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1章 顶好的主子

  他讨厌这个夜晚!

  他们在说什么?

  哎!将军多操心了。还怕二小姐嫁不出去?他敢确定,二小姐已经上了朱承熠的钩而不自觉,酒后吐真言,开口闭口说喜欢,成何体统!

  阿生则已经咳了有三声了。

  无奈,后面没人理他。

  他为什么要听这些?他还没喜欢的人呢!

  彩云去哪儿了?

  “嗯。”

  朱承熠盯了她一眼。呵,确实多了。

  “我想起来了。似乎你给我的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原来你一早就有暗意的吗?”

  “……”朱承熠想了想,咦?好像是。

  都是一样的道理。不要觉得第一感觉不错就肆无忌惮。你以为所有人都像我,上来就把底都透给你?你以为什么都像我给的马奶酒,纯白干净,没有花头?”

  不知不觉,他语带怨气。自己给的马奶酒不好喝吗?偏喝什么荔枝酒,后劲足还容易上火!瞧把他给火的!

  “你喝了多少?”

  “两壶多吧。”

  荣安摸摸脸,酒是有些多了,但她没醉。

  荣安却是一拍脑袋。

  “你看,马奶酒,小白,白狐皮,都是纯白的。还有白花花的银子……”

  “我也很白。”

  “你知道就好。那都是我的一片良苦用心,可见我心之纯洁无暇。”事实他并未刻意为之,竟有如此巧合,这缘分是天意吗?哈哈!

  荣安点头。“我喜欢白的。”尤其是银子。

  朱承熠一声哼。他一下想到了那个笑容灿烂的庆南王世子。

  “什么事都别单看外表!万事都有伪装。蘑菇鲜艳毒死人,男人初见就冲你笑绝没安好心,酒好喝才能让你上钩,等后劲上来能弄死你!

  要是多一个人在,他还能自在些。

  好烦!

  赶紧回去就好了。

  然而,人不遂他愿。

  后边的二小姐在闹着要骑马。

  关键那位爷,一点魄力都没有,竟然二话不说就应了。

  大晚上的,满街都是人,骑什么马!

  可惜,压根没人打算问过他的意思。

  阿生就听见身后,砰砰发出两声响,窗户被关起。

  几十息后,二小姐叫停了马车。

  再走出来的二小姐,已经将宫女衣裳换成了一身布衣。

  这是她的马车,里边有她好几身衣裳。而这身布衣是其中最低调的。

  “阿生,我要下车!”

  几十息后,虞荣安骑在了朱承熠的马上,戴了阿生往日用来遮阳的斗笠,而朱承熠则坐在车夫位置一手驾车,一手牵着荣安的马。

  至于阿生,正惶惶坐在马车里,冲两人翻了一个又一个白眼。

  没办法,二小姐一心要骑马,可世子的马只让世子牵,于是他被从车夫位子上赶了下来。

  不适!太不适了!

  坐在马车里不适!

  听着二小姐的笑声也不适!

  更对那两人忘了他而感到不适!

  而最不适的,是这两人磨磨唧唧,简直太浪费时间了。

  二小姐一心要从大街上走,说是想看看中秋街景和世人百态。于是,原本不到两刻钟的路生生走成了半个时辰。

  一路走一路停,那两人愣把中秋当做七夕来过了?

  真是……

  阿生觉得苦,自己分明就是被他们拿来作为相处的幌子了嘛!哎!

  越来越看不下去!

  他忍不住暗暗冲朱承熠直啐。

  太宠了。咋啥都给买?

  以后还怎么正夫纲?

  不行!太腻歪了!

  他定得好好跟将军说道说道。

  这两人既是郎情妾意,还是早些成全他们好事。二小姐早日嫁去王府,自己就能早日脱身,不用看不下去,听不下去,心中酸楚无人道了。

  嗯!明早,不不,今晚就说。

  阿生对荣安不够了解。

  她不是酒后任性。

  而是借着酒劲,借着他给的势,想要弥补不完整的人生。

  前世的她没有这样的机会。今生的她,也还没能在大晚上来走一走熙熙攘攘的街头。

  在广袤的星空下,肆无忌惮的呼吸和欢笑。没人关注,任意而为。

  她说想逛夜市,她不知夜市的模样。朱承熠应了,带她经过了最热闹的一条街,虽然只走了一小段……

  她想要吃喝,不是饿和馋,只想品尝那味道。朱承熠给她买了肉串、馄饨、糖藕、烧饼、炸糕、烧麦、驴打滚、蛋皮酥、茯苓糕、杏仁豆腐……

  她还想他放开马缰,他只是答应等秋狩时,会专门带她去草场骑马。

  “到那围场,我也算是半个主人,你有求,我必应!”

  她很高兴。

  也很感激他愿意陪她疯……

  趁荣安心情好,朱承熠却是问了星云的事。

  “他今日找你做什么了?”

  朱承熠派人查过星云,发现这人品行高洁,行事也磊落,这辈子基本没有任何污点。另外,虽然他声名在外,但他这些年来已经很少给人批命格了。

  可朱承熠知道星云对荣安的八字很感兴趣,已不止一次主动想为她批算了。星云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只能说明荣安的命格引起了其好奇。

  再想到虞家那个凤格的传说,朱承熠没法不注意上星云。谁叫自己……原本便大概知道了荣安身上的那个秘密呢?事实在虞荣华栽了后,朱承熠更确认了先前判断——凤格不会是虞荣华。

  原本,朱承熠怀疑星云卷入了某些权斗才会在当年扔下凤格传言,可一来实在不像,二来不管是真凤假凤的荣安荣华,并不见有成凤之机。那便否定了权斗之说。

  是老和尚算错了吗?

  可他听说,但凡老和尚敲定过的推论,还没有错过的时候!

  那么,荣安真是凤格?

  朱承熠有些懵。

  她若是凤,那自己算什么?

  他早就想会会星云了,尤其在知道从不主动与人套近乎的星云竟又堵住了她之后……

  “你又知道?”荣安斜眼看他。

  “我怕你闯祸,安排了人暗中护着你。”主要是怕有人对她不利。

  “他说我虽近来运势很好,但恐怕有血光之灾。”荣安一叹。

  她没发现,朱承熠表情有一个明显的一滞。

  “你没找他化解?”

  “他提了。我拒绝了。”

  “在围猎之前,你不要出门。好好待在家。”朱承熠正了正色。

  “你信他?”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眯了眯眼。他信!

  “我只信自己!”

  “你信我就好。我会护你!”他又是一句保证。

  “承诺别老给。容易打脸。”

  “拭目以待。”

  自打提到血光之灾后,朱承熠便一下严肃了不少,连街头也不打算再陪她多走走看看了。

  荣安不明,他是真的很紧张自己,还是因为星云的缘故才一下收了嬉笑。

  但因着旧事重提和他的表现,荣安虽不觉自己会有事发生,但到底心头毛毛的。

  而此刻的朱承熠正在暗自念叨,这几日,无论如何都要去白云寺见上星云一面……

  虞家门前,荣安本以为可以送客了。

  事实证明,她天真了。

  他们三人回到家时,阿暮已经等在了门前。

  原来,朱承熠早就将宫中各色月饼让阿暮打包了一份送来给葛氏,又让阿暮在酒楼订了一桌好菜,也刚刚好送到。

  “全部送进去。”朱承熠直接招呼了门房。“去吩咐徐管事准备摆桌,请夫人吃团圆饭。”

  荣安晕。

  她家什么时候轮到他发号施令了?

  可她刚要撵人,只见他已提着两摞刚买的点心小食和一大袋烟火往里走了。

  荣安挡上前去。

  “你不会还要去我家吃喝吧?”自己似乎又入他套了。说好是送她回家!

  “什么叫吃喝?我们一起陪夫人热闹热闹。这大过节的,是礼数!”

  “中秋是和家人在一起。你该和长宁一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找长宁来还是让我回宫去?过河拆桥,不地道!”

  “不妥!我爹不在家,你跑我家算什么!”

  “晚辈陪长辈过节,有什么不妥的。你爹没那么快回来,你和你娘两人过中秋有什么意思,有我在,至少能哄夫人多笑几回。而且,我要等你爹回来。我有事要找他。”

  “真的?”

  “千真万确!阿生,将军回来后,你帮我告知下,说我寻他。”

  “是。”

  葛氏也不料朱承熠大晚上会上门。

  而且既是月饼又是酒菜的!

  关键,荣安瞧见他送来的月饼还真是宫中御厨精制的,足足八个口味四大盒。

  “这是我跟皇上求的。几个口味也都给御医看过,孕妇可食。不腻,正适合夫人。”

  葛氏下意识看了女儿一眼,心下忍不住感叹,真没想一个外人竟比自家男人和女儿更贴心。她今早就有些馋宫中月饼,没好意思开口罢了。这会儿一瞧这形态可爱,颜色诱人的月饼,口水都要下来了。

  荣安直撇嘴,真是有预谋啊!哈,娘若一缴械,即便自己不让他留下,娘也不好意思赶他走了。

  可他竟然还没完。

  他又从阿暮那儿接过一只食盒。

  “这是我家王府厨子做的酸酪月饼,酸甜口,清甜不腻。里边只放了果干。”他拿给了葛氏。

  打开一瞧,真是冰雪可爱,奶香扑鼻,看上去软糯弹滑的八只白胖月饼。

  “怕会坏,所以拿冰镇着。夫人吃之前先拿出来放一会儿,小心闹肚子。”

  荣安静静看他马屁,伸手抓了一只就吃起来。

  要说,这冰冰凉凉,酸酸甜甜的口感确实不错。荣安本想倒他一盆凉水,但却是尝出了他的用心。

  “味道如何?”

  “比想象中要好。”

  “你和夫人若喜欢,我改日再送来。”

  “你还是好好忙政务吧!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就没味道了。”

  “是,细水长流才是正理。”

  “嗯。再来一个。”

  “拿这个……加了蜜和花瓣的,你尝尝。解酒。”

  “好吃……”

  葛氏瞧着两人说话,心中哀叹。女儿在他跟前,怎么看都显得特别蠢。就这腌的花瓣,一看就是荣安喜欢的。他若直接给她,她一定不要。可这会儿瞧瞧她,傻乎乎吃了一个又一个。

  还有,好好的说话,分明对这吃食喜爱,可女儿却直接拐去了“政务”上,分明是对他前程更关心。

  而他呢?乖乖应是,还答“细水长流”?还不明显吗?这蠢丫头!

  完了。

  全是上钩的迹象啊……

  葛氏也顾不上吃了,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朱承熠身上。

  大概是看得多了,她对这孩子,从早先的怜悯和感激,似乎也多了层发自内心的喜爱。

  这念头一出,她又心软了。

  怎办?

  这大晚上,男人不在家,留个男子在家总归不妥。可今日中秋,难道她要将这独个无依的孩子赶回家一人过节?总有些于心不忍啊。

  更何况,这孩子特意送女儿回家,带了这么多东西,还帮了自家好几回,她怎么说得出逐客的话来?

  好在朱承熠早就备下了化解尴尬的法子。

  确切说来,是即便对方不留他,他也要主动留下来的法子。

  他带来的月饼可不少。

  阿暮正在指挥人从车上卸月饼。都是他王府大厨做的。

  说所有奴才皆有份。

  此外,府中上下所有人还都有赏。

  两个门房正帮着从阿暮带来的马车上搬箱子。

  打开箱一瞧,里边满满当当都是赏赐荷包。

  一眼看去,至少上百只。

  俩奴才喜极抱团,因自诩力气不小的他们,费了好大劲才将箱子搬来,这沉甸甸的分量,正说明赏赐不小啊!

  两人帮了忙,阿暮示意他们可以先取一荷包作赏。

  俩奴才选好一瞧,顿时欢天喜地蹦起来。

  一个拿到了两片银叶子,另一个则是两颗镂空金豆子。

  瞬时间,府里就炸开了锅。

  他们被告知,今日,燕安王世子是特意前来犒赏的,对这段时日他对将军府上下的叨扰表示抱歉并加以感谢。此外,他已经让酒楼送餐过来,今晚他请府中上下吃喝。

  不但有酒有菜,每人一份月饼,所有人还能领荷包作赏。

  每个荷包的赏赐各不相同。

  有银有金有各种吉祥物甚至是银票,最大价值的,将是一枚价值百两的玉佩……得到什么,全凭运气!

  喜庆氛围瞬间炸开,比头顶烟火还热闹了几分。

  而朱承熠“体贴”到什么程度呢?就连那些巡守和各处值守的侍卫他也没忘,表示他们虽无酒席招待,但犒赏双倍。

  因着朱承熠的“体贴”举动,府中所有人看朱承熠都是尊敬里带着欢喜。

  谁说佳节只有主子们能过?主要是看跟到了什么样的主子!

  这样的世子要是成了主子,那一定是顶顶好的。

  这般记挂他们,不忘他们,体贴而为,怎么也得道他一声好……

  “有点上头。主要那荔枝酒甜甜的,太好喝了。”

阅读我家皇后又作妖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