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八章 “徒弟”的修为

  第三百七十八章“徒弟”的修为(四更)(第2/2页)

  界的修行者了。

  可褚苟能与他打个平手,至少证明他不再是那个胆怯、无能,在屠刀之下还会尿裤子的少年,而是一名能与公输成正面一战的修行者。

  公输雪同样也有些惊讶,她认识褚苟的时候,不过是个还没入门的半吊子修行者,一路来锦州的时间里,能生出一点气血感应就该是谢天谢地了,他又是怎么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成就第一重境界的?

  两个修行者的搏斗,当然引来了不少百姓围观,有的还是端着破碗的流民,一边喝着粥啃馒头,一边对这两人的争斗品头论足。锦州当地的百姓更是大部分都认识公输成,知道这位公输三爷的儿子平日里横行霸道惯了,今日竟然遇上一个敢跟他叫板的人,实在有趣。

  人群很快就聚拢成黑压压的一片,从上面往下看,聚拢成团的百姓中间留了个圆形的空地,好像一座角斗场似的。

  褚苟听着人群里不时传出的喝彩声,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公输成,心里越发得意起来,他的动作敏捷如兔,往往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避让开公输成的拳头。

  这是秦轲教给他的身法,那卷秘籍中虽写明了修行气血的法门,加上一套拳法,但秦轲本着“打不过就得躲”的心态,把自己的那一套身法教了一些给他。

  那套身法本来与巽风之术相得益彰,褚苟没有修行过巽风之术,用起来自然比秦轲要逊上许多,但公输成不是什么集大成者,几番周旋下来倒没有落得什么下风。

  其实褚苟又何尝不是疲惫气喘,但在他看来,他凭借一己之力能与公输成相持到现在,应当已经足够证明他的长进。

  或许秦轲看到了,会十分惊讶吧?他脑中闪过一瞬间的念头,一边手臂格住了公输成的手,两人双臂交缠,就像是两根打了结纠缠在一起的粗绳子,而他的脸顺势也对到了公输成的面前。

  趁着这会儿,他得意地望着公输成,小声道:“这位公子,打这么久你也累了,既然我们谁也打不过谁,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何?”

  虽说褚苟的心里很想把这个公子哥暴打一顿,打成猪头,可眼下的情形他明显是做不到这一点。既然如此,不如找个由头走人,反正横竖丢了面子的都是面前这位公子哥,他这样的小人物,也不需要什么脸面。

  可公输成哪里听得进去,何况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他退让更是不可能,他可是这锦州的头号纨绔,若在这里丢了人,将来还怎么在那群狐朋狗友面前装老大?

  但眼下他确实没法轻松击败褚苟,想到这里,他开始后悔昨晚喝花酒的时候干嘛要把家丁们都打发回去呢……

  想到这里,他突然提高声音,转头对着身后那几个人道:“你们还在看!过来帮把手!这小子想跑!”

  那几人哄然响应,三个有些修为的公子哥其实早已摩肩擦掌,只不过看着两人打得热火朝天,也不好直接过去插一脚,现在既然公输成有求于他们,他们当然不会吝啬于一齐冲上去形成围殴之势。

  他们不过是一群纨绔的世家子弟,又不是什么江湖上的侠客,还非得讲究江湖规矩,玩什么一对一,呼啦啦一群冲上去把人家一步打到位岂不是更畅快?

  而褚苟眼见这样的情况,立即怪叫一声:“嘿!你们有没有点羞耻心,一个人打不过就来一群!”

  说完,他竟是毫不犹豫地掉转头,向着人群的方向逃窜过去。

  公输成看得有些发愣,其实他刚刚说褚苟要逃,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既圆了自己的面子,又能让后面看好戏的几人帮个忙,谁知道这褚苟真是半点尊严也不要,说逃就逃,脚底板跟抹了油似的。

  他顿时大怒道:“抓住他!”

  人群一阵混乱,随着褚苟的逃窜,三名纨绔也是从各个方向围追堵截,把看热闹的人群搅得七零八落,不少人甚至还白白中了几人的拳脚,修行者的力量远超常人,有的一拳就被打倒在地,哎哟哎哟地惨叫起来。

  褚苟身形灵活,可终究修为尚浅,要在几人的围追堵截下逃离,是在有些不容易。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脚下一滑,心中立即暗道一声不好,紧接着他整个人仰面跌倒,屁股在地上坐得生疼,而公输成看到褚苟滑倒,一时兴奋地忍不住大笑一声,随着他气血贯通双臂,一双沙包大的拳头已经推了出去——

  只是就在这一刻,他的面前多出了一只手,随着那只手的一一张一合,他感觉自己的双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般,就连他的身体也被那之手扯得脚步踉跄,随后那只手转黏为推,一股大力涌来,他闷哼一声,整个人也仰天倒在了地上。

  随后,那只手抬起,从左往右地一扇,就像是凌空扇了一个巴掌,但这巴掌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一个正兴奋地踹了一脚褚苟的纨绔脸上,打得他七荤八素,几乎站不住脚。

  这个精瘦的影子一步跳到了另外两名纨绔之中,动作快得令人眼花缭乱,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山崩一般的力量,几个世家的浪荡子被打得连连后退,一张脸上写满了惊恐。

  “师父!”褚苟当然已经认出这只手的主人,顿时惊喜地叫了起来。

  (fg已经立好了,为我这几天沉迷唱歌而加更……绝不是因为某人的打赏……绝不是。)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