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二刷周府

  远去周府,陆良生独自走过长街,此时路上来往的行人稀少,隐约还能听见青楼妓子唱的曲儿。

  到的偏僻处,驱法将体内的酒水逼出来。

  偶尔街边、幽暗的小巷,有掮客过来,引诱他去附近青楼玩耍。

  对于这方面陆良生还是颇为青涩,自然是不会去的,好言婉拒后,回到福瑞客栈租住的房间。

  推开门,浓郁的酒气弥漫,孙迎仙趴在桌上,酒杯倒在一边,酒渍一滴滴的流下桌脚。

  “再来…..本道还没输……”

  迷糊的呢喃声里,转了转脸,面向书生这边,陆良生这才见到他左眼眶黑了一圈,脸颊两边更是叠了数只蛙蹼的红印,视线望去窗棂。

  “师父…..你们这是打架了?”

  蛤蟆道人站在窗前的书桌上,负着双蹼,敞开的衣裳在风里抚动,望着夜云后露出一点的冷月。

  “为师岂会和他一般见识。”

  一旁,女鬼幽幽的飘到陆良生耳边:“蛤蟆师父酒喝多了,撒酒疯,把孙道长按着打了一顿……现在刚清醒了一点……”

  陆良生:“…...”

  看去鼻青脸肿的道人,叹了口气。

  不是叫你别让我师父喝酒的吗?!上次陈员外府上,可是吃了不小苦头,这次怎么就变成殴打了。

  想着,目光看去窗台,“师父…..你法力恢复了?”

  “法力是恢复了一些。”蛤蟆道人收回视线,微微侧过脸来:“不过伤势是伤势,法力是法力,那是两回事。”

  聂红怜见他模样,小声嘀咕:“看来,还没醒。”

  那边,蛤蟆道人转身,跳到书桌上,两只蛙蹼啪啪的踩响,凑近徒弟闻了闻:“你也喝酒了,那周府饭菜如何?可有给为师带点回来?”

  “这…..倒是忘了。”

  陆良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师父,倒不是我忘记,而是周府发生的事,今天晚上倒是让我给遇上了。”

  之后,原原本本将发生的事告诉蛤蟆道人,说了一阵,蛤蟆环抱双臂,半睁眼睑,却是半天没动静。

  “师父?”陆良生唤他一句。

  呼…..

  呼呼…..

  蛤蟆抱着双臂,响起轻微的鼾声,坐在那儿脑袋一点一啄,听到唤他,半睁的眼睑猛地瞪圆:“你刚才说的,为师……嗯……你再说一遍。”

  呃…..

  陆良生差点忍不住伸出手掐过去,平复一下心绪,重新将说过的内容说给蛤蟆听,后者这回倒是没睡过去,蛙蹼摩挲着下巴,琢磨了半响,方才开口。

  “以为师曾经的修为,这等东西,看都不屑看一眼,不过此物非鬼类…..也不好吃。”

  想了想,蛤蟆道人站起来,背负双蹼,在书桌上来回走动。

  “.…..此物非鬼类、非生灵,更非地煞、阴秽之气,你之前的所言,那老妪更像一种术法,为师记得南水拾遗里,好像有过记载。”

  “记载过?”

  陆良生皱起眉,那本书里的内容,三年的时间,基本都背了下来,按着蛤蟆道人说的这般,坐下来,指头敲着床沿,仔细回想书里出现过的各类术法。

  “岐水以西,二十里,一方士会奇术,以物塑人,有形有体,惟妙惟肖……”

  这和幻术倒是有些类似。

  找到相关的术法,那也不一定证明就是人为,蛤蟆道人却不同意这点。

  “害人而不杀人,那周府里,肯定有对方想要得到的东西,,但又有顾忌,才用的逼迫方法,若是地煞阴气所凝之精怪,早就将那一家子杀的干干净净。”

  说到这里,蛤蟆像是来了兴致,跑到他那小箱子里,翻了一张小黑布出来,系在脸上。

  “走吧,为师随你去一趟周府,看看那地上到底有何稀奇的东西。”

  “师父,可你这黑巾…..”

  “当然是蒙面的,你一个书生平日带一只蛤蟆就够显眼了,若是让别人瞧见,蛤蟆还能直立奔行,那还得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这黑巾,你上回来拿当过兜布……”

  蛤蟆道人:“…….”

  房间里,聂红怜捂着肚子在半空笑的打滚,缓过来,飘到师徒两人旁:“公子,也让奴家跟去吧?”

  “不,你留在房内照看行礼…..顺便照顾下老孙。”

  陆良生憋住笑意,将事情安排好,便是带着蛤蟆道人出了客栈,此时已至深夜,打更人,敲着梆子、铜锣走过雾蒙蒙的街道。

  噹噹…..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有尿撒尿,别在床上画圈圈……”

  雾气晃动,一抹身影唰的从他前方几丈远闪过去,揉了揉眼睛,周围一片安静,连个人影都没有,连忙加快脚步,梆子声敲的焦急。

  “老天保佑…..保佑……别遇上鬼怪。”

  过去的一段院墙上,遮掩面容的陆良生,肩上趴着蛤蟆道人,踩着墙头飞快奔行,趴伏侧院的黑狗抖了抖耳朵,裂开嘴,龇牙低吼,视野前方,身影降下院墙。

  陆良生大步过来,袍袖一拂,黑狗呜咽一声,缩回窝里。

  路过侧院的厅门,两名粗壮的妇人守在这里,不过两人都在打瞌睡,陆良生捏着法诀,径直穿过闭合的门扇的瞬间,蛤蟆道人呯的撞在门扇,摔在地上,揉着脑袋爬起来。

  “孽徒……你要用穿墙之术,要早点说!”

  陆良生在里面将房门打开,身后有妇人的声音呢喃,书生侧过身,挥袖拂过被吵醒的壮硕妇人,后者眼皮睁开又阖上,头一歪,沉沉睡过去。

  骂骂咧咧进来的蛤蟆道人,声音渐小,跟着陆良生走进周家小姐的闺房,站在原地好一阵。

  “此处是有些不同。”

  陆良生看了眼帷帐内沉睡的身影,低下声音:“师父看出什么了?”

  “还不清楚…..”蛤蟆只能感觉出一点东西,但真要说出具体还是什么,以他目前的状态,根本不可能第一时间看出眉目。

  四处查看一阵,又蹦上床榻,钻进周家小姐的帷帐内,忽然开口。

  “良生,你过来,把这女子侧身。”

  走近床榻,隐约能见女子姿容,陆良生伸出手犹豫了一下,“师父,男女有别。”

  “迂腐!别人还巴不得!”

  蛤蟆道人直接过去,将女子身上被褥掀开,见周蓉隐隐有醒转的迹象,呢喃低吟半声,还未睁开眼,脸上啪的轻响,白皙的脸侧,印出红红的蹼印。

  头顿时一偏,昏了过去。

  “师父你……”

  “老夫这是让她睡的更安稳。”蛤蟆道人拉开帷帐,催促:“还不帮忙!”

  不得已,陆良生叹口气,走近床榻,将上面的周蓉侧过身,回头看向师父。

  “接下来怎么做?”

  蛤蟆道人走过来,站到枕头边,绕着女子脑袋看了一阵,蛙蹼做了一个上下抖动的手势。

  “将你法力灌注,然后使劲摇,她脑子里有东西。”

  陆良生皱着眉头,还是照着师父吩咐的做,法力进入女子头颅时,两只手用力上下抖动起来。

  脑中有东西…..之前周老说她头痛欲裂,难道还被人下了虫子?

  “吱吱…..吱吱…..”

  陡然一阵声音在晃动的手间响了起来,细如蚊声,陆良生视线下移时,只见周蓉下方的耳朵,一对细小的人腿,悬在外面蹬来蹬去,一股还想爬回去的架势。

  “果然为师猜测的没错。”

  蛤蟆道人伸出蛙蹼,将暴露在外的两条小腿抓住,轻轻一扯,将里面的东西一起拖出,摊在掌心,比豌豆还小一点。

  双臂、俊脸、长衣、布鞋,还有发髻,与人一模一样,连衣着都跟人一样。

  陆良生从未见过这种小人,看着它在蛤蟆蹼间叉着腰,唧唧喳喳,像是数落这师徒两人。

  “好像还有智慧。”

  拿指尖触了一下,那小人像是被战车撞了一下,直接飞出蛤蟆道人蛙蹼,陆良生想将他抓住,免得摔死摔伤。

  刹那,一条猩红长舌唰的将飞出的小人卷住,然后…..拖进嘴里。

  师徒俩对视。

  嗝的一声打破平静。

  帷帐抚动,灯火照来这边,蛤蟆道人揉着白花花的肚皮。

  “….说起来有些对不住,可这真是为师本能反应。”

  “师父你猜我信不信…..唉,算了......”

  陆良生捂着额头,这次算是白忙活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