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91章韦浩的粉丝

第291章  长孙无忌听到了长孙冲还帮着韦浩说话,也是气的不行,韦浩可是家里的敌人,他长孙冲还是非不分了。

  “爹,咱们不提这个事情行不行?我和丽质的事情,确认是韦浩给拆开的,但是也未必不是好事情,我自己也去打听了,确实是有生下畸形儿的可能,

  还有,说实话,其实,我也未必是真的喜欢李丽质,只是你要求我这样做,不过,一码归一码,爹,韦浩是有真本事的人,你也不要处处针对人家,说实话,和他比,我们这些人,才发现差距有多大!

  人家凭什么坐拥这么多家财?凭什么让陛下喜欢?那是靠真本事,我们不成,我们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聊到了韦浩本事,我们都苦笑的摇头,太厉害了!

  爹,铁坊的所有建筑,全部是韦浩设计的,这样的工作量,交给工部,没有两年,下不来,但是我们从设计到建设好,三个月!”长孙冲站在那里,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那他也是你的仇人!”长孙无忌盯着长孙冲骂道。

  “算不上吧?除了因为丽质的事情,我们两个也没有其他的冲突,丽质的事情我是真的放下了,好像,爹,不知道为何,因为不用娶她,我心里其实松了一大口气的,真的,爹!”长孙冲此刻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此刻也是傻眼的看着长孙冲。

  “爹,韦浩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这样的人,不要得罪的好,相反,还要巴结,爹,你虽然是皇后娘娘的弟弟,是太子的舅舅,但是论亲,以后你未必有韦浩和他们亲。

  还有,韦浩还年轻着呢,回来的路上,我听说韦浩加封了燕国公,一人两个国公封号,爹,你有吗?为何没有?一个就是韦浩的功劳,另外一个,就是陛下对韦浩的信任,可以说,陛下对你很信任,但是最信任的,我相信,还是韦浩!以后太子就更加不用说了,你说他是相信自己的舅舅还是相信在自己的妹妹?”长孙冲对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长孙无忌则是盯着长孙冲看着。

  “爹,没必要为自己树立一个死敌,这么多国公都喜欢韦浩,唯独你不喜欢,当然,我知道和我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如果我真的和丽质成亲了,生的孩子有问题,你愿意看到?”长孙冲继续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哼!”长孙无忌则是气愤的盯着长孙冲,

  他没有想到,长孙冲居然帮着韦浩说话,他不知道,韦浩到底给长孙从灌输了什么迷魂药,居然让长孙冲替他说话。

  “爹,不管是谁当铁坊负责人了,韦浩都说了,我们这些人,有可能都要当,而且就是早晚的事情,孩儿相信,我不会是最晚的一个,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晚不了多久的!”长孙冲对着长孙无忌继续说道。

  “你!”长孙无忌指着长孙冲,气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爷,老爷,快礼部过来颁发圣旨了!”这个时候,府上的管家过来敲着书房的门喊道。

  “圣旨?快。打开中门!”长孙无忌一听,马上对着家丁喊道,自己也是快速起身,前往大门口去迎接,到了大门口,发现是礼部侍郎带人过来了。

  接着长孙无忌家里,就是准备着接旨的香案,摆好了后,长孙无忌一家人跪下接旨,礼部侍郎马上宣旨,宣布给长孙冲进爵伯爵,而且还特意说了,此爵位待长孙冲袭爵后,可将此爵位传给儿子,

  也就是说,长孙无忌家里,有一个国公爵位,有一个伯爵,同时礼部侍郎拿出了另外一张圣旨,任命长孙冲为铁坊的副理事。

  长孙冲也是磕头谢恩,接旨。接着长孙无忌自然是好生的接待着这些人,他也没有想到,这次长孙冲还有爵位封赏,而且这个爵位还能够传下去,并不会因为长孙冲到时候要袭自己的爵位的时候,而丢失这个伯爵。

  待送走了礼部侍郎后,长孙无忌也是很高兴,而长孙冲更加高兴了,感觉这三个月,真是非常值得,给自己拼了一个伯爵,虽然比国公差远了,但是这个爵位可是自己打拼出来的。

  “嘿嘿,爹,弄点钱给我,我要请客,在聚贤楼请客!”长孙冲笑着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嗯,到时候家里会请!”长孙无忌不解的看着长孙冲问道。

  “那是你请,我现在要请韦浩和那帮兄弟们喝酒!”长孙冲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而此刻,在其他人家里,也是开始陆续接到了圣旨,其中李德奖和程处亮他们是最高兴的,有爵位了,不担心以后就是一个白身了,此刻他们也是激动的不行,而程咬金和李靖也是高兴,之前他们都是替次子担心,现在有了爵位,担心就要少很多了。

  “爹,给点钱,晚上我找慎庸喝酒去,这次可是慎庸帮了大忙了!”李德奖笑着对着李靖说道。

  “嗯,管家,去库房拿20贯钱给二郎!”李靖也是难得大度一会,而且说完了后,还偷偷瞄了一下红拂女,发现他此刻高兴的拉着李德奖,压根就没有注意自己说的话,家里的钱,都是红拂女在管理着。

  “二哥,我给你也拿20贯钱!”李思媛笑着对着李德奖说道。

  “不用,还能用你丫头的钱,家里给拿,家里有,刚刚你爹不是给了你20贯钱吗?不够回来问娘亲要!”红拂女马上笑着说着。

  “嗯,真没有想到,这次陛下真大方啊,不过,你们还是沾了慎庸的光,如果没有慎庸,你们也做不成这个事情!”李靖此刻笑着摸着胡须说道。

  “今天慎庸能来吗?”李思媛开口问了起来,她也是有点想韦浩了。

  “今天怎么来,如果没有封赏,我估计他下午肯定来,但是这次可不行,封赏了,明天早上要去皇宫谢恩,在此之前,可不能去其他家了,老夫估计啊,要不明天下午,要不后天早上就会来!”李靖还是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妹夫是真有本事的!”李德奖的媳妇也是非常感激的说道,本来以为以后和大房那边会有天地差别,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夫君也封爵了,还是一个伯爵,这个可是能够管三代的。

  “嗯,二郎啊,以后慎庸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可要出手帮忙,嗯,过几天老夫也邀请那些老友到家里来坐坐,给你庆贺一番。”李靖继续对着李德奖说道。

  “成,不过,爹,铁坊那边我估计我是去不了,接下来我做什么?”李德奖马上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嗯,老夫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这样,等慎庸来了,老夫问问他的意思,现在你大哥也是忙的不行。砖坊那边要忙着,宫里面还要当值,也是忙的很晚才回来,如果说到时候没有具体的事情,你就是砖坊那边吧,那边一个月可是有大量的钱回来,这几个月,每个月基本上有1000余贯钱回来,可了不得,一个月差不多抵咱们府上一年的收入!”李靖对着李德奖说道。

  “成!”李德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而在程咬金家更是,程咬金笑的那个爽朗啊,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家二郎还能够封爵。

  但是房玄龄更加意外,封赏圣旨下来后,任命的圣旨也下来了,房遗直真的担任铁坊的负责人了,级别从四品,起步非常高了,这个是房遗直入仕的第一个职务。

  “怎么是我,不是长孙冲吗?”房遗直拿着圣旨,心里高兴的不行,不过还是有点疑惑。

  “这个还是要靠韦浩帮忙,韦浩那天在陛下说你令他刮目相看,估计陛下是听了他的话,就任命你了,陛下对于韦浩的话,是非常重视的,你不要看陛下时常骂韦浩,但是韦浩说的那些事情,他都会重视!”房玄龄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爹,韦浩此人,真的非  常不错,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朝堂就是缺这样的人!”房遗直马上对着房玄龄说道,房玄龄听到了,心里一动之前韦浩可说是过,房遗直可是有宰相之才的,自己还真要考考这个儿子了。

  “哦,认为朝堂缺这样的人,未必吧?再说了,如果多了几个韦浩,朝堂估计就要乱了。”房玄龄看着房遗直问了起来。

  “爹。如果朝堂当中多了一个如韦浩这样的人,我大唐的实力不知道要发展的多快,不说其他的,就说韦浩做的那些事情,食盐和铁,纸张,还有火药,那样不是对朝堂有巨大的帮助的,

  另外瓷器,这些可是需要收税的,也是间接的提升了大唐的实力,只是,哎,六部当中的官员,清楚的未必有几个,其中,哎,说起来,我其实有点矛盾!”房遗直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怎么了?”房玄龄就看着房遗直。

  “爹,魏征叔叔这次弹劾是真的不应该,不是说我负责那些房子的建设我就这么说,而是他不知道铁坊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些工人有多苦,

  韦浩说过,现在是夏天还能熬过去,但是到了冬天呢?怎么熬过去,他们可是还要干活的,不能让他们住在野外,既然要人家干活,就必须要做好后勤工作,有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既要马干活就要给马儿喂饱,这样才能提高效率,

  嗯,对是效率,效率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在固定的时候完成的工作量,比如,如果不建设房子,那么到了冬天,那些挖矿的工人,一天就是能挖三百斤,可是有了房子,他们就有可能能够挖五百斤,这多出来的200斤铁矿石,不用一个月就能够把房子钱给赚回来,

  但是一个冬天可是有几个月的,而且,房子也不只是住一年,如果发生了暴雪,这些房子都是没有问题的,魏征叔叔不懂,就知道弹劾,我其实很难理解这个事情!”房遗直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了起来。

  “这个你不用管,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盯住的事情,他是一定要弹劾到底,爹问你啊,你现在是铁坊的负责人了,接下来该如何?”房玄龄看着房遗直就问了起来。

  “还是按照韦浩留下的方式来管理,我也要去向韦浩请教铁坊一些技术上的事情,担任铁坊的负责人,不懂铁坊的那些技术可不行,另外,就是把工作调整一下,不是有三个负责人吗,让他们三个负责具体的事情,我就管理好销售和账目的问题就好了,采购物资的事情,我也可以盯一下。”房遗直马上把自己的想法和房玄龄说道,

  房玄龄点了点头,赞赏的说道:“不错,还知道分权给下面的人!”

  “那个,我是跟韦浩学的,韦浩就是这样,把那些事情分给我们,他来做决定。做好了决定好,就让下面的人去办,怎么办好的不管,他只要结果!但是他也不是自认结果,一旦达不到,就会和我们一起分析,为何不行,什么地方不行,然后想办法解决。

  爹,和韦浩在一起三个月,孩儿真的是学到了很多!”房遗直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道,

  房玄龄听到了,也是非常满意,自己儿子是真的成熟了,懂事了,关键是更加稳重了,少了一份书生气,多一份人间气息,这样很好,房玄龄很高兴。

  “嗯,好,那就好好做吧,有什么事情不决,不要擅自做主,多考虑,如果还是考虑不清楚就回来问爹,或者多问问韦浩也好!”房玄龄点了点头,看着房遗直说道。

  “知道,韦浩也和我说过!”房遗直点头说道,

  到了下午,在韦浩家里,韦富荣则是高兴的不行,展开圣旨看了几遍,两个国公啊,一府两国公啊,还是集于一人身上,韦富荣怎么不高兴。

  “燕国公,夏国公,嘿嘿,兔崽子!”韦富荣高兴的不行,对着韦浩喊道。

  “什么兔崽子兔崽子的,你就不能注意点,那是你儿子,老头子也是!”王氏此刻笑着骂着韦富荣说道。

  “我高兴,我乐意!”韦富荣也是笑着顶了回去,没一会,管家过来了。

  “老爷,几位姑爷过来了!”管家笑着对着韦富荣说道。

  “让他们进来啊,还要通报啊?”韦富荣笑着说着。

  “进来了,就是先过来告知老爷你一声!”管家也是笑着说道,现在家里越来越好了,他们在下人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岳父,岳母,姨娘好!”大姐夫,二姐夫,和四姐夫过来后,直接对着他们行礼说道。

  “嗯,来了,来,喝茶,浩儿泡茶!”韦富荣笑着点头说道。

  “恭喜弟弟了,我们也是在砖坊那边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先过来,估计其他的连襟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大姐夫崔进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自家人,不着急,来,坐下喝茶!”韦浩也是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真好,小弟,你姐姐们如果知道,估计肯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崔进此刻感慨的说着,这个弟弟太有出息了。

  “浩儿,浩儿!”这个时候,外面就传来韦春娇的大喊声。

  “姐,我在客厅!”韦浩大声的回应着。接着就看到了一道身影跑了过来,到了韦浩身边,捧起了韦浩的脸,激动的问道:“两个国公?”

  “嗯!两个国公,圣旨还在那里摆着呢!”韦浩笑着说道。

  “啊,哈哈哈!”韦春娇激动的不行,坐在那里都是身体跳着,然后捧着韦浩的额头,就是猛的亲下去,她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了。

  “姐,男女授受不亲!”韦浩马上笑着大喊了起来。

  “臭小子,小时候姐姐都不知道亲了多少次!”韦春娇笑着打着韦浩,韦浩也是笑了起来。

  “瞧瞧你,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还这么冒失!”王氏也是笑着轻打了一下韦春娇说道。

  “那,我高兴啊,娘,我弟弟是国公,两个国公!”韦春娇笑着对着王氏说道。

  “知道,真是的,这丫头!”王氏笑着盯着韦春娇说道。

  “以后,我看谁敢欺负我,敢欺负我,我找我弟弟来!”韦春娇笑着对着王氏说道。

  “放心,弟弟给你出头,在长安城,谁还敢惹你啊!”韦浩马上接了话过去,韦春娇高兴的不行,就是坐在那里搂着韦浩的脖子。

  “崔进,别惹我,听到没,小心我告诉我弟弟收拾你!”韦春娇笑着对着崔进说道。

  “谁敢欺负你啊,姑奶奶!”崔进也是笑着说着,这个媳妇自己是非常满意的,知书达理,接人待物,和大哥一家相处都是非常好,这样的媳妇吗,那里找?

  “瞧见没,就是我弟弟厉害!”韦春娇再次搂紧了韦浩,韦浩在那里哭笑不得。

  “好了,丫头,没看到你弟弟和姐夫们聊天啊,走,我们去后院那边坐着去!”王氏笑着对着韦春娇说道,韦春娇也是笑着站了起来,心里那个得意啊,无法形容。

。。。弟兄们,还是求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