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二章 补肾佳品

  夜间的时候,公输仁派下人送来了厨房专门做好的饭菜,秦轲和公输雪两人相对而坐,各自举着筷子在盘子里拨弄着,窗外漫天都是繁星,吹进来的风虽然有些寒冷,却也给人清爽。

  “还真没想到,你四叔真够直接,感觉,还是有几分可爱。”秦轲一边吃饭一边笑着道。

  公输雪也是轻声笑着:“直接?倒不如说蛮横。不过相比较三叔,他确实要好得多,至少不会玩什么阴谋,所以这么些年,我最多只是见他不喜欢我,却从来没有被他算计过。今天你的身手算是让他高看了一眼,以后他也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我可不这么觉得。”秦轲无奈地摇摇头,“你没听他那话?日后还得找我切磋,还要带上刀,这还不叫找麻烦?”

  公输雪笑着回答道:“切磋是切磋,相比较今天的凶险,我四叔还是会把握一个度的。否则,这公输家上上下下还有哪个供奉愿意陪他交手?只怕都得躲着他走才是。”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秦轲想到公输察那张刻板的脸,还是高兴不起来,苦着脸道:“在我看来,这两者都很糟糕。”

  公输雪捂嘴轻笑,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好奇:“不过我倒是很惊讶,你竟然真的能胜过四叔。”

  “靠着出其不意而已,真打起来,结果可说不好。”当然,是谁的结果不好,这就不好说了。秦轲如果真能放手使出七进剑,公输察纵然比他高了一个境界,未必不会死在他的手上。

  从进入到第三重境界之后,秦轲对自己的身体掌控力几乎是一日千里,仅仅只是从伏牛山一路到锦州的路上就又有不少新的领悟,如果把时间倒转一些时日,让现在的他回到当初伏牛山上的时候,就不会那样狼狈了。

  公输雪也是修行的人,虽然她的气血修行才到第一重境界,但生在公输家这样的大家族,也是有眼界的人:“你说你用的那招,名字叫朝露?很凌厉的招式,公输家里供奉不少,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招式。这也是你师父教的?”

  “不是。”秦轲想到那段被战刀砍得十分凄惨的日子,忍不住一阵恶寒,浑身一抖,“是一个女人教的……一个彪悍到你都不敢相信的女人……”

  “彪悍的女人?”公输雪当然想不到秦轲口中的所谓“彪悍”的女人竟然就是长城那位大将军、木氏家族的继承人木兰,只是看着秦轲咧嘴笑的表情,还以为他只是在开个玩笑,也就摇摇头,不再询问。

  有关于武学,总有不少隐秘,而她是个知进退的人,秦轲不愿意说,自然有他的原因,过分逼问反倒是不好。

  秦轲低下头,筷子拨弄了一下盘子里的菜肴,饱满的肉质浸透在在酱汁里,咬上去却有着一种不错的韧劲。

  他吃得满足,好奇地道:“这是什么鱼?”

  公输雪微微一愣,看了看,却也是摇摇头,道:“我从来没吃过这个。”想到这里,她唤来丫鬟,“小蝶,你来。”

  穿着一身鹅黄衣衫的丫鬟步伐优雅,一举一动尽皆妥帖,足以看出公输仁这份赏赐的用心。

  “小姐怎么了?”小蝶轻声问道。

  毕竟还是花季少女,还是有那么几分活泼,加上公输雪又是个平易近人的主子,所以小蝶笑得十分灿烂。

  “这是什么菜?”公输雪指了指,笑着问道,“这是大伯派人送来的,我从来没吃过。你一直在大伯房里做事,应该知道。”

  小蝶点点头,低下头看了看,哦了一声,依旧是笑眯眯的:“小姐,这是穹窿之海的墨鱼呀,在锦州不多见,毕竟锦州不靠海,从海边运来路上要废不少功夫,都是放在冰里镇着才能保证新鲜,就这么一盘,就得要几十两银子咧。”

  “墨鱼?”秦轲又夹了一筷子,“几十两这么贵。”

  他在荆吴听说过这种满是触手的东西。

  荆吴靠着南边,连着大海,甚至有着二十万水军,数不清的大船,遮天蔽日,出海打渔是不少渔民赖以为生的本事。

  只是这些东西,他也只能在阿布的讲述之中想象一二,从他进荆吴之后,有一大半时间都呆在建邺城里,要么是在太学堂里修行,要么是跟着阿布大楼小千他们四处乱逛,混迹进人群之中听先生说书,然后再去那间老店美美地吃一顿肉包子,自然是没机会亲眼见证的。

  当然,建邺城有着水运的方便,许多货物也畅通无阻。在几间大酒楼里,一直有挂着写着墨鱼两个字的牌子,只不过秦轲那时候觉得太过猎奇,其次也是因为价钱不菲,所以一直不愿意点了尝尝,没想到味道还不错。

  公输雪却是颦着眉头,敏锐如她,自然而然就在其中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墨鱼?我记得大伯不是不喜欢吃海鲜么?”

  “是呀。”小蝶眯着眼睛笑道,“大爷向来不喜欢海鲜,说旁人吃起来没什么,他吃起来总觉得那股腥味太重。”

  “那他怎么会想到要送墨鱼来……”公输雪奇怪地道,“大老远从海里运来的东西,也不会天天有,大伯不喜欢吃海鲜,也不该会专门备上一份。”

  小蝶笑着道:“小姐这是哪里话,这可不是大爷房里的,我听厨房说的,大爷专门找人去了一趟白鹤楼,从那买回来的。带回厨房的时候就连厨子都为难了一会儿,毕竟平时从来不做这东西,也怕做不好呢。现在看来,小姐姑爷倒是喜欢,他们也能松口气了。”

  听着小蝶的回答,公输雪非但没有释怀,反倒越发觉得奇怪,她总觉得有关于墨鱼这事儿,公输仁表现得太过热切了一些,

  难不成下了毒?公输雪很快又自嘲地笑笑,怎么可能,公输仁没理由害自己,哪怕是要加害,也不会选这样下作的手段,以他管家大爷的权威,要找个借口处置自己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小姐你怎么了?”小蝶也觉得公输雪有些奇怪。

  公输雪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奇怪,大伯平日里不是个在乎口腹之欲的人,这一次为了一条墨鱼这样大费周章,有些不像他。”

  小蝶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公输雪是在想什么,顿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公输雪怔怔地看着小蝶,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笑。

  “小姐你原来不知道呀。”小蝶嘻嘻笑着道。

  “什么事情。”公输雪看了一眼不断夹菜吃菜的秦轲,他的嘴角有些酱汁,他自己没发现,所以她十分顺手地就把巾帕向着他递了过去。

  而就在两人刚刚接触的那一刻,小蝶的话却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墨鱼……还有这猪腰、这枸杞人参炖鸽子、这驴肉、这泥鳅,这虾,据说都是能补肾壮阳的菜。”

  空气一时凝滞,犹如纠缠在一起的水雾,最后结成了冰晶,秦轲握着巾帕一时无语,直到半晌才反应过来,口齿不清地喊道:“壮……壮……壮他娘的什么?”

  小蝶捂嘴轻笑:“姑爷就不要逗小蝶了,这种事儿,姑爷是个男人,总比我清楚。大爷说,你和小姐同床共枕,夜里行……那事,多了容易伤身子,所以才吩咐下人做了这些菜送到我们这儿来,都是为了给姑爷补身子的。”

  “吧嗒”一声,秦轲嘴里咬着的虾坠落在了桌面上。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炸了。晌午的时候他跟公输仁、公输究等人一桌吃饭,自然不可能敞开肚皮吃,而这晚饭是在公输雪的院子里,自然就恢复了平时的大块朵颐,这桌上的菜至少有一大半进了他的肚子里。

  可任他想破天,也不会想到公输仁送来这些菜竟然是这个意思。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公输仁欣赏他之前胜了公输察,才送来的这些东西。

  壮阳?补肾?补他个大头鬼啊!修行气血之人……还需要壮阳?不对,好像不该往这方面想……

  随后,他低下头,下意识地望了公输雪一眼,结果发现公输雪这会儿也正好在看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接触,这秋夜里像是吹来了一阵滚热的风,把他们两人的脸都给吹得红了起来。

  小蝶看着两人的样子,轻轻一笑,自认为十分识趣地退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心里还在想小姐和姑爷真是腼腆,明明都已经是夫妻了,却还如此害臊。

  只是她哪里知道,这屋子里坐着的,是一对假夫妻?

  “咳咳……”秦轲望向这桌子上的菜肴,本来澎湃的食欲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说他心里知道,食补这种东西也不是喝汤药,不至于真有什么夸张的效果,只是心里生出了疙瘩,他自然也就没法再下筷。

  “我吃饱了。”秦轲垂头丧气地站了起来,打算找个地方睡觉。

  公输雪咬了咬嘴唇,低声提醒道:“你忘记了?我们今天只能睡在一间房间里。”

  秦轲刚迈开的脚步顿时顿住,这是他最不想回想起来的事儿,只是事到临头,他已经避无可避。

  “这事儿怎么看……都是你的损失更大一些。”秦轲突然转过头,看向公输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甚至还必须睡在一张床上,今夜一过,谁还会相信公输雪是清白之身?

  公输雪低着头不看秦轲,沉默半晌:“不,这是我自己选的。”

  然而秦轲还是看到了她那握紧的手,和被手指揪出褶皱的裙摆……

  (很担心,这个题目会不会被屏蔽?)

  (没错,就一更,看去喽……)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