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章 老卒断后

  黄曜把目光缓缓从老卒转到体格健壮、依旧满脸警惕握着兵器不肯放手的唐国斥候,突然大笑起来:“怎么着?还想动手?你们那个有修行境界的头儿都被老子劈成了两截,你们两个臭鱼烂虾还想翻天不成?”

  黄曜的几个手下们都是一阵带讥讽的笑声,大刘子则是眯着眼睛,从眼睛缝隙里吐出一些杀气来,随着他脚下大大迈出一步,火光中的影子像是变大了几倍,化作覆盖两人的黑暗。

  大刘子浑厚的声音在烽燧里炸响:“把刀放下,否则现在老子就要了你们两个的狗命。”

  唐国斥候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眼底都是孤立无援的绝望,也没有再坚持,缓缓地放下兵器。

  叮当的声音过后,两把唐国制式长刀落了地,黄曜对着大刘子笑道:“瞧,大刘子,看来这一贯骄傲的唐狗也会怕。”

  刚刚释放出可怕杀气的老卒大刘子露出微笑,一下子又恢复了平日里略带憨厚的样子,道:“唐国人跟咱没啥区别,当初我在阵前一口气杀了十一个,跟杀猪似得,有一个还当场尿了裤子。”

  这大概是身为一个老卒在见惯了事情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淡然,不过黄曜和另外几人还是挺兴奋。

  单从资历讲,除了黄曜、大刘子之外,其他三人的都是去年募兵才加入的军中,虽然与唐国人有过很多次摩擦,却始终没斩获过人头。

  今天是第一次,几乎一切都像是演练中的完美。

  而黄曜的兴奋则是因为终于可以抓到活口,从这些人嘴里,自然也能撬出自己想要的讯息。

  笑了一声之后,黄曜走上前去,干脆利落地抬起一脚就踹倒了一人,一只手拿刀鞘拍了拍年轻唐国斥候的脸颊道:“告诉我,你们大军的位置在哪儿?还有你们那个刘沛刘将军,他的大营设在哪儿?”

  那名唐国斥候显然并不怎么合作,但黄曜也不跟他多说,抬手就是一巴掌,力量之重,直接把他脸颊扇得高高地肿了起来。

  被这般侮辱的唐国斥候自然十分愤怒,眼睛里满是凶狠瞪着黄曜,可惜后者并不怎么害怕,反而用一种好似去青楼看姑娘的温柔语气说道:“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你知道的,我们不会有太多时间浪费,所以我可能会直接把最痛苦的刑罚直接用在你身上,不用半个时辰,你就会后悔爹娘生了你到这世上受苦。”

  顿了顿,他回头望了一眼那深邃的夜色,道:“这样的夜里,野狼肯定很饿吧?能有这么一顿吃食得是多高兴的事儿?”

  “你要杀俘?”唐国斥候瞪着眼睛,同样露出几分凶狠的神色道:“我不知道你问的那些,刘将军的大营在哪儿,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

  “不要骗我,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斥候,放在唐军里也该是最精锐的那一批,否则老子的手臂不会这么疼,马的,真疼。”

  黄曜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以他的估计,刚刚那位和他正面交锋的唐国斥候至少有气血第二重境界,只是因为被突袭有些反应不及,又被自己连续劈斩压制了气焰,否则就会成为大麻烦。

  他从小喜欢武艺,只可惜在气血修为方面的天赋一般,始终无法和那些天之骄子相比。

  也是在他最沮丧的时候,祖父安排他进入军中,他才能在这军旅之中找到一种存在的意义,而他也一直刻苦研习兵法,希望在某一日,能够证明给祖父看看,自己也绝非一无是处。

  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

  黄曜站直了身体,冷漠地俯视着唐国斥候,哼了一声,随后对着下属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出门望风,随后烽燧之中响起一阵惨痛的嚎叫声,像是在这荒野中恶鬼在叫。

  但真正的恶鬼不是那个哀嚎的唐国斥候,而是刚刚对唐兵动刑的黄曜,他摸了摸额头的汗珠,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说不说?”

  唐国斥候只能在地上喘着粗气,双眼都是血丝,嘴角也渗出鲜血。

  “你知道也晚了。”唐国斥候反而冷笑起来,“即便你现在知道了,又能阻止什么?”

  黄曜眉头一挑,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立刻问道:“你想说什么?说出来,我饶你不死。”

  正当这时候,门外望风的老七却突然跑了进来,紧张地道:“头儿,好像有马蹄声,而且不止一个,至少有二十几个。”

  所有人浑身一震,随后都看向了黄曜,准备听他的命令。

  黄曜却根本不在乎那些,只是一昧地掐着那名唐国斥候的脖子,却始终无法得到想要的消息,不由得大声骂道:“告诉我,你们唐国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将军,来不及了。”大刘子知道黄曜此刻有些失控,拍拍他肩膀劝阻道:“先保命要紧,我们这两天没休息过,打起来不是他们的对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