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八章 寻医,诊病,针

  城门口的时候,早已经有人等待多时,他们自称是卢府的下人,在经过高长恭点头之后,众人也就不再怀疑,跟随着几人一路城门口进城,中途经过的关卡非但没有阻拦,甚至卫兵们还恭敬地拱手行礼,这种特殊待遇,倒是让那些早已经排队多时的商人们羡慕得眼睛发红。

  一直到卢府,秦轲也是惊了一下,看着那庞大的朱漆大门和那延绵不知道多少里的院墙,心想这规模就算跟公输家大宅都还要大上几分,可公输家的宅子住着一大家子人,据下人说这卢夫子膝下儿孙不过十人,难不成这卢夫子是皇家亲戚不成?

  而卢家下人看着秦轲这幅震惊的模样,也是挺起了胸膛,显得无比骄傲地道:“老爷是稷上学宫医家一门的总教习,在朝堂上也是位列前茅的,虽然他并不喜欢参与朝政,可巨子还是给了他这一座宅子,以表示对他的尊重。”

  “乖乖……就因为这个,所以就送了这么大一座宅子。”秦轲惊叹着,心想在荆吴这事儿虽然不是没有,可送出的宅子少有这般气派,毕竟南方之地,虽然富庶,却不如北方这般宽广……

  高长恭倒是不以为然:“就这样的宅子,在稷城还有二十几处呢,这前朝的皇城,规模自然不小。”

  秦轲听了暗暗咋舌,一旁的蔡琰却已经满脸好奇地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蔡琰……”秦轲急忙喊了一声,可蔡琰全然当作了耳旁风,继续大咧咧地往里走。

  下人神情谦恭地在一旁给众人引路,很快将一行人指引到了正厅前。

  一位身穿淡色宽袍的年轻人立于厅堂之中,嘴角含笑。

  这就是……卢夫子?

  秦轲还没来得及质疑,那人却笑着开口道:“上次我怎么说来着?像你这种闲着没事儿净喜欢作死的人,迟早还是得再来找我的……”

  秦轲微微一怔,躺在担架上的高长恭已经笑骂回应:“我说你个当大夫的,就不能留点口德?什么叫迟早再来你这里?你要是个漂亮大姑娘也就罢了,偏偏你只是个臭卖药的,谁还稀罕来找你?要不是别人都没法子了,我才懒得见你这张老脸。”

  但厅内这个人的脸显然并不老,甚至,感觉看上去比高长恭更青涩一些。

  这真的是卢夫子?

  是在公输仁生命最后的时光,还能找到法子帮其续命的那个人?

  当时秦轲正烦恼于五行司南和一些繁杂的问题,并没有在公输家见到这位卢夫子,如今看清了眼前此人,免不了生出些怪异的感觉。

  毕竟那位年过半百的莫先生每每提到他的老师,用的都是最为敬重的语气,很多时候还会朝着稷城的方向虚拜一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对墨家巨子恭敬有加。

  而公输雪也曾郑重地称呼他为“卢老”——或许唯一能与这个“老”字相符的,只有卢夫子那一头斑白如雪的发丝了。

  说笑归说笑,卢夫子走近高长恭身前看了几眼,顿时皱起了眉,表情也严肃了许多。

  他摆手示意道:“先放到塌上吧,动作轻一些。”

  抬担架的几人点了点头,动作十分默契一致地开始把高长恭转移到厅内的一方床榻上,说来有趣,秦轲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厅堂正中摆着床榻,不过联想到这位卢夫子是医家第一人,自然也可以理解一些了。

  只可惜,尽管几人手脚轻慢,高长恭还是无法控制地咳嗽了几声,嘴角溢出不少金色液体,顺着床榻一滴滴落到地上,却因为太过黏腻浓稠没有丝毫流动的迹象。

  卢夫子的神情逐渐变得凝重,负手在身后绕着床榻看了几圈,抬头问高长恭道:“看你信上大概说得清楚,我却没想到你的问题已经这么严重了……你的血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也没多久。”阿布在一旁万分担心,顾不上礼节主动回话道:“之前都没见长恭哥有什么不妥,许是在江上吹了风?”

  “吹风?”卢夫子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躺着的高长恭有些费力地笑了起来,淡淡道:“阿布,半月前我已经是这样了。”

  “半月?”卢夫子微微掐了掐手指,“那着实太快了一些。”

  顿了顿,他推开一脸惊愕的阿布,凑到高长恭近前仔细观察起那双泛着异样金色的眼睛,一边喃喃重复着:“太快了,太快了……”

  “将他的衣服解开。”

  秦轲和阿布两人动作奇快,眨眼间脱掉了高长恭的上衣,只是早春风寒,阿布担心他会冷,又替他盖回了一层棉被。

  卢夫子叹了一声,轻声道:“不用盖了,他根本不冷。”

  “不冷?”几人都是一怔。

  气血行为精深的大修行者确实能够做到寒暑不侵,但那基本都是在气血运转旺盛的时候,事实上,没有谁会每时每刻调动全身气血,却只是为了抵御严寒酷暑,更不要说高长恭早先还身受重伤,多处经脉骨骼受损,气血耗尽。

  卢夫子注视着高长恭,郑重问道:“你自己说,你现在还能感觉到冷热吗?”

  高长恭咳嗽了一声,脸上依旧带着无所谓的笑意:“十天前还略微能感觉到一些,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你竟已到了最后那一步。”卢夫子叹息道。

  随后他猛然抬手,止住了秦轲和阿布张口欲出的发问,对着不远处站着候命的管事道:“把我的银针拿来。”

  管事默默点头,转身离去。

  卢夫子朝着管事背影特意强调了一句:“记着,要巨子赐我的那一套。”

  管事身子微微一震,回头惊讶地望了一眼卢夫子,脚下的步伐跟着快了许多。

  多年来老爷一直没再碰过那套针?如今居然要破例?

  管事不会多问,他知道卢夫子既然这般吩咐,必定是意味着眼前这个病人的情况已经到了凶险异常的地步了。

  不一会儿,管事从厅堂外回来,双手沉稳地捧着一只玉盒。

  卢夫子接过玉盒,立刻拿出整套银针,开始在高长恭的胸口一根接一根地下针。

  他下针的速度看上去并不快,但偏生秦轲和阿布只觉得眼花缭乱,心潮汹涌,似乎那一根根扎下的不是银针,而是一排排气势凛冽的剑阵,又或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直冲苍穹的高塔,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几根银针布满了高长恭的前胸,从上方看去,好像一朵迎风而开的木兰花。

  而秦轲和阿布作为修行者也很快看出了门道,这些针刺入的位置,分别都是气血脉络汇聚的关键位置,毫无半分偏差。

  只是,区区十几根银针,真能令高长恭的状况有所好转么?

  不多时,银针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回答了秦轲心中的疑问。

  银针还是那些银针,只是自下而上逐渐透出淡淡的金色,像是染上了一抹灿烂的阳光。

  秦轲很快发现这种变化并非是来自于银针本身,相反的,是银针褪去了本来的银白色金属光泽,变得通透如琉璃,之所以现在呈现出金色,是因为吸取了高长恭经络中的金色血液,正好灌满了每一根银针中空的位置。

  “这是穹窿之海里找到的一种水晶,平时看上去好像白银一般,却自有它的玄妙之处。”卢夫子从阿布脸上看到了担忧和惊恐,赶忙轻声解释道。

  这时,金色的血液似乎受到了某种牵引,开始源源不断地从针尾流溢而出,与先前不同的是,银针引出的血液虽也金光闪耀,却不再浓稠得如沙浆一般了。

  “你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还在精炼自己的气血?”卢夫子对着高长恭沉声道:“你该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

  高长恭淡淡地笑了笑:“有些事情总得试试看,何况这已经不是我能阻止的了。”

  “莽莽撞撞。”卢夫子哼了一声,话语里却满是关心,“你要是再多耽搁些日子,我都没把握能救你了,到时候你就等着跟王玄微那个疯子一样化作尘埃吧……圣人境界何其高远,岂是说进便能进的?尤其是你这样的气血修行者,想进那个境界更是难上加难。虽说我很佩服你能将自己的气血精炼到这般程度,可你也该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才是……”

  “少说废话,能治就治。”高长恭懒洋洋地咕哝道:“难不成你还怕我付不起诊金?”

  “诊金?你,你当我是什么人?乡间的赤脚大夫?”卢夫子一时不知该气还是该笑,索性不再和他贫嘴,而是凝神静气地闭上了眼。

  他的手平移到那些银针之上,看似平淡地伸出了一根指头,轻轻在某根针尾上弹了一下。

  仅仅只是一下。

  银针微微颤动起来。

  因为这跟针的颤动,高长恭胸口上所有的针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仿佛雪崩之下摇摇欲坠的针叶林……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