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65章 我就打你了

  他一下雀跃:“常大小姐救我!我是被冤枉的。我什么都不知,什么都没做。他们欲加之罪,我是无辜的啊!”

  见常茹菲果然目标是他们一行人,侍卫直接挡在了常茹菲跟前,直言郭品是奉圣谕带回京。

  常茹菲点头:“我与郭品有些私事要处理一下,不会耽误各位官爷公事的,还请行个方便。”说罢,她递上了两锭银子。“诸位官爷赶路辛苦,先休息下喝口水吧。”

  众人讶异,来人,竟是常家的大小姐。

  那边郭品一见常茹菲,空洞绝望的双眼瞬间放光,以为救星到了。

  郭品已成阶下囚,居然有人为他给孝敬,众侍卫自然乐意行方便。反正郭品被缚,常茹菲只一人,也不怕她有本事将人带走。

  常茹菲直接下了马,那边侍卫也将郭品从马上丢了下去。

  远处,却有一串马蹄声正在快速靠近。

  众侍卫拉停了马一齐回头,能看见是有人正从行宫方向的山路过来。

  那人马一下就到了跟前。

  荣安一笑再笑,那过分耀目的颜色,让朱承熠有些恍神。他觉得,最近的她,越长越好了。

  “我让你想的事,你可决定了?”

  荣安似笑非笑看着朱承熠。

  “小心眼!”她口中幽幽,可眉眼却是弯弯。

  “那不是给我的吗?”

  “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也敢用。他说是驱虫药就是了?待我拿去给御医瞧了才能给你用。在我验出结果来之前,记得多穿点衣裳。”多遮点肉。

  朱承熠可不知荣安对朱永泽的好感来自何处,难免泛酸,索性,他将朱永泽的香囊给塞进了自己怀里。

  说她不给他颜面,他自己酸溜溜的模样更没面子吧?

  “再说吧。”荣安远远见陶云过来,赶紧告了个辞跑开了。

  一个时辰后,几个侍卫正押送郭品回京。

  “……”朱承熠又是只能磨牙。

  真是越来越招人恨……

  朱承熠幽怨地看了眼她脖子上的包。

  白中一点红,太过醒目,反而更衬得她肌肤赛雪……这不是招狂蜂浪蝶上门吗?这么一想,这药包还是得赶紧去验一下……

  侍卫们会看眼色,便稍微走远,只在十几丈外盯着。

  郭品感动了,一下红了眼,开口就道起了委屈。

  可他没想到,常茹菲并未如往常那般温和柔情,反而是直接一脚就踢了上来。

  郭品哇哇乱叫,直问为何。

  “你还有脸问!”常茹菲接连几脚又踹了上去。

  她就是来报仇,来出气来了!

  若不是担心等她七天回京后,郭品已被遣返回老家,届时她找不到人,报不了仇,得憋屈一辈子,她何必今晚就赶来?

  这口气,她实在吞不下去。

  “你敢骗我!”踢踢踢!

  “你什么东西!还敢脚踏两条船!”打打打!

  “本大小姐看上你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你还敢玩我!”砸砸砸!

  见常茹菲从树上强势掰了根树枝,冲着那郭品既是抽打,又是狠踹,似还不过瘾,又抓了路边石块将人连砸好几下,远处的一众侍卫一齐傻眼。

  妈呀!

  他们还以为常茹菲是来做什么,原来是来打人的!

  好彪悍的姑娘!

  也不知这郭品怎么得罪她了?可惜,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啊!

  侍卫长思量一二,还是走上前了几步,询问了两句。

  常茹菲正伤心,叉腰直到:“我与他有私仇!我要报仇!”

  那早就被打成了猪头的郭品闻言更是吓得发颤,竟是连滚带爬就往侍卫那儿去了。

  太特么可怕了!他宁可大牢里待着。

  刚还被这泼妇踩了几脚,他觉得他的腰都要折了。

  “官爷,官爷救我!她会打死我的。”

  那侍卫却冷笑:“你不刚还让常小姐救你吗?既是你的救命人,又怎会杀你!”

  “官爷,我死了你们也交不了差。你们快拦住她!她疯了,会要我命的!”

  常茹菲再次上前与侍卫长直言到:“我保证不会打死他!我就是要出气。就是想打他!”

  侍卫:“……”这么横?倒是坦白。

  侍卫瞥眼郭品,大概了然。

  这姑娘确实没有要郭品小命之意,虽下手不轻,但都避开了要害。基本都是集中在了他的腿,脚,腰,背……就是来泄恨出气了。

  “就是私人斗殴,只要不打死他,你们一样交差。你们若有顾忌,上级查问时只管把我推出来就行!八皇子那里,我去交代!”

  常茹菲又转向郭品:“我就打你了!我还偏不打死你!你能奈我何!”

  说着她又脚踹了出去。

  “这些官爷的任务是押送你,可不是保护你。只要你不死,官爷们就一样完成任务!你有不满意的,只管去官府告我!告我打你!伤你!只要你敢!只要你有本事去告!只要你告得赢我!”

  那边侍卫早已退下了。

  他们是八皇子的人。反正这郭品原本回去也要逼打拷问的,只要人不被弄死,怎么都行!

  于是,郭品就这么彻底落在了常茹菲手里。

  她的第一目的,是狠狠出口恶气,至少七日围猎结束之前,叫他没法回老家去。

  第二,她从陶云的推算里,听说了郭品身后有人,她想知道,是谁在暗算自己。

  郭品被她打得七晕八素,苦苦哀求无果,到这会儿已成了破口大骂。

  “你个泼妇!你看看你的德行!就你这样的,谁会要你?”

  常茹菲眼一眯,“所以你嫌弃我?”

  “是!是男人怎会不嫌弃你!”郭品早就被打浑了,哪里想到这句一出,他便等于承认他是受人指使接近常茹菲。

  “身为女子,相夫教子,三从四德才是正经。谁会动不动挥拳头,成何体统!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我郭品压根就看不上眼。我尚且如此,何况太子?

  枉你巴巴眼馋了太子多年,追在人身后上蹿下跳,与人斗得天昏地暗,可惜太子压根看不上你。你压根不是太子妃的料!丢人现眼,太子殿下连个妾的位子都没给你留,显然也是嫌弃你!”

  常茹菲冷笑:“一口一个太子,知道的不少啊?果然太子指使你接近我的!”

  郭品一愣,随即改口:“你少给太子殿下泼脏水,我与太子殿下素无交集,怎会受了指使!就你这癞蛤蟆……”可他刚刚一闪而过的怔愣惊恐,瞳孔一阵猛缩的畏惧表情,和立马转口的维护,无疑更是确认了幕后主使。

  之后,郭品再说不出一个字了。

  因为常茹菲一脚,直接踢断了他的三颗牙,呛了他一嗓子的牙血,还不小心吞下去了一颗门牙。

  刚陶云给分析一番后,常茹菲本也开始怀疑算计自己的幕后人是太子,她这一趟,就是来确认一番。而刚来的路上,她吹着风,将近几个月的种种串了串。

  她想到了七夕前后,朱永昊对她突然大变的态度……可她和朱永昊,最近并未有任何不悦。

  但从七夕之后,朱永昊对她的冷淡似乎有些过头,有些刻意与她拉远距离,刻意停止了他多年如一日习惯性四处散发的魅力,就连迎面碰见他都刻意避开了。

  然而,即便在陶云面前,其他姑娘面前,甚至是虞荣安面前,他都依旧保持了一个假面,没道理她是例外。事实常茹菲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明白了。

  他是怕自己依旧对他情根深种,不能如飞蛾一般扑进郭品这把邪火之中这才冷面相对,一刀斩断十几年温情……

  想到这些,常茹菲的火气是一层层拔高。好算计啊!

  她索性,打断了郭品的腿。

  “本小姐这几日没空,你先好好养着。待本小姐回京再去探你监。你这张狗嘴再敢喷粪,本小姐知道一次,打一次!听到一句,打掉你三颗牙!看你有多能耐,看你有多少牙!你好自为之,回见!”

  常茹菲说罢就走了,离开前,她又拿了一银锭给几个侍卫,让他们帮忙“关照”!

  常茹菲一贯来都是有仇报仇的性子。

  处理完郭品,她并未觉得有多畅快。又一次的错付,只让她心冷难受。

  本以为,这人和太子不一样,是个真君子,她是真的很用心去维护这感情了,谁想,这依旧是一出算计。想到刚刚郭品对她的评价,那荡然无存的情分,瞬间就转成了强烈的恨意。

  再想到差点一脚踩进陷阱带着家族上贼船,她这口气是更没法咽。朱永昊,真真让她恶心!

  回到行宫,她就吩咐人送了信回常家。

  她又去找了八皇子。

  她已从长宁那里听说了,八皇子负责彻查郭品之事。既然朱永昊不是个东西,她正好帮着八皇子推一把。

  在对方惊愕的表情里,她告知了她被郭品骗了之事。

  “你……和长宁郡主一样?”

  朱永泰惊愕的不是郭品的无赖,而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贵女全都一个两个连名声都不放在眼里了?这样的事,为了自己的名声,不是该遮遮掩掩,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吗?这就……说出来了?

  “是!那郭品不是个东西,重点是……他受了太子指使!”

  “哦?你确认?”朱永泰的眼睛直放光!他原本就打算将郭品这屎盆子往太子头上扣,这是得来不费功夫?“有证据吗?”

  “倒是没有。但你查的时候别忘查七夕宫宴……”

  常茹菲直接就将刚刚的打人事件告知:“我既不打算遮掩这事,那你便直接将这事告知皇上吧。”

  朱永泰差点想要笑出来。

  常茹菲作为人证站了出来,那不管是不是,朱永昊都逃不了了。

  这对朱永昊无疑一记当头棒喝。

  老族那里,一贯都是难啃的肉骨头,朱永昊谋算他们,哪怕皇上不追究,那些一贯战线统一的老族也会跳出来闹事……

  朱永泰当即冲常茹菲抱起了拳,表露了佩服。老族知道被算计,自然对太子有意见,这反而是帮了自己大忙啊。

  所以常茹菲来得刚刚好!

  “常大小姐放心。这事本王明早便私下禀告父皇,绝对不会大肆宣扬,走漏风声,尽全力保护常大小姐的名声。”

  “嗯。”常茹菲点头。“希望八皇子殿下,可以乘胜追击!”

  “一定不辜负常大小姐信任!”

  时间已晚,宴席已散,整个行宫都静了下来。

  该回别院休息了。

  常茹菲叹了口气,心头滋味百感交集,步履也沉重,便慢慢悠悠往外走。

  她迎面碰上了从外边过来,正一脸不爽的庆南王世子。

  朱永泽看见她,却是一声哼。

  常茹菲本也不爽,不由哼声:“敢问世子,我哪里得罪您了?”这人,怕不是有病?

  朱永泽错错牙。“怎么,要打架?”

  答非所问!常茹菲一个白眼。她觉得,她之前果然是瞎了眼。这些皇室中人,分明一个两个都有各种心理疾病吧?

  “是啊!打架!”常茹菲又想到郭品骂她动不动打人之事。她什么时候动不动了?分明每回都是他人挑衅或欺负在先好吗?“就怕您不是我对手!”

  朱永泽却是鼻子一嗅,闻到了淡淡血腥味,随后注意到了常茹菲的手心手背,竟是不少血痕。再一细瞧,常茹菲那裙摆上还有不少泥点……和一个脚印?男人的脚印?

  乖乖!这年头,这些京城贵女都那么彪悍吗?这还真是刚打架回来?惹不起!这个,又是他惹不起的!

  “好男不和女斗。常大小姐找别人约架吧!”说着,他一把拖过身后奴才肩上背着的包,从里边翻出了一只小瓶扔给了常茹菲。“算是赔礼了。赶紧把手上伤处理下,我这药好,你今晚上了药后不要沾水,明日就好了。”

  常茹菲这才反应过来,对方给的是药。

  她摊开了手,那几道血痕她一直没觉得疼,此刻一看,原来早已糊了一手干涸的血迹。手背的伤是被郭品挣扎时弄到的,手掌是她抓树枝弄伤的,后来被马缰一磨,状况就严重了些。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人有病。

  随身带着一大包药?分明刚还是一脸找茬模样,转眼又怂了?喜怒无常,可不是有毛病?……

  不过,常茹菲是很快就明白朱永泽为何对她冷脸。

  因为她刚一行至别院住处,便在外边瞧见了窃窃私语的陶云和颜飞卿。

  呃?已经很晚了。都不睡吗?

  总不会是在等自己吧?

  常茹菲一脸诧异。

  荣安噗嗤笑了。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