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二章 唐晚妆

  赵长河默默跟在后面,颇有些头疼。

  皇家之事,自己一直回避,不管崔家老狐狸怎么明着暗着的暗示,自己从来没有回应,就是因为这事实在麻烦,一旦牵涉就再无江湖潇洒。

  但这不是一直躲避就可以的……既然唐首座真能不远千里亲自来访,诚意是有了,总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正这么想着,武维扬停下了脚步:“到了。”

  赵长河抬头一看,人都傻了。

  这特么不是自己那天问“琴棋书画有唐首座精吗”的那个青楼吗!你告诉我这是镇魔司!

  算算自己从头到尾口嗨过唐首座多少东西。

  “唐晚妆得不到的男人。”

  “老子不但是匪类,下次觊觎的说不定就是唐晚妆!让她洗干净点等着!”

  再加上这个把她和青楼女子对比。

  这次见面是不是会死得很难看啊。

  好在进门不是走的青楼大门,否则被谁看见回去跟夏迟迟说一句“赵长河进了青楼”,赵长河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从后门进去,倒是看不出青楼模样。后方是一片小竹林,林中露出竹楼一角,芬芳宜人,僻静清幽。偶有虫鸣鸟啼之声传来,应和竹楼之中一缕琴音,明明是朝廷大员,这空谷幽居的味儿却是满溢。

  竹林四处都隐着劲装大汉,看见赵长河入内,个个虎视眈眈。

  赵长河看也不看,举步上楼。

  脚步声踏在楼板上,到达门前的一刻,琴声便止。

  赵长河立足门外,看着里面的女子。不知为什么,赵长河所认识的高位者待客都不喜欢用仆从,当时崔文璩一个人在亭子里等他,如今唐晚妆也是独自一人静坐竹楼。

  她此时已经不是初见那般厚厚的貂裘,一身素衣长裙,长发垂腰,仙姿淡雅。只是面色依然苍白,眉间仍有愁态,也不知是病未大好还是心事重重,看着却更增气质。

  唐晚妆纤手停弦,转头见赵长河站在门口,微微一笑:“请进。”

  这一笑便如雪中弱梅轻绽,于是春风意暖,遍地花开。

  赵长河自以为钢铁直男的心都禁不住跳了一下,暗道这女人真的漂亮,漂亮得让人根本无法把她与镇魔司首座这样的职务联系在一起,那病弱仙姿更是无法想像出当时那挡在朱雀尊者面前令其忌惮无比的实力。

  然而那是自己亲眼所见,当时害怕的反倒是她会一剑杀了自己这涸“背主之徒”。

  半载重见,已如隔世。

  赵长河进了门,唐晚妆也移座到了茶几边上,素手沏茶。

  赵长河安静坐在对面,茶香袅袅,水雾蒸腾,对面唐晚妆的模样在雾里更加缥缈,如云端仙子,捉摸不清。,

  赵长河一肚子话想说,都说不出来,一肚子诗情画意,却没文化想不出一句诗,只剩沉默。似乎在这样的女子面前,再怎么躁动的江湖味都会随之安静下来,于是江河浪涌渐息,在夕阳里静谧东流。

  唐晚妆也在看他。当时那青涩却又桀骜的少年,如今身负长刀端坐于前,桀骜仍在,青涩已褪,势如虎踞。

  她端上茶杯,笑道:“赵公子何不出言?莫非在怪晚妆当初通缉么?”

  赵长河“啧”了一声:“你这样的人……这样的氛围,就是不让人大声说话的。”

  唐晚妆笑了笑:“真江湖匪类,只会说这娘们好看,洗干净点等着,又哪来的氛围意境不便大声?”

  赵长河:

  “赵公子是读过书的,所以才感觉竹林意境,夕阳江水。”唐晚妆道:“说不定肚子里还有诗,只是不肯言。”

  赵长河索性道:“其实诗倒有……不过说出来,或许和洗干净点等着区别也不太大。”

  唐晚妆并不以为忤,反倒有点好奇地问:“愿闻其详。”

  “我若说,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你会不会觉得我在舔你?”赵长河没好气道:“但我自己也很恼火,因为刚才似乎还真是这种感觉。只能说人漂亮真的是作弊老,子对你本来有点气,结果发不出来,反倒有些气弱似的,真火,大。”

  唐晚妆没理会后面那些话,低声重复了那句诗,眼里有些惊奇。

  赵长河奇道:“这句典籍里不是有吗?你在惊奇个锤子?”

  唐晚妆笑而不语。

  典籍里有,和你真会从浩如烟海的典籍里背出诗句,这是两回事;背了诗句还会用在自己的心情里,这又是另一回事。

  这位的“读书人”气息,只一句话就尽显无遗,做出再多江湖匪气都遮掩不去。如果说成年后才紧急读书,半年内养出这样的气息可比半年练武达到潜龙八十八还难。

  他真的生在乡村赵厝?

  她想了想,只是道:“那你现在为何又敢说了,还越说越直白?”

  赵长河道:“话匣子既然拉开了,也就破了那意境,自然无所谓了。所以建议以后你装个哑巴坐在那弹琴最好,什么朱雀白虎的,可能看见你转头就走……哦,不行,她们都女的,可能不吃你这套,想撕了你那张脸的可能性还更大一点。”

  说到这里心有戚戚,如今白虎是迟迟,要是知道自己私下来见这么漂亮的女人,撕了她的可能性是真大,或者撕了自己。

  这女人是真他妈漂亮,赵长河怀疑如果乱世书有排绝色榜,这货会不会是榜一!可惜乱世书不是真正为了乱世而生的书,只是天书记录人间武事的一页,如果谁真打算乱世的话,感觉搞个绝色榜排行会更乱。

  心念闪过,唐晚妆正在说:“所以赵公子确实是对晚妆有气吧,因为通缉令。”

  “倒也不是,上通缉令当时是我有心理准备的了,当着朝廷首座的面杀人,不被通缉才叫见了鬼,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怪你有什么道理?你愿意撤销这个通缉,说来我该道一句谢才是。对了,把我画得不错。”

  唐晚妆眼里笑意更浓,看着赵长河的模样颇觉有趣。

  赵长河说着终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被烫着似的咂了咂嘴:“我只是不想自己像是一个棋盘上的子,上面另有天上人俯瞰,时不时投下一枚新子,看着棋盘变迁如同看着一幕幕有趣的猴戏。你也如此,还有另一个人如此。说来她比你过分多了,所以我的怨念都在她那,对你的气有是有点,所以经常出言不逊,但真说什么讨厌也说不上。”

  唐晚妆也不去问另一人是谁,也不为自己之前的观察行为辩解,只是盈盈举杯相敬:“既是如此,晚妆向赵公子陪个不是。”

  赵长河真是有气也发不出来,闷闷地抬手碰杯:“我对你说了几次乱七八糟的话,也向你道歉,不要与我这粗人计较。”

  见面之前觉得不知道怎么死,其实就这么简单。当对方有其气度、志向高远,自不会跟寻常村姑似的跟你纠缠那点口嗨言语,先道歉的反倒是她。吃软不吃硬的汉子自然也主动回以歉意,于是了结。

  两杯相碰,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仿佛宣告着两人之间的恩怨就此终结,此后要说的就是将来了。

  唐晚妆饮尽杯中茶,放下茶杯时忽然俯身弯腰,掩嘴剧烈地咳了起来,刚才的淡雅气质瞬间崩塌,病弱得仿佛风一吹就倒。

  可怜赵长河铁直男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拿着杯子呆在那里简直手足无措。不是吧你这样的高手被喝茶呛成这样?不对……这是她有内伤没好!怎么办?

  上去拍一拍吧显然不合适,那要怎么做?干看着?

  他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兜里还是有点从崔家带出来的伤药,包括内伤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便掏了一粒递了过去:“这个,抚平内伤还是很有点用的,之前我丹田被踹了一脚,嗑了一粒就没啥问题了……”

  唐晚妆辛苦地咳着,轻声喘了几口气,轻轻摆手低声道:“没用……我这是当初突破急了,伤了肺经,陛下都没什么办法”

  “草,天榜第一就这?”赵长河脱口就骂:“怎么我有时候觉得他很牛逼,有时候觉得就是个憨批啊!还有你,你一个大家闺秀看着淡定无比,有什么急着突破的必要,大夏缺了你升那一级会死啊?”

  唐晚妆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暴跳的模样,低声道:“不可对陛下不敬。”

  “老子就是个山匪,不敬的就是他,咬我啊?”

  “尤其是你。”

  赵长河哽了一下,索性道:“老子不是!”

  “是么?”唐晚妆看着他背上的龙雀:“那龙雀为何因你而喜?”

  今天也是我生日,而且是四十周岁大生日。晚上就不加更了,好好和家人过个生日加元宵,诸位海涵。明天再加。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