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78章 变了的星象

  她抱着胸,冷冷打量几人。

  几人同时放下手中酒盏,昏昏酒气醒了几分,同时赔笑。

  “我听清楚了,也认清楚了您几位。倒是多谢诸位提醒我了,你们所言,以后我会防备的。还有,以后只要您几位在的宴席我都会掂量着的。”

  那开口的家伙早就浑了。

  这才发现刚刚给他倒酒并搭话之人……不是宫女,竟是虞荣安!

  “虞二小姐误会,咱们兄弟不是那个意思……”

  “刚说了吧?我小心眼,你们可得小心点哦。你们刚刚那一条条都是脱口而出,想来没少做。也不知我要是漏些去给你们夫人……”

  “她不准这个那个有何用?你不还有这办公地方吗?咱们兄弟们可以陪你到这围场来吃喝玩乐,美姬什么的,一并带来便是,还多些野趣。一样美哉!”

  “你们就不担心万一虞将军或是皇上知晓了?”有个声音极不和谐。

  “怕什么。人赃并获咱们才会认。证据呢?这么大的地方,藏几个女人还不简……”

  “她连女人都不让你收,确实过分了。大不了和老三一样,瞒着家里的在外边养几房外室呗。你喜欢什么样的,兄弟们一人送你一个便是。”

  “女人最容易摆弄了,到时候兄弟们帮你。”

  “她不让女人进门,总不能不让丫鬟进府吧?届时你看中了谁或是想吃个野食,兄弟们安排成丫鬟给你送去!”

  “她要敢猖狂,便对她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个十天半月,保管她再凶猛的河东狮都得成为小绵羊。”

  “女人嘛,好糊弄,只要世子努努力,让她接连生不停。”

  纨绔们正围着朱承熠你一言我一语。

  “没错没错!记得在前院弄个书房禁地,或是弄个祖宗规矩不能进的地儿,还不是随你玩。”

  啧啧。荣安真真无语。

  那边朱承熠连连点头,一群纨绔也是越来越起劲。

  要说,她就讨厌那些纨绔习性呢!她特意当众提出那种种,未必没有怕他被带歪之心。

  哎!真真煞费苦心的自己啊!……

  “就是,等她有了孩子,哪里有心思管你!”

  “别急。我家女人有本事,可以教她打马吊。等她上了瘾,更不会管你了。”

  一众纨绔顿时傻眼。

  这么不给面子的吗?哪有当众威胁的!

  也顾不得众宾客频频看来的好奇眼神,几乎是同时起身作揖求荣安口下留情。

  “我是河东狮,你们和世子若有意见,何必这般出谋划策来害我?趁着婚事未成,你们可以去求皇上收回成命啊!或许你们若不敢提,我去,我敢!可好?”

  荣安说罢作势要走。

  几人赶忙赔礼,表示喝多了,他们酒后吹牛,本就是夸大其词,胡说八道。又说他们一向循规蹈矩,从不胡为,下回一定做东,请她和世子吃酒。

  “以后谁敢给我家出馊主意,我便拿了皇上赐的戒尺揍他!”荣安冲朱承熠一瞪眼。“然后去你们家抖出你们的破事,去寻你们家长告你们状。之后求皇上做主。你们知道我敢!”

  这帮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被禁足,被收了零花银子。所以“告状”就足够治住他们。

  荣安一个下马威出去,潇洒转身,留下一群呆若木鸡的纨绔。

  哼,她就让朱承熠难堪一把,谁叫他今日算计自己,害自己原本可以潇洒个一年的日子被缩减成了四个月?

  有仇必报才痛快!

  他的妻子如此霸道,看那些做派低级的家伙还敢轻易招惹他!

  今后看谁敢不把她放眼里!……

  陶云几个见荣安回来,纷纷举杯。

  三人祝福之余,也是佩服得很。

  经过先前陶云一点拨,常茹菲两人完全明白了荣安的图谋。

  陶云又一举杯:“所以说,谋事在人,这一点在荣安身上一直都发挥得淋漓尽致。”谁能相信,一个被拘农庄的庶女,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不但完全扭转自己命运,连上辈的仇都报了。不但声名财富尽在掌握,还争取到了令人羡慕的将来。这可不是大本事?

  “这一点,咱们都得向荣安学习!”

  这话,常茹菲和颜飞卿都很认可。

  荣安被夸着,却不知该不该喜。

  她就是觉得不真实。

  前天的这个时候,她还在为颜飞卿操心。

  可仅仅两天的时间,她莫名其妙就有了未婚夫,连婚期都已迫在眉睫。

  “待回去后,我要好好宴请你们。连办个三天宴席。”她得在出嫁前好好享受自在日子。最好再找个地方躲上几日清闲。

  “可我们更想去将军府赴宴。”陶云笑。

  她这么一说,常茹菲和颜飞卿也点起了头。

  荣安:“……”

  常茹菲:“听说燕安王府有好几匹纯种好马,他家王府还有早年开国时候的古画,据说我常家先祖也在画上,我想去瞧一眼。”

  颜飞卿:“燕安王府与明威将军府离得不远。我想借他家亭台楼阁远眺一下郝家。大概心里有个数。”

  陶云啐:“荣安,你别听她们胡扯。其实她们就是想去看你怎么收拾朱承熠,想学几招。”

  “……”荣安一叹。“那你呢?你也要学?”

  “我去看热闹!“

  ”……“所以说啊,为人妇什么的,最麻烦。“那你们慢慢等吧。”狐朋狗友!……

  散宴回别院前,朱承熠过来了。

  他只道有话跟荣安说,陶云几个便先离开了。

  荣安一脸嫌弃,直骂那三人没义气。

  朱承熠就笑:“都赐婚了,见你我刚刚在皇上跟前各有不爽,大伙儿有眼力,知道你我有事要谈,当然给挪地方。”

  “我今日已经看腻你了。”荣安一肚子气,只因他未经她允许,算计了婚期。

  “我知理亏,所以你的要求一概都没反对不是。以后别说看腻的话了,毕竟要看一辈子的。走吧。我带你去走走,看看草场夜景。走上一圈就送你回去。”

  他的温煦态度,让荣安实在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朱承熠对附近很熟悉,带她只穿了片小林子,就来到了一大片草场。

  “有话说?”

  “没有。就是高兴!想和你一起走走。”

  “朱承熠,年前成亲太着急了。”

  朱承熠哭笑不得。她怎么还纠结这事。

  “你就当我忍不了了。就当我满眼满心都是你,连做梦都是你。急着想你做夫人,急着拍板盖章,急着扑倒你,急着让你给我生孩子,就当我非你不可,日夜饱受煎熬,恨不得明日就成亲!这个事,你不用再提,你也别盘算着让我去跟皇上再说,你死了那心思吧。”

  “……”好烦。“我刚当众提出的几条,你心下可有不愿?”

  “你高兴就好。再提五十条,我也会应。”

  他很清楚,她提的那些,都是为了他和燕安。他不缺银子,三十两如何?三两也无所谓。他不在意名声,所以名声再坏上一点又如何?

  可她的霸道却让她爹和皇上还有世人都会对他多上一分怜悯和宽容。这对他和燕安太重要了。事实她越是强悍霸道,才越显得他夹缝求生的可怜,燕安才会更安全。

  而关于女人的事,他们已达成共识。与纨绔疏远,也是为了他的下一步。她几句话而已,就为他们将来以及燕安争取了大权益。

  他又不傻,怎会看不懂这女子心下真实的争取?

  “我会对你好的。我重申,我的人和心,都是你的。”

  朱承熠伸手就拉了她手。

  荣安却是手一抖。

  想要抽走,却又被他紧拉住了。

  第一次这样的十指紧扣吧?

  她的心跳一阵快了起来。

  他手掌宽厚温暖,握着很踏实。

  心头一片酥软,感觉还不赖。

  只是……不对啊。

  荣安对自己一声冷啐,唇都被人啃过多少下了,这会儿被拉个手,至于这么激动吗?

  不过话说,怎么就顺序错了?步调不对,应该先拉手,再有下一步的亲密才对。情到浓时的循序渐进才对吧?

  今生其他事,她分明都规划得极好,就在他这儿,从来都是错乱的。

  她不由一声叹息。

  太草率了!

  朱承熠见她失神,将头凑来一撞:“想什么呢!看这里,不错吧?”

  荣安这才放眼细瞧。

  辽阔的星空与同样一望无垠的草场接上了。

  都是浩瀚无边,都是没有尽头。

  大气,辽阔。

  充斥的,似乎都是她要的自在。

  除了视野里的磅礴,还有气味的清新。

  青草香混着野花香,让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是个好地方。

  这样的地方,适合奔跑,适合骑马。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可惜了。

  但身边人看懂了她,下一瞬,她便到了他背上。

  他从快走开始了慢跑,继而是快跑。

  风拂过耳边,吹散了她的发,将让他的发纠缠了上来。她趴在他背上,一点力都没使,却入目,入耳,入心的,都是豁然开朗的舒适感。

  这是一种不一样的自在感,连张开的头皮到发丝尖尖都充斥着这样的自由味道。

  她很愉悦,很喜欢。

  她自然懂他的意思,不由搂紧了他。

  漫漫前路,虽然看不见尽头,但他会带着她跑。她不用担心不用计较,只需依靠他,信任他……虽然与她的初衷和计划不一样,可既然是美好的,舒适的,快活的,她为何不好好接受,快意享受?

  她整个人都彻底松弛了。

  安心挂在他身上,将脑袋搁在他肩上……

  她试着闭上了眼,即便身体有晃动,她依旧不曾生出半点不安。嗯,她心底里便是认定他可倚靠吧?

  要说,他的背部宽阔厚实,确实安全感十足。

  荣安顺手掐了掐他的胸和肩,嗯,肌肉也是紧实,想来以后靠着也舒服。

  “给我检查身体吗?”他强忍因她爪子四处乱爬带来的酥感,“放心,我身体好得很。只要你愿意,定让你早日抱上儿子。”

  荣安懒得与他调笑,对于他的厥词,她是慵懒在他肩上咬了下去。

  生孩子吗?

  不知是因为太快,还是因为心有余悸,她一点期待都还没有。而且,她要自在!所以只能说,他想多了。

  朱承熠被她几番调弄,刚打算将她按倒在花丛收回利息,步子却是慢了下来。

  荣安感觉到他不一样的步频,抬起了头。

  几十丈外的草丛,竟有人在那儿盘腿席地打坐。

  再一瞧,是老熟人——星云。

  事实荣安一直担心在这次围场之行,她的好心情会因星云而受损。但实际上行程近半,她却一次都不曾见过星云。他一如往常的低调。他们唯一最近的一次接触,也就是昨日星云送来平安符。

  有时候荣安想到星云,是真不知该如何解读这个人。他若真低调,为何屡屡大出风头?可他若是个虚荣的,偏又总不见首尾的。

  就如此刻,这空无一人的草场上,老和尚一人打坐,确实一派似融入了天地的存在,让人下意识心头便生了尊崇。

  直面而见总不好装作未见,何况星云也已睁眼看来并徐徐起身。

  朱承熠刚要将荣安从背上放下,却是得了身后人坚定的一言:“不许放!”与此同时,她还紧了紧搂着他的手。

  “……”他低道:“将你对他的不喜按捺一二。”

  朱承熠一脸无奈,背着人上前打招呼,并补充:虞二小姐脚受伤,行走不便,所以多有失礼。

  老和尚却是笑笑,直言无碍。

  “大师这是……”

  “就是见今日星空尤其清朗,所以找了空芜之地来看看星象,感受天地之力。”

  “大师还会看星象?真无所不能呢!”荣安笑。调侃里隐约透着些不信任和讥讽。

  “略懂一二罢了。”

  “那看出什么了?”

  “天机不可泄露。”他今晚原本没打算出门,可晚饭后一抬头,却发现星象有变。

  有两颗星较前几日明显发亮,熠熠生辉,还导致原本其周围的黯淡无光的几颗星也一齐增辉不少。

  也不知是否受那两颗星的影响,原本星云一直关注着,颇有气势的几颗星,却开始黯淡起来。

  他看了许久,确认不是眼花,也不是因为雾气云气或是其他。

  他匆匆出门,本打算爬山细瞧。

  但侍卫指点,这边有草场,同样空旷适合观星,他便来了。

  “她要敢河东狮吼,世子就拿出气概来好好镇她。”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