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5章 我就是自在

  “真的?”荣安瞧着蟹钳被扯断,蟹壳一松,已有蟹黄伴着汤汁往下掉,很不争气咽了下口水。

  “嗯!”

  只觉好笑的朱承熠暗道总有一日,他要取下她的钳子,让她再如何张牙舞爪也无济于事……

  荣安将整盘都推了过去。

  那边朱承熠却是咔咔咔,只快速取下了六只蟹钳,将剩下都推回:“我爱吃蟹钳,就要这六只,剩下的都给你!”他就想和她分着吃。

  荣安赶紧忙着吃来。

  朱承熠看她双手并用,吃得随意,没有一点扭捏,也是心头一软。

  “那马可是我送的。”

  “嗯。”可谁知道他今天会来?“所以这剩下的蟹都给你!”

  罢了罢了,悄声一叹,没口福啊!

  朱承熠好笑:“你表情要不要那么心疼?颜飞卿要送,不可能就只送了几只吧?即便拿去葛家分一分,应该也还剩下不少?”

  “我不得给我哥留几只吗?”

  荣安没底气否认。

  若不是朱承熠反算了朱永霖一着,颜飞卿的婚事便没这么快搞定,自然也就没这蟹了。事实颜飞卿真正要谢的,可不就是朱承熠?

  “这三只蟹是我带上来的!就三只。”是她打算犒赏给自己,好好享受的。

  “小气。哪儿买的,我明天送你一百只?”

  朱承熠连吃三只蟹脚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还抓了最大的一只蟹开剥。

  “我代飞卿谢你。”荣安又拿了只完整的蟹到他跟前。

  朱承熠酸了。

  荣安描补了一句:“我哥没多少银子,还给我花二百多两买了一副马鞍,又亲手做了条马鞭。”于彤这份礼物正是她想要的,比送她首饰还让她高兴。

  她帮颜飞卿谢他也就罢了,怎么于彤那货也排在他前边了?这个哥,做得好便宜。

  手里的螃蟹一下不鲜了。

  “你买不到,是颜飞卿送来的。”

  “既是颜飞卿送的,我便更有资格吃了。是不是?”

  “你说,你为何还不接受我?”

  “咳!你确定吃饭的时候要提这个?”影响胃口。

  朱承熠瞥她一眼。她大概忘了刚刚陷在痛苦回忆里,那才是影响胃口吧?也不看是谁把她解救了!

  “就是随意说说。我想知道。”

  “因为此时此刻此景!”

  荣安心情是好的,也不觉得难交代。

  “你看我这会儿活得多潇洒自在。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不用看谁脸色,不用守什么规矩。只要我愿意,我甚至能翘着腿吃饭。实话不瞒你,我那个梦并不好。

  梦里,我被关在了一个地方,虽然过得还算开心,可浑浑噩噩,连被暗算都不知,自己想要什么也都不明。梦醒之后,我便知道我不要那种日子,也清楚我要什么了。我要这份自在。可既然我已经有了,干嘛还要急着嫁人?”

  一个人的风花雪月,更舒坦啊!

  而且,她好不容易才把廖文慈赶走,她好不容易才将府里捯饬成此刻这模样,好不容易才将一切都抓在手心,她还没开始享受呢!

  这要嫁人,想想就亏得慌!

  “我也能给你自在。”

  “你家假山上有凉亭吗?”肯定没有。燕安王府是老宅,之前都二十年没主子住了。假山说不定都长满了苔藓上不去,更别提什么亭子了。

  “我给你建!只要你喜欢,前院后院,东南西北,我给你各建一座假山高亭!”

  “我府中没长辈,只要你愿意,整夜住在高亭都没人管。”当然,除了他,他会管!

  “……但你府中有各路势力的眼线。”那种日子,岂不是时刻被监视?可怕。

  “只要你答应进我府,在那之前,我保证将所有眼线拔除。”

  “再说吧。”

  “为何?”

  “感觉还缺点什么。”

  “什么?”

  “大概是感情吧。”

  缺感情?朱承熠更愁了。她的情绪一向隐藏得好,让她感情迸发,只怕还得他来主动。他得思量个办法……难啊!

  “你就是怂!”他幽幽。

  “你此刻所谓的自在,也只不过是在特定范围内。你分明知道,只要太子还在,廖家还在,葛家还在,你就不可能获得绝对的自在!你就必须要花心思去守去护。

  你我联手,分明更有机会让这自在来得更早更快。与其这么小心翼翼守着,还不如与我一道去争取那日早些到来。”

  “……”荣安不想听他说。

  七夕她拒婚的时候分明想的很清楚,很坚定。可最近的自己却因为他而越来越疑惑,越来越动摇。

  每每和他说话,她都会被他牵着走。

  而且不止是她,她周围的人也都似乎一样。

  快全军覆没了!

  没出息啊!

  “我喜欢你!”他冷不丁说了一句。“真的。”

  空气凝固。

  他视线很烫。

  这该死的暧昧!

  荣安没敢盯他。

  她犹若未闻,闷头吃蟹。

  可她手抖了。

  不受控制!

  “你也喜欢我!”

  “你想多了。”

  “你看看你的样子。你蓬头垢面。”头发是被他弄乱的,脸上也因吃蟹而不干净。

  “你唇上有蟹黄,唇角有姜末,你手上除了蟹汁便是醋汁。你没有一根手指头是干净的。你面前全是蟹壳,你脚边也脏了。若无意外,你的衣襟怕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可我问你,这若坐在你跟前的是于彤,你会吃得这么脏吗?”

  “……”自然不会。她要面子的。

  “若坐你面前的,是你爹呢?”

  也不会,会被鄙视的。

  “若是你娘呢?”

  荣安差点发抖,娘要在,她肯定被骂死,然后娘会从此禁止她吃蟹。

  “可我为何不一样?嗯?”

  “你不是要自在吗?为何在我跟前你可以这么自在?你为何这么放松?你大概从来都不知,在我跟前,你才能做到这般随意吧?若换成是任何人,哪怕你再亲近的人,就是常茹菲她们,你都做不到眼下这样。你要自在?事实,我就是自在。”

  “……”是吗?是吧!好像是的。

  怎办?

  像贪嘴偷吃被抓包的孩子。

  她不放松了,她很紧张,看不见她的手抖了吗?

  “因为你的内心早就给了你判断,知道我不会嫌弃你,不会鄙视你,你知道在我跟前可以放下所有伪装和小心。”

  “我给你时间。你继续好好想。”朱承熠说着就气呼呼了。这女子太顽固,再这样下去,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儿子?

  他是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了。

  荣安终于拍桌变色了。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