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7章 设计和收网

  他顺利进去了。

  眼看将到内殿,顺公公却是慌里慌张从里边冲出来并带上了门,亲自阻了来。

  朱永昊还看见他给了守门侍卫一个眼色,那人便快速冲了出去。

  众人便是如此想拦不敢拦,半推半就由着朱永昊往里闯。

  朱永昊则强势且快速,不由分说地往里冲,没有丝毫迟疑。

  “顺公公还请赶紧让开,孤只是担心父皇想要看一眼。您让孤进去,父皇若不想见孤,孤再退出来。”

  “殿下慎重。”顺公公打开了手臂,拦在了门前。“皇上身子不好,正在休息,有言在先不见任何人。殿下进去便是冲撞。”

  他到底还是太子,哪里有宫人敢强拦?又哪里有侍卫敢向他拔刀?

  加上皇上从前天晚上开始就没露面,事实皇上殿中的宫人心头也发毛,四处又是流言纷纷,其实许多人都有和朱永昊一样的猜测。是呢,如若皇上没了,继位的便是太子。

  此刻真的要拦太子?真的要结仇被储君惦记上?碰坏了太子,也是罪不是?

  东方刚一蒙蒙亮,朱永昊便顶着一双黑眼圈往皇帝那殿中去了。

  时间尚早,虞博鸿在休息,阚信也没在那儿。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天亮之前,朱永昊又收到了消息,说虞博鸿半夜回了一趟京中,刚刚回来,去皇帝那儿看了眼后才睡下。随后他收到了虞博鸿从北营又带了千人来行宫的消息。又说北营范围灯火通明……

  他终于下定决心,让京中他运营和维系了多年的那张网开始做好行动的准备。

  依旧是二手准备。

  朱永昊不由猜想,昨日他父皇之所以没有一口气传召三位阁老,是否不想招摇引自己注意,所以才分作两次召见?果然是冲着自己,想要暗定乾坤吗?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朱永昊很紧张。

  所以这个时候刚好。

  有人敢拦,他就亲身往前撞。

  朱永昊几乎是半哭半闹着闯进了皇帝殿中。

  说他一夜未睡,实在担心父皇,一定要亲眼看过,亲自照顾才能放心。于是他在砰砰磕头后就开始往里闯。

  他打算天亮之后再去找父皇一趟。待确认父皇状况后,再决定启用那个行动。

  没道理他等了多年的胜利果实,就这么被老八给偷了。即便父皇有那个意思也不行!

  朱永昊瞧着顺子面色发白,一脸紧张,反复咬着唇还直打哆嗦,心下的猜想又是确实了几分。

  “父皇,儿臣来看您了。父皇!”朱永昊喊了一声。

  没有听到皇帝回应。里边安安静静。朱永昊也是紧张了几分。

  “孤已请示了父皇,既然父皇未有反对,何来冲撞之说?”朱永昊沉了沉眸色,直接上去要扒拉开顺子。

  顺子一咬牙,拔了身边侍卫的刀。

  “顺公公这是做什么?您胆敢对孤动手?”

  “不敢!”

  顺子将刀横在了自己脖子上。

  “老奴再说一遍,”他声音一下厉了起来。“圣上龙体微恙,需要休息,不见任何人。可殿下不但在殿前喧哗,还要强闯冲撞……”

  若说先前朱永昊的怀疑还只有九成,那么此刻,见顺子已经不惜用刀来阻拦,他的笃定也几乎达到了九成九。

  一人之下的内侍总管,轻易拔刀以身相胁,可见是怎样的惊慌!而屋中的场景又是多不愿被人瞧见啊!哎!都已到了这步,朱永昊怎会让这帮人再拦着?

  “行了!”

  朱永昊哪有那耐性。“顺公公废话太多了,该不会是拖延等着谁来吧?”当他傻吗?死太监,啰啰嗦嗦无非是刚刚让人去请救兵了,等着老八,虞博鸿还是谁来阻拦自己吧?自己既已识破,又怎会任由之?

  朱永昊哼笑:“儿子照顾老爹,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倒是顺公公,如此阻拦,该不会是在殿中做了什么对父皇不利之事害怕叫人发现吧?真正要小心各种罪名的,可不是孤,而是您呢!”

  说罢,朱永昊亲自动手,一把就夺过了顺子手里的刀,并亲自动手将人往边上一推。顺子一个腿软便撞到门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哎哟”一声惨叫。

  朱永昊一个眼神下去,他的人上来使劲一挡一推,护着他撞向了守门侍卫们。

  他快速推门进了内殿,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就往里间的龙榻跟前冲。

  里边还有內侍来拦,却是被朱永昊一脚就给踹飞了。

  “殿下好胆,竟敢在皇上跟前动手!”后边,顺公公还在嚎。

  朱永昊早就懒得理他,气势汹汹而入,吓坏了宫女,也吓得上来拦的御医摔了一大跤。

  又踹翻了一个上来抓他衣角的内侍后,他终于到了床边。

  床沿上,放着一盒子银针,有几根还散落一边,针头微微泛黑,显然是刚刚用过。

  “父皇,儿臣来看您了!”

  皇帝还是未应。

  非但如此,朱永昊还一点都听不出里边有任何的响动甚至喘气声。

  他咬咬牙,终于颤抖着将手扯开了那厚重到几乎不透光的帷帐。若是没有问题,若不是害怕被人瞧见,何必用这样的帷帐?而自己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了,父皇不可能还睡着。可就是这样,父皇都未有回应……

  这一瞬,朱永昊喉头发紧,几乎怀疑:父皇该不会已经……没了吧?

  帐中光线果然差。

  他第一眼看见的是父皇戴着扳指的手指……

  然后是手背!

  手背泛黑不说,还全是密布的疹子。

  好恶心!

  说是疹子或许不准确,应该叫做……水疱?

  “父皇!”他心下一惊,差点要往后退,想了想,还是咬牙将幔帐多掀开了几分往里瞧去。

  一眼瞧过去,他却是吓了一大跳。

  一只大手出现他的跟前,从他眼前一把抓过。

  随后,帷幔再次重重被放下。

  而他的跟前,已经多了一个高大结实的身子。

  是虞博鸿。

  他接到消息火速赶来,赶在了最后关头将幔帐放下。

  “殿下僭越了!圣上口谕,殿下是打算违抗吗?”

  朱永昊吓到了,不仅仅是因为突然冒出来的虞博鸿,更因他瞥眼看到的那一眼皇帝。

  他的父皇,双目紧闭应该是在昏睡。眼圈颜色很重,略有青黑,嘴唇也是青紫和肿起。他还看见父皇面上有和手背类似的那种水疱,整个肤底颜色发黑,毫无精气神。

  不不不,准确说,是一片死气沉沉,叫人不敢直视。

  “父皇,父皇您怎么了?”朱永昊还想再看,但这一次,虞博鸿就似一堵墙一般拦在他的跟前,让他再无法逾越。

  “不说父皇只是风寒吗?怎会昏睡不醒?”

  “谁说皇上昏睡不醒了?皇上就是风寒,只不过是御医开了安神药,又刚施完针,皇上困顿,所以没能及时回复殿下。”

  “我竟不知,虞将军还有这般张口就来的本事,您还真是忠心!这就是您的忠心吗?孤且问你,那父皇的疹子……”

  “那是药物的作用,即日能退下,并无大碍!”御医插话。

  “殿下若无事还请赶紧离开,否则……”虞博鸿冷冷道。

  “否则如何?”

  “否则您便是欺君,是藐视圣意,是冲撞大罪!”

  “什么时候,咱们的大将军还能代替父皇做主了?这些罪名,你说了可不算。”

  “待圣上醒来,自有定夺。奉劝殿下一句,殿下所为,咱们皆将一五一十禀告皇上。还请殿下自行掂量!”

  “成!”朱永昊冷笑点头。“虞将军,孤记住你了。”将来,有你后悔之时!

  朱永昊目的已达到,自然知晓继续纠缠下去他沾不到任何好处,于是转身便离开。

  只要虞博鸿在这儿,咬死了奉旨而拦,自己就没有充分理由和正当立场争下去!纵然自己是太子也无用。所以,与其再这么僵持下去,不如赶紧离开去做点实事。

  此刻的朱永昊是既有忧虑又有窃喜。

  父皇已经昏迷不醒,看顺子和虞博鸿他们的表现,显然真有可能救不回来。他注意到龙床边便是机子,御医整晚住在了龙床边守着,更说明父皇情况堪忧。

  机子上全是写满字的药方,一眼看去,怕至少也得有几十张,所以御医们应该是还在抓耳挠腮地找解毒法子。

  还有,虞博鸿竟然来得这么快!

  若无古怪,他究竟急什么?所以他是怕!可他怕什么!难不成自己还会众目睽睽杀了父皇不成?

  只因他怕自己看见父皇啊!

  只因他怕自己洞悉父皇状况!

  只因他们怕自己会有所应对和行动,所以遮遮掩掩!

  父皇,真的活不长了。

  父皇他太让自己失望了。这种时候,他还不愿让自己出来主持大局,还备下了这么多后手,明显是要将自己踢出局了!

  父皇啊父皇,真是狠心!

  老八,他配吗?……

  朱永昊磨牙恨恨往外走,行至外间,他注意到屏风后边有异响。

  他步子一偏,猛地冲过去。

  他瞧见屏风后边有什么东西,上边兜着布。

  而虞博鸿也再次一个闪身,蹙眉拦在了他跟前,又一次抢先一步阻挡住了他想要掀开红布的行为。

  “殿下还请自重!圣上之物,还轮不到殿下来查看。”

  朱永昊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那又如何?

  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他冲过去时带去了一阵风,那红布被微微吹开了一角。

  他看见了。

  红布下边是笼子。

  他看见了一只半死不活,一动不动,没有半点精气神趴那儿的猫。

  还要说什么?

  定然是被用来试毒试药的动物了……就养在了父皇屋中,可见父皇已到了什么地步。

  走出屋子老远,朱永昊才幽幽开口:“觉察出了?”

  跟随他进了皇帝殿中的随从,正是他找来的那个大夫。

  “是。殿中虽用了熏香,但有淡淡血腥气。想来吐血症状并未有所改善。那些方子也瞧了两眼,都是很霸道的解毒方子。属下没看见那些水疱,但想来是中毒的表现之一……”

  “依你看,还有几日?”

  “比属下昨日猜测怕还要糟些,若无良方,也就是今明两日了。”

  “你确定?”

  “是。殿下可瞧见,多宝阁上已经摆了参盒?”

  朱永昊的步伐一下快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他,怎么也不知,他刚一走出皇帝那屋,窗边另一扇屏风后,便有人走了出来。

  皇帝冷笑着,眼里寒意几乎结成冰。

  他一直在看着,从听到儿子声音后,他便站在了窗后,几乎是一眼不眨看着儿子如此猖狂蹦跶而入。

  他看清了儿子眼里的愤怒,着急,强硬,恨意,那些表情和情绪下,儿子眼中还有掩不住的兴奋、激动的光彩。

  很不幸,皇帝仔细找了,就是没有从儿子的一言一行一表情里找到任何的悲伤难过甚至是担忧的情绪。

  他哪里是来探病,只不过是来确定下,自己爹究竟还有多久死,仅此而已……

  皇帝,只是做了个局在暗暗看着太子表演。

  他身为天子,既不可能去装病,也不可能亲自演戏。

  所以床上躺的,不过是与皇帝身形相似的替身。那人是虞博鸿亲自去禁军找来的,让朱永泽来弄了点把戏,脸上加了点妆,一番装饰,与皇帝足有八成相像。光线昏暗,加上某人紧张,哪里分得出真假。

  当然,太子一心只顾看皇帝是死是活,是否中毒,从来就没想到床上人会是假的,自然也没有半点探究之心……

  “都盯住了吗?”皇帝问。

  “是。”顺子答。

  “昨晚去你屋中了?”

  “是,拿走了一块带血的布和一把药渣。”

  “没叫他起疑吧?”

  “咱们做的都挺仔细,暗卫长亲自藏在横梁盯着,纵是他们武功再高,也绝发现不了。他们的人也谨慎,一直盯着老奴。所以那人离开后,老奴也没忘继续烧火,把东西都烧干净了才出来。”

  “很好。博鸿,阚信那里如何?”

  “都已经布好了,只等上钩。”

  “朕就看他到底这些年准备了多少后手吧!”

  “收网时间……皇上可有打算?”

  “朕没那么多时间和心情与他一直玩下去!就一个白日!过了午后给朕熬参汤,太阳落山前让老八过来!准备收网!”

  皇帝很不爽。

  论是谁,设计半天后要网之人是自己的亲骨肉都不会开心。

  可能怎么办?

  这崽子若只是野心大点,多做点小动作,他或许还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可这家伙都已经开始挖他墙角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自己应该还能活很久,这小子耐心不足,不可能会等到自己死那天。此刻不动作,将来成了气候,他想收拾都收拾不了啊!

  朱永昊更觉该做点什么了。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