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76章 不上台面的

  码头上已经等着一匹马。只一匹。

  “我不骑马。也不和你一骑。”

  “不骑马就得走路,从这里走回去可不近。你若愿意走,我可以陪你一起。”

  她错了。

  朱承熠带她上岸的码头并不是来的那个。

  荣安招来侍卫:“还有没有马或车,我要离开,帮我安排。”

  那侍卫恭敬低头:“对不住姑娘,附近就只这一匹马。”

  “上去!”荣安几乎是咬着牙挤出的这两个字。

  “是!”他依旧顺从。

  本以为上了岸,她可以不用被人盯着。

  荣安鼻中呼气,心中郁闷,索性扔了船桨。

  她本以为朱承熠又要不顾视线上来她船,哪知他却一反常态,一下规矩了起来,只含情脉脉看了她几眼,随后规规矩矩拉了她船头缰绳,带着她和她的船满湖游了起来。

  因为朱承熠来了,摇船跟上了她们的船。

  不远不近,只保持了不到三尺距离。

  群山环绕下的湖水犹如碧绿的宝石,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湖面上巡守不少,也不怕有危险。湖中还搭了台子,专门供应茶水点心。

  荣安跟着陶云去游湖了。

  “帮不了你了。我受不了了。太酸臭!”陶云到底没扛住,直接上了附近另一艘姑娘们的船。

  荣安:“……”

  这下好了,她和他成了戏,成了众人眼中的画。他的表演太过生动,令得所有人都觉他和她深情陶醉……

  好吧。

  原本是风景如画,众人陶醉其中。

  不少人都爱这过分美丽的秋日山水,划着船游湖钓鱼。

  然而荣安只得了不到半个时辰的舒坦时光。

  荣安分明看到这侍卫之所以将头都快低到胸前,不是不敢正面自己,而是正在笑。

  强忍一波怒气,抬眼往远处一瞧,从这湖回到别院或行宫,按她此刻脚腕酸胀的步调,至少要走半个时辰。

  朱承熠笑了起来:“行了。我牵马,你侧坐就行。”

  荣安讶。

  和刚刚一样,要和自己保持距离?

  这是……改性了?

  荣安赶紧上了马。

  朱承熠还真就只单纯牵了马,慢悠悠在前边走着。

  他走得慢,一点都不颠,荣安没觉得臀部疼。

  一开始,荣安差点以为他是故作姿态,可他真就那么乖乖在前边牵着马,带着笑,极有耐心,浑身散发那种绵绵情意……反而弄得荣安都摸不清头脑。

  游湖下来,他带她走过一片草场,一片花海,又去了一个山丘吹风,还带她去摘了果子。

  之后还给她洗干净果子交到她手中,又从朱永泽手上强行“买”了两条湖鱼,亲手处理并烤给她吃……

  虽有些齁死人的腻,却又保持了一个距离,让人挑不出错来。

  当然,这一漫长的过程,是全程众目睽睽,全程议论纷纷,全程有人或捂嘴或咧嘴笑……

  荣安几次想要离开,都被拒绝了。

  此外,一前一后,一牵马一坐马,漫步夕阳花海的两人还成了朱永兴笔下的一幅画。

  兴王作画生动传神,又是引了不少人围观。

  朱承熠闻讯前来,对兴王花言巧语大加赞赏——令到朱永兴面红耳赤的那种赞赏。兴王一得意,愈加笔不能停。

  他又是一鼓动,一位翰林上了当,还给那画作诗又题字……

  荣安很快就明白了朱承熠的盘算。

  今日的晚宴,她爹也出席了,坐在了皇上身边。

  而晚宴开始不久,皇上便传她上前去。

  随后,她瞧见皇帝手上拿着画卷。

  她心下咯噔,莫不是……

  果然,皇帝拿着的,正是朱永兴的画。

  皇帝心情尚可,时不时瞟来的眼神令她更是面红耳赤……

  原来,是虞博鸿受不了了。

  一下午,各种朱承熠情深厚意对待女儿的言辞传来,他开始还能装作没听见。直到他自己都亲耳听到了不少。

  女儿就这么成了一道所有人都在盯着的风景,他如何能忍?

  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是?

  他坐不住,直接找了皇帝,让赶紧赶紧给两人赐婚,赶紧赶紧将婚事提上议程。

  这事皇帝本打算回京再说,但既然两个孩子郎情妾意,自然也没什么可拖的……

  所以虞博鸿在晚宴开始前,已经着人通知了她,说皇上圣旨已经拟好,会安排他们年前成亲。

  年前?

  玩笑呢吧?

  荣安忍不住找到虞博鸿提出反对。

  “别拖了。”虞博鸿拒绝。都已经这样了,拖得越久,越叫人议论纷纷。“早点嫁人,我与你娘也能放心。”

  “太早了……”

  “不早了。皇上已经着人去燕安地报信,掐着时间,差不多十一月初,燕安地的聘礼就能送到。届时,所有礼数走一遍,到十二月都能完成。”

  “来不及吧?燕安地也要准备的,哪这么快。”

  “这还用你操心吗?燕安地一早送朱承熠入京时就做好被指婚准备了。他们媳妇的聘礼早就备下了,随时都能送过来。”

  “那……咱家也来不及准备不是……”

  “那也不用你操心!皇上说了,这事由太后给您张罗。嫁衣什么的,都由宫里准备,算作给你的恩宠。”

  “……”已经八月底了,年前?距离过年也就四个月,她要在四个月内嫁出去?“爹,能不能再拖拖?”

  “你不是跟爹说,想嫁他吗?”

  “赶紧定下来,别成了众人笑话。”虞博鸿一脸嫌弃。“而且,若不出意外,你的准公婆至少会来一位相看你。你最好从今日开始就谨言慎行,以免叫人留下坏印象……”

  荣安咔咔咬牙。

  她这才明白,那货带她四处溜达的目的。

  真行!

  他知道他去求皇帝的效果不好,便借由爹的脸皮薄,逼着爹亲自去找皇帝办了。

  这下好了,搬石头砸脚……

  还真就如他所愿:年前!

  四个月,只四个月!

  这四个月都不用想,娘一定逼着自己不出屋子做准备。

  所以,她一个人的自在精彩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感觉气力丢了一大半,她难掩沮丧回了座位。

  随后荣安幽怨看向朱承熠,得了对方一个灿笑并一个眨眼……

  她敛了敛目,总不能老被别人暗算,她也得做点什么吧?

  当时,她便有了计较!……

  “虞二!”此刻皇帝正笑着打量她。

  荣安乖乖上去跪地。

  “身子可好些了?”

  “承蒙皇上照应关心,好了不少。无碍了。”

  “这次,多亏燕安王世子对你出手相救,你打算如何报答啊?”

  “……”荣安默呵呵,不就是要让她以身相许吗?她讨厌这种铺垫。“民女已经谢过了世子。”

  “光是嘴上喊谢可不行。朕倒是觉得,世子英武过人,又英雄救美,与你这缘分非比寻常。当日你二人一路高歌猛进打败强敌拿下七夕比试头名,朕便很是欣赏你二人合作之默契,觉得你们相配。

  此刻想想,或许当日朕撮合你二人之时,你二人命定之姻缘便已定下了。朕先前应你,会给你赐婚,此刻朕依然觉得你与熠儿很合适。虞二,不知你以为如何?”

  皇帝本不用问过虞荣安,大可直接赐婚。可谁叫七夕午宴夸下海口,说要应虞荣安所求,使得他此刻也不得不多此一举。

  “世子好是好……”荣安亦是看准了皇帝心理,所以表现地略作为难。“只是……”

  只是?

  这一瞬,何止皇帝眯眼,虞博鸿和朱承熠眯眼,在场大部分人都觉不可思议。

  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转折?

  皇帝都说成这样了,虞荣安还敢顶撞?而且是第二次了!莫不是还要拒婚?

  这胆量,未免太吓人了吧?

  “只是什么?”皇帝只得接话。

  “只是……”荣安也眯眼,瞪了朱承熠一眼。“只是燕安王世子行事过于荒唐轻浮,性子过于跳脱胡闹,并不像良人之选,所以民女虽想报答救命之恩,却依旧心有顾忌。”

  凭什么都由他们说了算?这是她一辈子的大事。这日子也是她来过的!

  她没有决定权也就罢了,但别的权益自然是能要多少她都不打算客气。

  皇帝缓了缓,所以,她究竟是不愿,还是真的打算以“顾虑”二字来谈条件?

  呵,这胆大包天的,还真是与朱承熠绝配。

  “你继续说。”

  “民女毕竟一介女流,懂事不多,能力不够。而世子将来要承王,要戎边,要抗敌,要身负重任,要独当一面。民女若成其王妃,身上担子不轻之余,还得背井离乡。

  都说地头蛇厉害,民女的顾忌实在不少。皇上,若世子能当众答应我些许要求,若皇上愿意为民女撑腰,若民女可以一身轻松,民女自当愿意嫁于世子,做好贤内助,好好照顾世子,以报答这救命之恩,竭尽全力效忠皇上和朝廷。”

  朱承熠虽知道她意图,却不知该笑还是悲,这听着,怎么那么不爽!就差指着自己鼻子骂了。

  皇帝却是笑了。

  只要不是拒婚,倒是一切好说。要说起来,朱承熠确实过于胡闹,一般姑娘心有所虑倒是可以理解。

  “那你说说看,你要朕如何为你做主?”

  “那请皇上先恕民女无礼之罪。”荣安叩下。

  “但说无妨。”

  “听说世子一掷千金,来京城才两个月,开销便已好几千两,甚至一度举债度日,最后还是皇上相帮才还清债务。为此,民女实在不安。”

  “你的不安极有道理,朕认同,你继续。”

  “民女家中也不是家缠万贯,不可能有多少嫁妆。我爹挣饷银不易,府中开支之余所剩无几,绝对没法撒钱度日。那民女与世子成婚,穷的叮当响便罢了,是不是还得倒贴世子?所以,民女觉得,若入王府的头一条,必须……”

  朱承熠闻言已是哼声出。

  他虽听得不爽,却已知虞荣安要做什么了。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要与她配个戏,争取最大权益。

  于是,他已是摆出了一个难看表情来。

  皇帝见他直咬牙,索性笑着招呼了他上前。人之常情,他理解。虞博鸿确实没银子。谁家摊上这样的女婿不得慌?这事,他确实该做点什么。

  皇帝盘起了他的手中念珠,要不,给朱承熠弄个挣外快的职务或营生?不不,还是给虞博鸿多弄点银子才是。他这岳丈有底气,才能让女婿更服帖,更易于控制。

  “虞二你继续。”皇帝心下有了计较。

  荣安打算着手的却是另一方面:

  “民女必须掌握王府财政权。世子的所有俸银、贴补和产业收入都得由民女来支配。府中开销和账务,库房进出,也由民女负责。世子要使银子,必须从民女手上领。世子花天酒地胡乱花钱,民女有权拒绝给他银子。”

  “朕觉得……你这个要求甚好!”皇帝很想笑。

  “皇上!”朱承熠跪地欲哭。“这……成何体统!”

  “你住嘴!”

  皇帝看都没看他一眼。

  “虞二,这一条,朕答应了。这厮用银子的确太过荒唐。连朕都甘拜下风,确实必须收敛。你想的很好!如此朕既能少操些心,也能对他父王母后交代。”

  皇帝很理解。别说虞荣安会慌,短短两月,就他都给那家伙贴补了两千多两……他若长久在京中待下去,难道自己还真就一直给他填无底洞吗?

  此刻有人愿意帮着开源节流,他自然乐意。

  从出口扼杀,他也能少些投入。

  “那敢问,虞二小姐打算给我一个月多少银子的零花?”朱承熠委屈问到。

  “我在将军府,是每月十两例钱。世子开销大,三十两应该够了。”

  全场顿时爆笑声起。

  一月三十两?

  纨绔们一个个笑倒了,还不够他们这帮人一顿茶钱呢!

  朱承熠那小子,今后有好日子过了。

  “多少?”

  朱承熠不可置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说实话,他不全是装的,是真不可置信了。

  她稍微给他留点面子不行吗?

  “每日一两,一月三十两,还不够吗?”荣安一本正经。

  这下,一众姑娘们都笑起来了。

  三十两,一盒子好的脂粉加香露,都不止这个价了。虞荣安果然是庶女出身,不上台面。

  那位可是世子,将来的王爷,再怎么也得有应酬,一顿好的吃下来,都得要上百两了。

  就连常茹菲和颜飞卿都是目瞪口呆,两人商量要不要提醒荣安别说了,赶紧下来。

  只陶云轻轻甩动手上扇子:“你俩千万别犯傻!荣安聪明着呢!你们可好好学着点,一会儿你们便明白了。这次她绝对赚个盆满钵满!”

  “是吗?”两人细细看去……

  天气很好,风高气爽。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