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不同世界的动向与黑日之秘

  现实世界里,某名被尊称为“王”的吸血鬼忽然在某间黑暗的房间中化为白光消失。

  西方文明世界里,一名青年男子从某个高台上的方形棺材中爬起。

  他猩红眼中充满了戏谑。

  “神的位阶游戏终于开始了。”

  高台下方,是几十名身穿黑色斗篷,佩戴骷髅圣徽模样的人。

  他们正在匍匐着,跪拜这名青年男子。

  这些人中,有一名玩家正面无表情地站着。

  如果王鹤在这里,就会发现这张面孔异常熟悉。

  正是名叫“红豆糖”的女性玩家。

  青年将手放到了棺材上,沉声说了一句:“计划不变,按照之前的命令继续行动。”

  随后,他再度躺回了棺材。棺材的外观顿时从漆黑变成了纯金色。

  原本的开口瞬间闭合,没有留下任何缝隙。

  与王鹤同一世界里,某具看上去是人类尸体的手指忽然动弹起来。

  随后尸体蓦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诡异扭动了一下脖子。

  在发出咔嚓的声响后,他自语了一句:“断了?人类的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经用。”

  “亚伯,我来找你了。”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东方文明世界,某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抚过自己的灰白色胡须。

  他的身旁,是一个单膝跪地的十二三岁的俊美少年。

  少年附近,停放着一张由闪耀着青光的玉石打造的温玉床。

  老者向少年发问:“庆云,这般体验游戏人间,有何感想?”

  少年:“师尊,人间如同大梦一场。梦中仍有梦,着实奇妙非凡。”

  老者:“庆云,你得到的仅仅这些么?”

  少年赶紧拜倒:“师尊,恕底子愚钝,还请明示。”

  老者点点头:“虚实如一。亲眼所见未必真实。但在你而言,它即是真实。”

  老者沉默了一会,掐指沉思:“在游戏里,有遇到什么值得称道的人物么?”

  “师尊,游戏人间并无可称道者。”少年若有所思,“但梦中梦里,有一名人物令弟子无法释怀。”

  老者:“为何?”

  少年咬咬牙:“弟子头一回惨败。对方手段极其恶劣,以强凌弱,以多欺少,实为我辈不齿。”

  老者笑道:“何人?”

  少年拱手:“名为亚伯。”

  老者掐指一算,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正好,此人就在这次的历练秘境中,就由你去了却心结。”

  少年愕然,然后有些兴奋:“谨遵师尊吩咐!”

  写字楼里,王鹤随意靠在熟悉的旋转椅上。

  他手里的水性笔随着手指的动作在飞快的旋转。

  摇光声称要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就告别了王鹤。

  王鹤提出他需要整理一下,随后便会跟上。

  黑乌之魂王鹤已经交给摇光了,现在他该考虑的是别的事。

  他从办公桌上抽出一个笔记本,开始了画图。

  “穿梭位面通道的起始点(箭头代表穿梭位面):

  现实世界→东西方文明世界。

  东西方文明世界→现实世界。

  现实,东西方文明世界→现在他所处的世界。

  东西方文明世界→现实世界→现在他所处的世界。

  在王鹤简单勾勒后,他发现《虚空》的跨位面核心技术实在是太过异常了。

  穿梭位面,创造躯体,代替他人。

  同时,以这些特殊形式将几个世界分别搭建成游戏的平台。

  然后,将不知情的玩家们(任何一个世界)一一引进这个游戏。

  让他们在这种互为游戏的世界观里兜兜转转。

  无论是哪个世界,玩家们始终都天真地认为:

  自己所处的世界才是真实!

  王鹤忽然想起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

  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个刚才无数次试图避开的疑问:

  他们,会不会也是某个异界玩家角色或玩家假扮的人物?

  就像他自己假扮的亚伯一样。

  一股寒意顿时袭向他的全身。

  当他把异世界当成游戏去攻略的时候,异世界也正把他所处的世界当成游戏来处理。

  真实和虚假的界限被彻底扩大到他无法理解的地步。

  无数位面,无数世界,还有无数他不知道,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了解的越多,他就越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渺小。

  或许,那个忙碌平凡,什么都不知道的上班族王鹤,才是名为幸福的姿态。

  王鹤沟通神格,试图利用神力冷静下来。

  灰白色的神火在空无一物的领域内燃烧,随着他将意识专注于火焰,各种感情渐渐冷却。

  所有负面情绪像是被火焰彻底燃烧摧毁,分毫都没能留下。

  “说到底,不过是需要攻略的现实游戏从一个变成了四个。”此刻,王鹤运动了一下身体。

  面对越发复杂的问题和线索,他思索片刻,决定开始对自己进行潜意识的诱导。

  “去怀疑一切。”

  “去求证一切。”

  “真理之门背后可能不是你希求的世界,但至少它会给你一个答案。”

  王鹤喃喃自语,就像是在试着说服和劝诫自己。

  在重新拟定了目标后,忽然觉得自己变得轻松了许多。

  未来会遇到什么?

  他变得满怀希望和期待感。

  他付出了行动,结局是怎样已经不再重要。

  人会因为未知而恐惧,同样会因为认知到新事物感到有趣。

  现在,王鹤已经推测出自己所处的大概情况。

  接下来只需要求证,利用一切情报让自己的目标逐个实现。

  他的行动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寻找情报源。

  跟随摇光,搜寻很大概率拥有特殊线索的其他剩余的五名“幸存者”。

  在他定下方案后,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嘈杂声。

  王鹤站起来,将斗篷和面巾扣紧,把自己就的面目彻底隐藏在黑色服饰和阴影中。

  他悄悄的贴近靠窗的墙壁蹲下,拿出一个在写字楼内搜索到的圆镜,利用镜面的反射调整角度来查看。

  街道上,路灯不知何时已经亮起。

  以某个绿衣女子为首,一队穿着灰色丧服,看不清面目的人形在后面跟着。

  待到大约经过了三十余人,一个用红布、红纱装扮的轿子在公路的尽头处出现。

  抬轿的是四个精炼的光头壮汉,他们赤裸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步伐稳健。

  唯一的缺陷就是他们没有脸。

  仿佛只是一张肉皮覆盖在头上,显得诡异无比。

  轿子两边,有一层半透明的红纱隔着,王鹤隐约能看到一个影子在轿中。

  为了尽量避免镜面反射的光线被查探到,王鹤在观察了一会后,立即收回了圆镜。

  他倚靠在墙边,静静地等候着这队鬼物离开。

  对方来路不明,现在和它们接触不是上策。

  “等他们离开后上升到高空观察就好。”王鹤想到这里,舒展身体,伸了个懒腰。

  过度紧绷的神经因为这个举动得到稍微缓解。

  没等他多休息几秒,细密切意义不明的嘈杂人声再次出现,并且变得越来越大。

  感觉鬼物们正在不断缩减着和他的距离。

  王鹤做了个祈祷的姿势,利用侦测术进行加深感知。

  声音确实是在不断朝他的方向接近。

  他迅速做出决断,冲向开放性写字楼内部背向鬼物方向的侧面,站在一面由吸热玻璃制作的墙面前。

  随即,他利用信仰之力构筑成刃,尽量无声地切割下足够大的区域。

  他探出头,观察了楼下,确认没有异常。

  随后他纵声一跃,光翼瞬间展开,隔着写字楼从侧面上升到楼顶,然后稳稳地停留在楼顶的水泵房上。

  王鹤未收回光翼,他聚精会神,继续观察着声音的动向。

  大约过了3分钟,嘈杂的人声再次出现。

  绿衣女子从写字楼侧面的玻璃墙上悬空行走,双脚像是有粘性一样,顺利走到了楼顶。

  仿佛这个世界的重力对她没有半点影响。

  紧接着,那些丧服男子按照同样的方式从墙面上走了过来。

  进入楼顶范围后,他们左右排成两列,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王鹤抬头,确认过一下黑白双日的位置。

  当他回过神来,那顶之前见过的轿子也出现在了写字楼顶层。

  四名壮汉将轿子抬上楼顶后,无声地将轿子缓缓放下。

  然后分别位于轿子的四角,双手握着轿子把手,不再行动。

  而那些丧服男子忽然走到轿旁,纷纷五体投地,正面扑倒在地上。

  一张由丧服男子利用身体组成的的巨大“地毯“就出现在王鹤眼前。

  在倒地后,他们双目瞬间失神,完全变成了尸体的模样。

  时间再次过去了大约3分钟,在王鹤冷冽的目光下,一只手掀开了帘子。

  紧接着,一只洁白无瑕地小脚轻轻地落到了“地毯”上。

  一个身着浅蓝色服饰,类似曲锯或祭典礼服的东方女子就出现在轿子旁边。

  她行动起来似乎非常吃力,双手扶着轿子,还在大口着喘气,一副病怏怏的姿态。

  王鹤打量着她,若有所思。

  待她呼吸恢复平稳,一张异常清秀的女子面孔出现在王鹤的面前。

  她露出征询的神态,向王鹤行了一个东方礼。

  王鹤背着手,隐藏在斗篷下的面孔微不可察地露出了笑容。

  是个能交流的家伙。

  “来者何人?”

  他的声音被故意压低,显得异常冷酷。

  “小女子是青宫之女,此般是收到指示来此查探黒乌之魂的动向。”

  “前辈,如果有什么消息请一定要告诉小女子,免得伤了和气。”

  她病态的姿容上忽然露出明媚的表情,让人不由得同情,怜悯,甚至不由自主地向她倾诉一切。

  王鹤冷静异常,彻底无视她的姿容。

  他正在观察周围几名壮汉和绿衣女子的动静。

  包括地上那些尸体“地毯”,它们这些像是随从模样的家伙统统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没有一丝。

  它们的停止活动得如此整齐,简直就像是提线傀儡一样。

  或许,有人在操纵他们。

  王鹤突然开口:“我不是什么前辈,更不知道什么黑乌之魂。”

  说完,他随意坐下,抬起头,单手指着头顶的黑日。

  “双日之下,你我都不过是被困在这个世界的可怜人。”

  王鹤直视着青宫之女,发现她凭空拿出了一个罗盘。

  罗盘的指针疯狂旋转,最后正对着王鹤,颤巍巍地停下。

  “前辈说笑了,黑乌之魂的气息还残留在前辈身上。不过,既然前辈说到双日……”她顿了顿,手中的罗盘消失不见。

  “前辈觉得这双日是好是坏呢?”她突然问了一个不明意义的问题。

  王鹤目光一凝:“好坏与它的本身有什么关系呢?”

  “在这里,它本就是不分善恶的规则。如果你想离开,就将它打破。如果你想留下,就拼命守护它。”

  “好坏与你有关,与我无关。”

  王鹤一派世外高人的口吻。

  绝对中立,才是他在这里试图混迹各个阵营的大前提。

  女子有些诧异,她深深地看了王鹤一眼,笑吟吟地说道:“前辈的意思我明白了。”

  “如果前辈不介意的话,我想邀请前辈和我去一趟黑日上的青宫。前辈您意下如何?”她大有深意地说道。

  她提出了一个明显带着陷阱意味的邀请。

  “黑日?”王鹤眉头一挑。

  只见他忽然跳下水泵房,走到了青宫之女的面前。

  那些静止尸体此刻瞬间活了过来,一齐抬起头,用阴森的视线紧盯王鹤。

  “带路!”

  王鹤无视那些充满敌意的视线,大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风范。

  黑日的情报,是他判断里必须要入手的关键情报。

  另一边他爽快答应行的为反让青宫之女有些疑惑。

  她想到了什么,很快点点头,重新回到了轿内。

  这个“前辈”无论是敌是友,有什么目的,只要将其带到那个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地方。

  那他,就必然会成为青宫的助力。

  时间流逝。

  “前辈不上轿么?”青宫之女在轿子里向外询问了一句,似乎有些担心选择步行的王鹤会疲累。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这条路我们已经来过几次了。”王鹤有些头痛。

  这个女人明显在带着自己绕路,同一个地方已经路过三次了。

  虽然王鹤记下了路线,但随着第三次经过,他越发有种无用功地感觉。

  而青宫之女却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前辈,到了。”清丽的声音响起。

  在王鹤第四次路过某条路的路口,并再次踏入后,他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化。

  就像从鬼打墙中突围而出,王鹤的视野里,高楼大厦全部消失,现代文明的产物再无显现。

  他们现在正处于一座有着微弱光亮的山头。

  他们前方,是一座悬崖。悬崖下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深渊。

  而悬崖前方,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日。黑日的边缘是黄色的光亮。

  由于太过于接近,仿佛只要跳得稍微远一些,任何人都能触碰到黑日。

  而后方过来的道路则被实体不明的黑雾遮掩。

  “前辈,跟着我。”说完,青宫之女所在的轿子就被四个壮汉抬起,直接踏在了深渊之上。

  像是有着一道看不见的桥梁,他们轻易踩踏在虚空中,迈着大步穿透了如虚影般的巨大黑日并彻底消失不见。

  随后,绿衣女子和那些丧服男子也都跟着走进了黑日里。

  王鹤带着笑意忽然说了一句:“我到这里就行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