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章 飓风

  “现在?”居居惊讶不已地问道。

  龚工对上居居的视线,理所当然地点头。

  “明日出发,你大可放心,有我在,祖龙他可不敢欺负你!”龚工歪了歪头,拍着胸脯做了保证。

  怔怔地看着龚工的表情,居居忍不住苦笑起来。

  饶是现在自己与龚工也算是熟识了,可他从来不愿意多提当年的事情,以至于总觉得他那套说辞不足为信。

  “你怎么又是这副表情,我说的句句属实!”龚工看出了居居的心思,叫苦道。

  说话间,龚工已经坐在了居居的身边,他连连叹息,“虽说躲在黑云谷中很是安全,但你的伤势若是没有更虚的药,恐怕撑不了多久,如今只能带着你去九重天取药了。”

  “少珏呢?”居居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四周,认真地问道。

  少珏便是唤龚工为爷爷的那个孩子,他隔三差五会来一次,可总是神出鬼没,竟是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他守在家里,只要我们取到了药,便回黑云谷中来。”龚工有意避开了话题,静静地说道。

  见龚工目视远方,居居不得不闭上了嘴。

  双手环膝,仰头看着云卷云舒,四周分外安静,这一切都美得恰到好处,多一分便是庸俗,少一分则成寡淡。

  其实龚工说要去九重天,心里到底还是害怕的。

  自己得罪的可不是别人,而是天族的王!

  祖龙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要杀一个小小的猪崽子,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从前,自己好歹还有迟重护着,可迟重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有利用价值,所以才会帮助自己。

  如今得罪了祖龙,不用想也知道,迟重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人而去得罪祖龙。

  “自从你来了黑云谷,便不曾见你笑一笑,也不知你因何郁郁不乐?”龚工的声音很轻,伴着微风,居居嗅到了一丝青草的香气。

  缓缓勾唇,将下巴放在膝盖上,舒舒服服地打了一个哈欠后,低低应道,“我观前辈,不也是郁郁不乐吗?”

  终于,没有再听到龚工的声音。

  懒得去看龚工此刻是什么表情,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开口道:“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我会好好准备的!”

  翌日。

  居居跟着龚工离开了黑云谷。

  这次,居居才惊讶地发觉,黑云谷的出入口不止一处。

  龚工御剑而行,带着居居窜入云霄,不一会儿便已经是另外一片天地了。

  原本居居以为在黑云谷看到的天空只是幻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蓝天。

  在感叹的同时,只听龚工贴心地解释,“这黑云谷是我布下的阵法,这阵法便犹如飓风一般,四周是惊涛骇浪,中间则是天气晴朗。”

  飓风?

  “黑云谷虽在东海的海底,可这风眼却可直通九霄,这便是阵法的高明所在。”龚工得意地说道。

  居居忍不住好奇,低声问道:“敢问前辈,这阵法是什么来头。”

  自己实在是不精通阵法,但这个阵法的确是闻所未闻的,再看龚工那颇为得意的表情,想必一定是大有来头。

  “此阵名为狂浪卷风阵,是我,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所创。”龚工欲言又止地介绍道。

  眼看黑云谷越去越远,居居的心思全部都在即将去往的九重天上,因此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九重天上。

  因为居居有出入天宫的令牌,因此两人并没有受到阻拦。

  “几十万年了,这九重天还真是一点没变!”龚工应接不暇地环顾四周,感慨不已。

  居居怔了怔,错愕地想,听龚工话里的意思,他以前是来过九重天的吧?

  “你能找到更虚的府邸吗?”居居试探着问道。

  因为是夜间,所以九重天上来往的神仙们并不是很多,居居便这样坦然地走在云海间。

  看到不远处的圆月,忽然回想起不久前在月宫时的情景,一阵凄凉感涌上心间。

  那玉儿与叶兴子想必此刻正在南骋山幸福地依偎着,说不定他们已经生儿育女了。

  “你不是在九重天当差吗,你不知道更虚的府邸所在?”龚工的问话将居居的思绪从过往中拉回了现实。

  居居点了点头,“我自是知道的。”

  才离开九重天没有多久,自己又怎么会不记得更虚那热闹的府邸呢!

  只是那更虚的府邸终日都有人在外面等着,自己和龚工这般去,恐怕自己回到九重天的事情也要因此暴露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到底还是对龚工存了几分戒心的,现在谁也不能相信!

  领着龚工来到更虚的仙府前,看着四周都是坐着等待的小神仙,居居苦笑起来。

  圣人有言,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可这些日夜蹲守在更虚府门前的人,他们各个都嗷嗷待哺,像极了长不大的孩童。

  “他们在做什么?是更虚那小子有什么集会?我记得更虚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啊?”龚工不解地看着周围的人群,有的靠着墙根打瞌睡,有的三五成群扯闲话,还有一些搬来小桌案,堂而皇之地坐在更虚府门前小酌,花样百出。

  再次扬唇苦笑,提步凑到龚工的跟前对他小声说道,“更虚上仙不喜热闹,可这些人都指望着更虚上仙的灵丹妙药提升法力呢!”

  龚工恍然大悟,他看了眼紧闭的府门,一把抓住居居,向上一跃,便跳进了府中。

  居居差点就要惊叫出声了,可睁开眼睛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是完好无损地落在了院子里。

  瞠目结舌地看向龚工,心中惊讶不已。

  众所周知,这九重天上各路神仙的府邸,不论有没有侍卫看守,一定是设有结界的,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

  就像是那些蹲守在府门前的小神仙们,他们再怎么垂涎欲滴,也是没有办法进入更虚府中的。

  可现在自己跟前的这位神秘人物,他竟然只是轻轻一跃,便轻而易举地钻进了更虚的府中,好像那结界压根就不存在一般……

  这得拥有多么高深的法力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是谁!”突然,远处的转角处冲出一个手持长戟的侍卫,对着两人暴喝。

  请:wap.biqiuge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