道,自己身后,竟然降临了一个死神,见龙尘不信自己发誓,急忙高声:“我冯海发誓,龙尘给我解药,解我身上之毒,我就不杀他,如果违背誓言,让他肠穿肚烂,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

  见龙尘呆呆的看着自己,冯海不禁急忙道:“这回可以了吧,赶快把解药给我”

  龙尘见那岩地邪蛛动作极为缓慢,不禁暗自焦急,你丫的能不能快点啊,老子快拖不住了。

  “咳咳,那个……这个还行,比刚才的强多了,有沒有更毒点的,你也知道,这关系到我的性命,我还是有些不放心”龙尘慢条斯理的道。

  “混蛋,你是想拖时间,拖到我毒发身亡吗。好,那我现在就杀了你,我自己搜”冯海大怒,就要出手。

  “喂喂喂,算了,我就把解药给你吧”见冯海真的急眼了,龙尘知道,不能再拖了。

  甩手丢给他一个玉瓶子道:“这里面的解毒丹,专门克制你中的毒,你先服下。

  不过你中毒太深了,而且之前又服用了克毒丸,让血脉之中的毒液积蓄了太多,需要配合解毒晶,來解毒”

  说完话,龙尘把白银蜈蚣的晶核,丢给冯海,冯海一把接过晶核。

  当冯海握住那枚晶核后,立刻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剧毒,忽然间一换,不再疯狂地向脏腑内进攻,这让他心中大喜。

  起码自己体内的毒素,得到了缓解,这意味着这枚晶核可以救他一命。

  急忙将龙尘给他的丹药吞下,虽然他不是丹师,但是对于丹药,还是有一定辨识能力的,知道那是一枚解毒丹,不会有害处。

  龙尘看着后边那个行动如同老年痴呆一般的岩地邪蛛,气得想骂人,就不能快点吗。不知道老子拖的很累吗。

  不过当龙尘看到岩地邪蛛的脑袋悄悄探出,嘴巴上,两颗长达丈许的毒牙,悄悄对准冯海时,心头终于悄悄松了一口气。

  岩地邪蛛大爷,您终于肯动手了,龙尘几乎感动的要热泪盈眶了。

  “这个东西,要怎么用。”吞下丹药后,冯海看着手中巴掌大的晶核问道。

  “一口吞了他”龙尘叹了口气道。

  “放屁,这么大的东西,一口吞下,你要噎死我吗。”冯海怒道。

  那枚晶核足足有巴掌大小,一个人的嘴巴再大,也不可能吞下,就算是吞下,也咽不下呀。

  “我沒说你,我说的是你身后那位大爷”龙尘一脸怜悯的指了指冯海的身后。

  “噗”

  冯海脸色大变,刚要转身,忽然后心剧痛,一只长达丈许的尖牙,直接穿透了冯海的身体。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