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五章 青蓝焰火

  “以张道友的面子,想要保下思明一家,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知道青禾真人可曾在其他元婴真君间开口称赞过张道友你,那些知道此事的金丹道友,在滨海城中怎么说也要给张道友你一个面子。”

  “看来明喻道友的消息很是灵通啊。”张世平听完以后,却没有半点惊讶,而是略有兴趣地反问明喻真人。这事情张世平已早有耳闻,张世平曾与清火谷拜访的时候,曾听祁峰提过几句。张世平则是越想到,他那具被青禾真君换取的尸骸,莫非不是金丹或是元婴修士所留,或许有可能是一位分神尊者的遗骸。

  因此青禾真人,才开口为张世平说了些话,正了下名!

  这也难怪张世平会这般想到,毕竟双方之间天差地别,也是只有那次换取黑颅玉骨尸骸,两人方才有所交集。

  “好歹老夫也活了七百来岁,又做了那么久的生意,虽然近些年来,不受他人待见,总归还算有些门道。”明喻真人收起黄竹鱼竿,站起来身,伸了伸懒腰。

  张世平也随之站了起来,而他那杆放在石头上的鱼竿,鱼线猛然拉直,然后鱼竿如箭,斜飞插入水中,滑行了几丈远。

  看到此景,张世平这才淡淡说道:“思明他们一家,今后就住在冲灵山脉了。”

  “多谢张道友了。”明喻真人伸出手,五指成爪,朝着水面一抓,那在水中时上时下的鱼竿,被他吸到手中,鱼钩上勾着的是一尾大头青鱼,他轻轻一抖,巧劲沿着那透明的鱼线传到鱼钩上,鱼钩瞬间从这尾贪吃的青鱼嘴中飞了出来,带着一丝几不可见的血迹。

  “愿赌服输!”张世平转身就走。

  不过没踏出几丈远,他身后一道红光飞来,紧接着传来了明喻真人的声音,“张道友,这玉简上的事情,有空的话,多看一下,有好没坏。”

  张世平并没有回头,他伸手一抓,握住这枚玉简,青光裹挟着自身,逍然飞去,朝着翠竹谷方向飞去。明喻真人则是静静地看着张世平离去的方向,过了一会儿后,他才幽幽说道:“海道友,看了那么久的戏,也该出来了吧?”

  “哎哎,不愧是明喻真人,海某我刚路过此地,就被道友发现,还请明喻真人勿怪。”河中游着的那尾贪吃的青鱼,猛然跃出水面,下一刻竟然化作了一个矮胖修士,鞠躬弯腰,极为恭顺。不过此人身上半点妖气也无,明显不是妖物化形,应是修行了某种能虚幻身形的功法,远比那些所谓的换骨易面要玄妙得太多了。

  “海道友这里又无外人,你又何必这般做派,莫不是平时演的戏太多了,都刻进骨子里?”明喻真人冷冷地看着海大富这人,从他话语中,两人怕不是已经认识了多年了。

  “若是想让老夫勿怪,还请道友去和沧溟真君说一说,还请放过我金家一马,不用总盯着我一家不放。和我金家一般的家族还有不少,要找就找他们去。”明喻真人也知道自己这话,就等于白说一样,他落下此语,便拂袖而去。

  而那离去不久的张世平,正驾驭这遁光,朝着翠竹谷方向飞去。他两指夹着玉简,贴于眉间,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缓缓放了下来。

  同时他也明白了,刚才为何明喻真人会多番警示于自己。不过其实张世平对于那条大头青鱼,他早就感觉有些奇怪。他在心中暗自惊讶,以他如今金丹中期的神魂,没想到只能隐隐约约赶到这条青鱼的不同,没想到是海大富这位丝毫不起眼的金丹修士。

  看来还真的不能小瞧任何一位金丹修士,就算是一位名声丝毫不显的真人道友,也需要小心对待。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而看了玉简上的内容以后,张世平这才明白,前面明喻真人为何邀请海大富、玄素以及自己,前去商量着妖兽生意的交接事宜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位海大富虽是人族,但是他竟然与沧古洋上千目蟾一族,有些缘故。

  而那位玄素真人,看起来只不过是散修而已,但是他师尊四极老祖,乃是一位元婴散修。散修虽然最开始手段差,功法弱,但是若是像这位四极老祖,修炼到元婴真君以后,其手段神超,几乎都是远超同阶元婴,更不用说这位四极老祖,好像与青蛟一族有所瓜葛。

  若说他两人分别代表着妖族、海族,那张世平则是玄远宗这一方。要是张世平应下此事,玄远宗的一些人,怕是隔天就要找上门吧,张世平冷笑了一声,怪不得金家这妖兽生意,能做的如此长久。

  不过这种生意,总有它存在的道理,张世平所需的那些身怀银焰的大妖精血,便是通过金家所得,只是那些远在沧古洋上的妖族、海族,他们又会吃下多少的人族血食?一啄一饮,各有定数,不过受苦受难的人,永远不会是那些得益的人就是了。

  张世平飞至翠竹谷上空,缓缓落下,他取出银色禁制令牌,输入法力,发出一道朦朦灵光,将法阵开启,他闪身进了谷中。

  一回到谷中以后,张世平并没有再多想刚才的事情。他并不多掺和妖兽生意,只要接回自家徒弟一家,就可以了。而那些金丹修士,十有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与张世平交恶。

  他飞至院落外后,便身如鬼魅,一转眼便进了静室之中,张世平点燃青铜灯,放在这两块石盘间,光火幽幽,自己则坐在椅子上,他又从储物袋中,拿出刚才在九阳阁、万圣楼拍卖会上,所买下的两块九禽祭祀盘,又拿出了那卷用青铜蝌蚪文所作的画,将这些东西一齐放桌子上。

  当张世平拿出那两块九禽祭祀盘的时候,青铜灯灯火中那一缕蓝焰,猛然大放,原本的橙黄灯火,全然化为一种青蓝之色,而其中一块石盘,肉眼可见地化为了流沙。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