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狗蛋

  第三百七十九章狗蛋(三更)(第2/2页)

  的温情和喜悦,反倒还是像是原先那样互相挖苦打闹,这让公输雪看了忍不住发笑。

  不过随着她展露笑颜,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晕,原本清丽的脸庞越发妩媚起来。

  师娘?不知道怎么,公输雪听到这个称呼,心里倒是泛起了一丝甜蜜。

  三人这时惦记起了刚刚的那个孩子,便不再继续闲聊,而是一起并肩走了过去。

  小孩子还蹲在原处,只是稍微抬起了一点脑袋,悄悄观察着这边的情形,看到秦轲几人向他走来,他赶忙又将小小的脑袋蒙进了双腿之间,蜷缩得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刺猬。

  这样一个单薄的身影,面对世间百态,战乱纷争又能生出多大的反抗意志?相反,他只能顺应命运,让那虚无缥缈的老天爷来决定他的生死祸福。

  秦轲微微有些心疼,似乎从这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他缓缓蹲下身来,轻拍了一下孩子的肩膀。

  秦轲可以感觉到,孩子在被触碰的那一瞬间,猛然地抖了一下,但他还是不敢反抗,只是呆呆地抬起了头。

  “别怕,别怕。”秦轲安慰道:“现在没事了,你不要害怕。”

  他看向地上那已经碎了半边的陶碗,又抬头与公输雪对视一眼,公输雪会意,点了点头,走向粥棚。

  秦轲抚了一下那孩子有些脏但仍然柔软的头发,轻声与他交谈了几句,这才终于让他直起了身子,缓缓地站了起来。

  孩子闪着他黑亮犹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仰头望着秦轲,本该是个很有灵气的孩子。秦轲心里默默想,只平白遭了这些苦楚……

  “你叫什么名字?”秦轲试探着问道。

  “狗蛋。”孩子看了看秦轲,又看了一眼旁边挤眉弄眼想要做鬼脸逗他的褚苟,怯生生地答道。

  秦轲对这样的贱名并不陌生,说起来光是在稻香村,都有一半的孩子会叫“狗蛋”,为了容易区分到底是谁家的“狗蛋”,村里的人甚至专门在狗蛋的前面加上了他们的姓氏,如果碰到同姓的,还会按照年龄分个大小。

  “狗蛋。”秦轲微笑着,“你爹娘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狗蛋吸溜了一下鼻涕,眼神顿时被朝他们走来的公输雪吸引了去,公输雪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粥,笑吟吟地道:“来,给你的,快吃吧。”

  狗蛋看着面前那碗熬得厚实的粥,忍不住咽了口水,他进城的时候正是赶上公输究管事的那些日子,可一直没吃上这么厚实的粥,虽说公输仁定的规矩是粥必须“厚可插筷”,可公输究第一天接手粥棚,就将锅里的米粥硬生生改换成了米汤。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接过了那白瓷的粥碗,却立即转头往另外一个方向奔跑过去。

  秦轲一路见状也跟在狗蛋的身后,这才在城墙根旁的一处简易窝棚里见到了一张单薄的、打满补丁的破布,一位面容困顿、脸色苍白的妇人躺在上面,嘴唇干裂,像是得了什么重病。

  “娘……”狗蛋轻声地呼唤了一声,“粥来啦!”

  妇人这才勉强睁开一些眼睛,却仍然无力起身,狗蛋就用瘦小的手握住碗里的汤勺,一点一点地喂进她的嘴里。

  秦轲几人看见这样的场景都是沉默说不出话来,而公输雪皱着眉,转头朝粥棚那边喊了一声,随即那宋梁把勺子给了旁边的老张,跑了过来。

  “这样的病人最近很多吗?”公输雪忙问宋梁道。

  宋梁恭敬地回答:“是有不少,一路逃过来路上也没什么可吃的,大多数应该是饿的,多给几口东西吃,慢慢养一养就会好了。”

  公输雪摇摇头:“不能大意,你现在带几个人把她和这孩子都带去医馆,给大夫瞧瞧。别是得了什么疫病,若疫病扩散开来,整个锦州都要陷入危难。”

  “是。”

  “这对母子,暂且由公输家来养。”公输雪又道:“派人单独辟一处地方,把有病在身的都安置妥当,这位大婶的病好了的话,问问她愿不愿意去粥铺帮忙熬粥,或者在城里找个酒楼做做厨娘也行。”

  宋梁点点头,笑着作揖道:“小姐真是菩萨心肠。”

  “菩萨?”公输雪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脸上表情看不出悲喜。

  狗蛋母子很快被送去了医馆,眼看午饭的时间也过了,公输雪却突然问褚苟道:“几天不见,你的修为居然进步得这么快,是得了什么法门么?”

  一提到这个,褚苟一时心潮澎湃,激动地道:“师父,你都不知道我到底遇上了什么事儿!我跟你说……”

  只是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嘈杂纷乱的人群,又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道:“师父,我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慢慢跟你说。”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