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五章 乌助

  第三百七十五章乌助(第2/2页)

  鬼使神差地带上了两名护院,按照他的说法,如果不是这两人用命换来他的逃生之路,那刺客就该夺走他的性命了。

  看着乌助的身影被搀扶着消失在转角,公输察突然问道:“你是什么时候遇上他的?”

  “今天早晨的时候,我带着人出门,有个清秀男子一脸慌张地拦住了我的马车,后来我才知道,这人居然是乌助养在外面的面首,乌助可真是取向奇特,不喜欢妙龄少女,却喜欢这样的小白脸儿……”

  管事的瞄见公输察脸上表情不对,赶忙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他知道公输察不好女色,更不喜欢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他直接略过了这部分,继续道:“随后我跟着那小白脸去了他住的地方,这才看见了满身是伤的乌助。他求我带他来找您,说是整个公输家还能保他一条性命的,只有四爷您了。”

  “保他一条性命?哼!”公输察表情不悦,“老三做这些事情,想来这乌助也都知道,他非但不劝阻,反倒是助纣为虐,帮着他做,如今老三知道事情都交到了雪手上,藏不住了,所以派人杀他灭口……他也不敢捅到大哥那边去,毕竟事情一出,大哥肯定会先袒护自家兄弟,这才跑来投奔我。这样的小人,我恨不得一刀砍了他!老三做的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那就是公输家一桩天大的丑闻,甚至朝廷都有可能要怪罪下来。我公输家本就已经从朝廷中枢被迫迁移到这锦州之地,万一上面的人还不肯放手,谁知道这一次巨子还能不能护住公输家!”

  管事的点点头,赞同地看向公输察:“是呀。三爷这事儿做得,几乎是把公输家往火坑里推,万一一朝暴露,轻,公输家会在锦州人望尽失,重,公输家说不定要遭灭顶之灾……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公输察听到这里,气息越发不匀称起来,握在手上的阔刀刀尖也微微颤抖。他强行压下胸中怒气,猛地抬起头,迈开腿就道:“不行,我现在就去跟大哥说!”

  “且慢……四爷,四爷!”管事上前就要拦他,却被撞了个满怀,公输察那如熊一般结实的胸膛撞得他浑身骨头架子都抖了抖。

  “四爷。”管事站定了身形,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忙道:“您不能去哇!”

  公输察皱眉看着他:“什么意思?”

  “爷,您现在把事情捅到大爷那去有什么用?”他低声道:“大爷是病了,可他不傻,我暗里也一直在看着三爷做事,三爷那边并非滴水不漏,怕是早早地就有人给大爷递过信,官仓里的那些猫腻他未必不知道。这一次雪小姐遭了那么大的罪,他还要急着让小姐接过粮仓的事情,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给三爷擦屁股?大爷偏心三房也不是一两天了,我听说雪小姐其实也发现了账目上的问题,却并未发作,她一定也是想到了即便说出来,最多大爷也只会给三爷一个小惩大诫,没什么用处,反而还在大爷那边留下个多嘴刻薄的印象……”

  “都这样了,他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公输察瞪着眼睛,心里怒火上涌,“他还管不管这个公输家,还管不管祖宗留下的底子!”

  管事摇摇头,道:“这可说不准,三爷那人,面子上虚假的很,平时就讨大爷喜欢,况且一直以来大爷的病,都是三爷在跑前跑后地关照着,去稷城请卢神医也是他做的安排,大爷自然更看重一些。”

  公输察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得不承认管事说的并没有错:“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能不能在暗地里……”管事犹豫着开口。

  “我向来明人不做暗事。”公输察立即横眉打断他道。

  管家眼珠子转了转:“四爷,您先别急着拒绝,明面上我们肯定不能直接把事情捅到大爷那边,但是,四爷您能逼着大爷秉公办理啊……”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