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夺马奔逃

  柳叶小剑显然蓄势已久,而路明一边要催动自己的剑与秦轲对抗,一边还要用精神之盾去格挡柳叶小剑,突然显得有些促襟见肘了。

  而柳叶小剑面对三重屏障丝毫没有放缓速度,仍然势如破竹,顷刻间就撞碎了第一道屏障,路明再也无法承受,咳出第一口血。

  随后,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柳叶小剑再度突破第二重屏障,路明的肩膀颤动起来,连忙用手捂住嘴唇,手上再度多了一滩血痕。

  他看向柳叶小剑,它距离自己的太阳穴已不足一尺,而他之所以还没有死在这柄柳叶小剑下,只是因为这最后一道摇摇欲坠的屏障,还没有被彻底破开。

  路明凝视着那柳叶小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胸中撕裂般的疼痛,陈虎和陈豹也注意到了路明的情况,握着战刀转身狂奔而来。

  他轻轻叹了口气,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伤势,根本无法让他再强撑这道屏障,随着他心念流转,原本压着秦轲的透明小剑最终失却了力量,已经佝偻起来的秦轲终于站直了身体,喘出了第一口气,菩萨向上用力一挑,透明小剑被挑飞到了半空之中。

  路明松开了去控制透明小剑的力量,周身的那道无形屏障顿时变得无比刚硬,哪怕柳叶小剑上蕴含的力量已不输于秦轲的全力一剑,可已经是有了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他皱起了眉头,远远地看向那闭着眼睛的高易水,猛地伸出一手,指着他,对陈豹嘶哑道:“杀了他!”

  陈豹跑了一半,正打算一跃而起用战刀劈开柳叶小剑,看见路明这一指,先是一怔,但很快就明白过来。

  只有修行者的飞剑才有的能力,而操纵着这柄柳叶小剑的修行者,必然就在附近,秦轲、阿布都是气血修行者,不可能再去修行精神,那么还能有谁?

  他转过了头,看向闭着眼睛的高易水,沉重的战刀被他倒拖着,他哇呀呀冲了上去。

  阿布的脸上有一道细小的口子,是刚刚在争斗之中被陈虎踢起的碎石子割伤的,除此之外,他的肩膀,手臂,胸口,各自都有些淤青,他却大喜过望,舞动着长戟宛如一位战神,让奔跑的陈豹一步也过不去。

  路明深吸一口气,那屏障猛然地收缩,柳叶小剑向前再度迫近,距离他的太阳穴不足一寸,但随着他双目猛然一瞪,一股力量从屏障上生起,竟然是把柳叶小剑生生地弹了出去。

  但柳叶小剑却像是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在弹出去的同时已经扭转了方向,一声马匹的悲鸣声,路明胯下的骏马喉间一个血洞,鲜血喷溅。

  马匹翻倒,路明从马背上滚落了下来,透明小剑则已经从天际再度回到了他的身边,他佝偻着,小剑随着他的心意疾飞,在空中与柳叶小剑砰然相撞。

  坐在马背上的高易水一声闷哼,嘴角竟然溢出一口血来,但他生生地又把血咽了下去,仍然闭着眼睛的他一声大喊:“还愣着做什么?抢马!”

  说着,他所控制着的柳叶小剑借着被碰飞的力量倒飞回来,与从另外一侧绕过来的陈虎缠斗到一起。

  秦轲眼睛一亮,追上陈豹,与阿布一同猛攻,陈豹挥出战刀,而秦轲则是一口气含在空中,默然不语,朝着陈豹递出一剑。

  七进剑,第二进,朝露。

  陈豹的眼神几乎是在一瞬间从狰狞变成了惊慌,刚刚死里逃生的秦轲出的这一剑,足可以说是一往无前,这朝露何止是滴水穿石,几乎就是一支离了弦的箭矢,纵使战刀抵挡在前,可陈豹仍然感觉到那股力量已经透过了战刀的刀身,渗透到他的五脏六腑。

  砰然一声,菩萨的剑尖刺入了战刀宽阔的刀身,割破了陈豹的衣袍,秦轲随之一挑,战刀高高飞起,又重重落下,砰然掉落在地上。

  阿布已经转身骑上了一匹灰马,朝着秦轲一声大吼:“阿轲!”

  秦轲气血灌注于双腿,速度本就奇快,加上巽风之术的控风之法,更是如同插上了翅膀,阿布扯着缰绳驱马跑到秦轲的身旁,秦轲双腿猛然在地上一跺,留下两个脚印,身体则如同一只高飞的大鸟。

  两人的手在半空之中握在了一起,马鬃飘动,马嘶响亮,蔡琰和阿布同时一夹马腹,四人两马就已经奔逃而去。

  陈虎陈豹两人穷追不舍,可毕竟以他们的境界,哪里追得上狂奔的骏马?一开始只相距几十步,但很快就拉开到了百步之遥。

  秦轲在马背剧烈的翻腾之中转过头去,正巧看见高易水最后埋下的杀招将剩下的几匹马全部废掉,心中快意难以言表,大笑起来:“来呀!来追我呀!”

  陈虎和陈豹在后面破口大骂,但显然蔡琰和阿布的御马术都十分出色,即便是草木茂密的林间,两人也能让马儿行进稳健快速。

  迎着风,阿布在马上大声道:“你可没告诉过我,高先生竟是个精神修行者!”

  但他现在可是全明白了,当初商队遇袭那一次,帮了他的那柄小剑,根本就不是别人,正是高易水的柳叶小剑。

  秦轲大笑着道:“你没问过,又不是我不告诉你!而且我也不知他的修为怎样,不过没想他关键时刻还挺靠谱的!”

  怀着脱离险境的心情,感受着迎面的风,两人都在马上一阵嘻嘻哈哈。

  但或许是一时脱离险境,高兴得太早,秦轲终究是遗忘了一些东西。

  嗡嗡的声音中,一柄潜藏在阳光之中的透明小剑破空而至。

  高易水却并未放松,一直紧紧地闭着眼睛,手指微微颤抖,柳叶小剑已经从他的手上飞了出去,很快就化作空中的一只飞鸟,与透明小剑相撞于一处。

  高易水这回没能忍住,“噗”地吐出一口血,坐在马背上的身体几乎软了下去,沉重的头颅耷拉上瘫倒在蔡琰的肩膀,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睁开眼睛,这一刻他的精神力几乎蓄满了那像是被撕裂了的胸膛之中。

  他大声喊道:“阿轲!”

  秦轲已经停止了笑容,风视之术再度展开,刹那间就捕捉了到了透明小剑的位置,随后菩萨再度出鞘,如一道流光,织造成一片剑幕,刚巧挡住了追上来的透明小剑。

  透明小剑力量奇大,不再受到高易水飞剑干扰的路明现如今已是毫无保留,秦轲回转着身子,背后紧靠着阿布,却依然被抵得几乎握不住手上的菩萨。

  他的虎口渗出鲜血,随后一声闷哼,透明小剑往下一滑,穿透了他的剑幕,如同一支利箭,猛地刺中了秦轲的胸口……

  这一剑,却没有如意料中的刺穿秦轲的胸膛,刺穿他的心脏,秦轲听到咯嘣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衣衫里落了出去,马儿飞奔,情势紧急,他来不及多看,赶紧用菩萨的剑鞘一把挑开了那柄透明小剑。

  马儿一声痛苦嘶鸣,被挑开的小剑稍稍从马臀之上划过,顿时伤口处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下一刻,秦轲尚且还在捕捉透明小剑的踪迹,而阿布瞪大了眼睛,发现自己手上的缰绳竟已经被齐齐割断。

  没有了缰绳,他也可以继续用双腿控马,但这一击无疑给了他们另一个危险信号,路明或许不打算再针对骑马之人,而是驱动着透明小剑开始冲着两人身下的马儿而来,现如今几人逃脱全靠马的脚程,没了马,他们又将陷入到之前的鏖战之中。

  随着秦轲一声大吼,“阿布,小心!”

  阿布当然立刻作出反应,长戟一震,侧面磕飞了透明小剑的锋芒,看着长戟上出现的崩口,一时生出几分心疼,这把长戟虽说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与秦轲手上的菩萨更是相差甚远,却是高长恭亲自给他挑选,又与他在那个雨夜一同并肩作战,此时“受伤”,他当然不忍。

  透明小剑阴魂不散,只是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再度向着马头冲来。

  高易水闭着眼睛,勉力地帮着抵挡了这一下,却还是难以阻止它在马脖子上又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这样不行。”秦轲面色凝重,“这么下去,迟早得被它活活拖死。”

  阿布大叫道:“你要是有什么办法,就赶紧说——”

  马背上,秦轲双目一蹙,看着那藏身于太阳光辉之中的透明小剑,道:“我拦住它,你们继续跑!”

  紧接着,他纵身一跃,竟是从马背上跳了下去。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