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569 忠诚迷弟

“你叫什么名字?也许,未来你可以过来绿湾打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叫贾斯汀詹姆斯,但朋友都叫我,贾斯汀詹姆斯瓦特(Watt),教练。”

  眼前这位额头上依旧有着青春痘的少年,他说,他叫瓦特。

  正如陆一奇所料,虽然现在的瓦特脸庞依旧有些青涩,气势和五官都还没有完全长开,身板也稍稍有些瘦弱,却已经能够隐约捕捉到未来那位超级防守巨星的轮廓。

  如果以十年为单位,在每个十年挑选出一位最具影响力的超级巨星,那么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防守组顶级代表巨星应该是“雷神”雷刘易斯(RayLewis),而第二个十年的代表防守巨星无疑就是瓦特。

  自2011年第一轮十一顺位被休斯顿德州人选中之后,瓦特就开启了自己的巨星之旅,尽管新秀赛季被同年的榜眼冯米勒(VonMiller)抢走了光环,但瓦特还是稳扎稳打地保持上升势头,并且在二年级就展现出了巨星气质,不仅一举反超了米勒,而且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成神之旅。

  2012年、2014年、2015年三次斩获联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奖;同时,五次职业碗,五次全美一队,当仁不让地成为现役防守球员最顶尖的存在,强大的影响力甚至超越了诸多四分卫,成为联盟的旗帜人物。

  虽然瓦特的职业生涯饱受伤病困扰,2016年、2017年、2019年都出现了导致赛季报销的严重伤病,但只要他站在球场上,就是所有人都不能忽略的大杀器,依靠着自己的肩膀,将深陷低谷的休斯顿德州人推上美联南区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位置。

  在进攻大行其道、防守渐渐式微的NFL,瓦特的市场号召力足以与四分卫相媲美,强大的影响力没有人能够忽略,更重要的是,他在场上的统治力也从来不曾受到场外因素的影响,绝对的专注让他始终保持巅峰状态。

  毋庸置疑,这就是一位依旧在球场之上拼搏却早早预定一个名人堂席位的现役防守球员。

  作为防守端锋,瓦特的能力非常全面,地面防守和传球防守能够兼顾,个人能力与战术配合都堪称顶尖,身体素质与战术意识并驾齐驱,撞击、拆挡、擒杀、制造掉球等等面面俱到;更可怕的是,他还具备了一定抄截以及回攻的能力。

  在职业生涯巅峰状态的2014年,瓦特还作为近端锋完成了三次接球达阵——对于分工越来越细致、越来越具体的职业赛场来说,这无疑堪称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也难怪联盟总裁罗杰古德尔愿意将他塑造成为防守组的代表人物。

  换而言之,瓦特的天赋与能力都是顶尖之中的顶尖;更加难得的是,这是一位勤奋而努力的扎实球员,他的生活不是正在训练就是正在前往训练的道路上,这才铸就了联盟防守巨星的荣耀与光环。

  这样的球员,在任何一个领域项目都是难得一见的,瓦特能够创造历史,这也是注定的。

  此时,站在陆一奇眼前的,正是这位未来超级巨星。

  不过,现在才十八岁的瓦特,却处于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迷茫与痛苦在缓缓吞噬着他对橄榄球的热情。

  出生于密尔沃基都会区的小城市皮沃基的瓦特,是家中三个男孩的长子——后来他的两个弟弟也都进入职业联盟,也都是司职防守位置,其中最小的弟弟TJ瓦特(TJWatt)也是一位职业碗级别的球员。

  瓦特从四岁开始打冰球,但最终为了顾及学业和冰球装备的昂贵价格而不得不放弃;自从七岁迷恋上橄榄球之后,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家乡球员绿湾包装工的铁杆球迷,并且将绿湾包装工的传奇防守端锋雷吉怀特(ReggieWhite)视为偶像——

  1995年以前,绿湾包装工每个赛季都会在密尔沃基安排主场比赛,而缺少职业橄榄球队的密尔沃基可以算是绿湾的第二主场,在这里,绿湾包装工也拥有大量球迷,其中就包括了因为包装工而爱上橄榄球的瓦特。

  在那以后,瓦特就以绿湾包装工为终极目标投入了橄榄球事业。

  高中时期,瓦特也曾经竞争过四分卫位置,但因为天赋并不在此,最终落选;随后,他就开始在近端锋和防守端锋的位置上开始打球,并且逐渐成长为密尔沃基颇为知名的球员。

  但是在十二年级来临之前的暑假,瓦特意外感染了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被迫休养了超过两个月时间,而这次患病也让他错过了大学橄榄球招生关键时期,最终与自己的第一梦想目标院校威斯康星大学擦肩而过。

  遗憾地,瓦特只能前往中密歇根大学。

  中密歇根大学只是NCAA的二级分区院校,橄榄球队实力并没有太多亮眼之处,瓦特仅仅只用了一场比赛就认清了现实——

  他意识到自己在中密歇根大学停留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的橄榄球职业生涯前景可能就将是一片黑暗。

  缺少曝光率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缺少顶级水准的对抗与训练,璞玉也可能被埋没,再也没有绽放光芒的机会。

  瓦特还是希望前往威斯康星大学,因为那是一级分区院校,而且威斯康星大学獾队的实力非常出众,这对他的成长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根据NCAA的规定,如果转学的话,那么就必须接受一个赛季不能出场的代价。

  这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要么,耽搁一年时间,但谁都无法确定一年内会发生什么、一年后又会如何;要么,就只能在中密歇根大学打混,然后期待着三年或者四年后的新秀训练营,得到第二次展示自己的机会。

  瓦特与父母沟通过后,他决定进行一次豪赌:转学前往威斯康辛大学。

  本赛季,瓦特就读于威斯康辛大学,但他不能登场,只能自己孤独地埋头苦练,看不到未来也摸不清现状。

  那种茫然与失落让瓦特也有些迷失,正是在如此背景之下,绿湾包装工的2008赛季成为了他的指路明灯。

  尤其是陆一奇。

  这位年轻到如同一个大哥哥般的教练,却在比原始森林更加残酷的职业联盟杀出一条血路,这也点亮了瓦特的前进道路!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