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浮云阅读>>仙官

第二百七十章 定河水妖

更新时间:2016-01-17  作者:随轻风去
定河自西向东日夜流淌,不过到了河西境内,忽然折而向南一直到淮北,这才重又转向东流一直入海。∷∷,这一段水流平缓,河面开阔,对岸山川尽在朦胧水雾之中,望不真切。

因为泥沙淤积,河水浑浊,日光照射下泛出一种奇异的红色,故而定河这一段又称赤水。昔年诸侯争霸,此处正是中原腹心之地,也不知有多少大战在此上演。后来人以讹传讹,道这赤水乃是流不尽的英雄血,引得文人骚客纷纷作诗凭吊,更留下许多胜景。

叶行远抵达定河边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日头偏斜,估摸着渡河耗时长久,到对岸只怕已是天黑。便打算在渡口休息一晚,明早再行。

他们沿着定河向北再行一段,到了一处名为板桥渡的地方,传闻是古时昭王板桥渡河一统中原的旧址,如今也有不少人家,甚为热闹。

叶行远吩咐仆役们寻了一处干净的客栈,安顿下来,自己带着陆十一娘在河边看落日景致,闲走了一回。眼看河面映得一片赤红,叹道:“真乃浪淘尽千古英雄人物,而今西去,不知何日东返?”

要是身边跟着唐师偃这般人物,必然又要赞叹叶行远的诗才,少不得要将这孤句以笔记下。但陆十一娘是个不通文墨的,不识情趣,只觉得读书人伤春悲秋甚是可厌。

不过这人总是上司,还是得拍马屁,陆十一娘想了想便阿谀道:“大人年轻有为,不出几年必能高升,到时候重返京城,指日可待。”

叶行远笑道:“在这轩辕世界升官,谈何容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升官倒还罢了,想要回返京城,大约不是近几年能成功的。至少现在这几位大学士在台上的时候,必然会拼命压制于他,绝不会让叶行远回京给他们添堵。

不过这也正是叶行远自己的期待。他还想着宦游天下,将五德至宝收集齐全,然后开圣人陵取灵骨。到时候再堂堂正正返京,在朝堂上求飞升之道。

还有三件五德之宝。再算上圣人灵骨,一任三年,叶行远就算一切顺利,那也得三年又三年,总共十二年的功夫才能完成。到时候他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也成了三十而立的中年人。那时候回京心情又会是如何。

陆十一娘心道你又是状元,又不知道怎么走通了锦衣卫的关系,手上有个百户。别人升官难,你有何难?只要立下功劳,提拔只怕是嗖嗖的快。

想到这里陆十一娘倒是心头一热。她功名心重,相处下来觉得跟着这读书相公也不错,若是巴结好了,这位上司升官,自己岂不是也能水涨船高?

因此态度日益殷勤,叶行远也觉察到了。他猜得出这女子的心思,并不在意。在他想来,人有上进心总是好的,有了私心便可用之。要是这女子油盐不进,什么事都不积极主动,那要这样的下属何用?

眼看日已西沉,叶行远便回返客栈,用了晚饭,洗漱完毕上床歇息。第二天一早正打算渡河,老仆却急急忙忙回来报告。“大人,今日河上有水妖捣乱,走不得了!”

叶行远一怔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怎么会有妖怪作乱?缉妖司的人呢?”

中原腹地的妖怪,在开国之时都被镇压,偶然有小妖作乱,都无伤大雅。这定河乃是水路要道,要是有水妖作乱,怎会不管?

老仆苦着脸道:“听渡口的人说。此事早就报了缉妖司,但一直无人前来解决。如今这板桥渡每逢初一、十五,便不可过河,否则必遭倾覆,只准备了三牲瓜果等物,祭祀河妖,方得风平浪静。”

叶行远大怒道:“何方妖物,也敢享受香火?这地方官员不管么?定河龙宫也不管么?本官非得参他们一本渎职之罪!”

要是积年的妖怪,又不害人,形成了传统,地方上有婬祠也就罢了,比如不老娘娘庙便是,地方官吏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定河中的水妖显然不是如此,是最近才开始作祟,又倾覆船只害人性命,岂能让其受香火?这要是让妖怪成了气候,又该如何?

这事百姓们管不了,但地方官和定河龙宫都有责任。定河龙宫管理水族,有妖怪作乱他们也得控制。按理而言,定河龙王地位比汉江龙王更高,能力也更大,怎么会让妖怪霸占渡口,实在是怠忽职守!

叶行远登高往河上一望,只见浊浪穿空,风雷激荡,乌云密布,果然是妖物作祟的样子。今日正是五月十五,他又问道:“既然如此,昨日店家怎么不说,早知这般,便抓紧时间过了河就是。”

老仆答道:“我也曾这般责问,只是店家说平日不可轻呼河妖之名,否则他们必遭报应,只能等到今天上祭,才敢宣之于口。他昨日抓耳挠腮,想暗示大人过河,但大人未曾发觉”

叶行远细一回想,果然昨天那掌柜表现有些怪异,但他并未在意。便蹙眉道:“这妖怪如此猖獗,河边民众竟然吓成这般模样,这还了得?本来耽搁一天也就算了,但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

他把陆十一娘叫来,吩咐道:“你去仔细打听,这河中到底是什么妖怪,缉妖司又为什么不来。我要上书朝廷,治理此事。”

叶行远作为异地知县,当然管不到这里的民生,但他同时还有锦衣卫查访西北之职。没碰到就算了,撞上了事情也不打算逃避,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便稍费些心思,秘折参奏,无论如何要除了这一害。

陆十一娘领命而去,叶行远在客栈中等得烦躁,便又出了门,到河边查看。只见好大水!原本平静的水面上漩涡处处,时而轰隆有声,甚是怕人。

渡口上正有人在争执,“本官有紧急军情,要报于三边总督知晓,怎能因区区一个妖怪阻住脚程?你们害怕妖怪,就不怕朝廷的天威么?”

有人哭求道:“大人莫要强逼,妖怪凶狠,或许不敢伤了大人,但吾等小命可保不住了,江边断断无人敢出船的!”

原来是一个武官急着要渡河,与船工们吵嚷,他抽出了明晃晃的刀子,架在其中一个老船夫的脖子上,恶狠狠道:“你若不出船,我先要了你的小命,你看看是妖怪狠还是我的刀狠!”

老船夫浑身抖得如笸糠一般,老泪纵横对儿子道:“我这一去必是死路一条,但这位军爷催逼得紧,实在无奈。我这一辈子靠定河过活,死在河中也是死得其所,也就免了我的后事麻烦了”

他跳上小船,缓缓摇橹而行,武官一手持刀,一手叉腰,表情凶霸霸的,毫无畏惧之色。

叶行远看那船夫可怜,又觉得这河面上确实有异状,本想出面阻止。但离得远了些,等他走到渡口的时候,那小船已经到了河心,正在风雨飘摇之中。

那老船夫之子正抱头痛哭,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有人安慰他道:“这位军爷凶悍,只怕命硬,或许妖怪不敢对他如何。等到了对岸,你爹休息一晚,明天便可返回,不必伤心。”

有人反驳道:“命硬凶悍又如何?这位军爷不过九品,只怕命格不足,我看他是要葬身河底了。你们可别忘了,上个月巡检方老爷也淹死在河中,哪见那妖怪怵了?只可惜连累了牛老伯。”

听了这话,老船夫之子哭得更加伤心。叶行远大吃一惊,上前问道:“这河妖作祟,还害死过官员吗?”

叶行远身着便服,只是读书人打扮,那说话的人看了他一眼,也不以为意,漫不经心道:“河妖凶狠,官员也是人,怎得淹不死?只是向上报的时候不会这么说,只说是失足落水罢了。

我记得清楚,那便是上个月十五,巡检老爷喝醉了酒,说是要拿妖,差几个兵丁驾船到了河心。初时还叫骂几句,但俄而一个浪头打来,船便翻了。岸边众人也不敢去救,眼睁睁看着他淹死在河里,至今死不见尸。”

叶行远眉头皱得更紧,妖怪作乱,害死个把人或许不至于惊动朝廷,连地方上的巡检都死了一个,地方官吏仍然漠不关心?这可就怪了!

他经历过周知县事件,对妖怪的行径极为警惕,此时便隐隐觉得此处地方官员有些不对,正想再细问,就听那船夫之子一声惨叫,抬头看时,只见河中那船已然倾覆,老船夫不见踪影,那武官在持刀在河中挣扎。

刀光挥处,卷起冲天浊浪,但终究是无济于事,他惊声大叫,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硬往水底拉下去。不过顷刻功夫便没了顶,再不见他浮出水面。

这就是想救也没法救啊!叶行远骇然,下意识的信手一指,腰间宝刀直飞而出,化作一片刀轮,斩向水中。

嗤!只听一声脆响,宝刀似乎是斩中了什么东西,转头飞还,刀锋上不见有血,但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吼叫,河面上陡然冲出一股血泉!(


在搜索引擎输入 仙官 浮云阅读 或者 "仙官 IFree"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仙官目录  |  下一章
友情链接
浮云阅读 浮云阅读(繁体) 浮云阅读手机版 浮云阅读手机版(繁体)
Copyright © 2018 浮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