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四章 平民偶像赵先生

  赵长河策马半途,忽然勒马,抬头望天。

  “四月,清明。韩无病墓前悟剑,玄关五重。一炷香内,尽斩剑庐仇敌三十二人,血祭挚友。其中同级敌手一人,其下者无一合之敌,杀气贯于九霄。”

  “潜龙榜变动。”

  “潜龙六十六,韩无病。”

  “己之无病,敌之无命。”

  赵长河看了半晌,忽地一笑:“这几个月,编书的奸商们嘴巴都要合不拢了。听人说以前乱世书变动没这么频繁的,这是不是风云将至、英雄辈出的标志?”

  他摸了摸马头,笑道:“乌骓,有没有觉得迫不及待?”

  踏雪乌骓:

  我就是匹马,你在说啥。

  “走。”赵长河策马长驱,飞驰而去:“对手在前面等我呢,怎能落于人后!”

  又是小镇,烟雨蒙蒙,尽是飞絮。

  从来自恃身体好,觉得淋雨无所谓的赵长河,终于开始赞同当初崔元央骂的鬼天气。

  清明时节雨纷纷嘛,诗人可以悠然叙事,当你是路上行人,自然只会骂娘。何况这还是千里奔波,这一路要折腾好久,可不是去隔壁村子探个亲。

  古时出门就是如此不便,因此每当别离,就会诞生无数千古名篇。因为你不知道这次相别,山河万里,是否还有再见之期。

  如今刚刚得到名马,还特别心疼踏雪乌骓,怕被雨淋坏了,他压根不知道马怕不怕淋雨。

  离开时洒脱,在这烟雨之中心情就坏了,反倒又开始很想念央央,不知道她在家里有没有哭唧唧。

  于是也懂了什么叫一一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想必央央倚楼远眺之时,心中更是此句。

  完了,又文青起来了。也是奇怪,说是文科生,以前就背不了几篇诗词,转头就还给老师了,这远离课堂混迹江湖已历半年,脑子里反而冒起了越来越多的诗篇。

  不知道是因为修炼导致记忆力增长呢,还是因为这江湖烟雨本身就特别触发诗意,就像自己面对岳红翎的时候,往往也比其他时候文青。,

  “店家,帮我看着马,最好的草料。”赵长河牵马到了酒家门前,招呼小二看马,自己就探头看里面有没有酒客在骂自己傻鸟。

  小二迎了上来:“客官尽管放心,我们这里看马喂马是最专咦!好马!”

  “那是。”赵长河眼里有了几分警惕,麻蛋,该不会还有抢马偷马之类的破事吧?

  小二有些爱不释手地摸着踏雪乌骓,笑道:“客官里面请,您还没说您要吃什么呢。”

  “呃,我随便来碗面,反正我饿死了也不能饿着我的马。”

  小二心有戚戚焉,换了自己也一样。

  真的是好马啊!

  赵长河忽然在想,这放在现世可能就是限量版大劳……崔家随便就送了,连问都没问一句。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江湖上又出了个狠人。”

  好熟悉的台词啊,赵长河泪流满面,坐到一角听别人怎么说自己。

  “是啊,韩无病真的狠绝,剑庐是他出身之地吧,一口气杀了三十二个师兄弟。”

  赵长河:

  没事了。

  “怎么最近出头的都是这种有反骨的啊,这次韩无病,上次赵长河。”

  赵长河:

  还是有我的戏份是吧。

  “哈哈,韩无病狠归狠,还是赵长河好玩,上次不是千里护送崔家小姐嘛,大家都说这次要做崔家姑爷了,结果崔家还是那种脾气,不认出身匪类,又把他轰走了。真是白厮杀一场,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躲哪在哭了哈哈哈……”

  “越发觉得这娃挺悲剧的,总是想要那种得不到的女人,不是岳红翎就是崔元央,何必呢,务实点不好嘛……”

  “这不就是你我吗?”

  “啊哈哈哈言之有理!我要给赵长河封一潜龙接地气第一!有没有人反对?”

  “我反对。”赵长河忍不住了:“你们能不能说说韩无病啊,一天到晚的赵长河,我都听出茧子了,有意思嘛?”

  “你谁啊?我们就爱说赵长河你管得着嘛,骑匹好马了不起啊,是不是以为崔元央就该是你们这些公子的啊,听了赵长河就不舒服是吧?我们就支持赵长河拱了崔元央,你咬我?”

  赵长河无奈吃面:“可以可以,赵长河在这也会多谢支持的,你们继续。”

  另有人道:“其实崔家欲盖弥彰,赵长河与崔元央在路上那么多天了,孤男寡女什么没做过?他家姑娘还嫁得出去么?”

  “倒也未必,那种生死围堵,还能在那来一发的,我还真不信。崔家敢这么做,也是有底气说明他们家姑娘还清白。”

  “指不定赵长河是银样锱枪头,就三下完事呢?”

  “哈哈哈兄台高见,也很有这种可能!”

  赵长河脑门青筋直跳。

  还以为一群粉丝,原来就是一群黑子。

  “看三年后吧,指不定这厮还真能上人榜,我还从没见过练功那么快的人,听都没听过。”

  “所以崔家这次,倒也不是完全无义?好歹留了点念想。”

  “是,难归难,对这位来说还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真有那一天,我请大家喝酒!”

  居然有粉丝替自己的婚事请别人喝酒……你们比我自己都有信心。赵长河吃着,面,有些出神。

  自己和崔家这个约定确实还是达到了效果,央央的名节没什么损失,大部分人还是觉得不可能做些什么,说三下完事也是口嗨居多。而崔家也没背上太过忘恩负义的评价,反正世家德性就那样,能留个念想给你,大部分人居然觉得很不错了……

  说明好人做不得,坏人留一线,人们反倒不会骂,是不是这个道理?

  而他赵长河在江湖上名声也没以前的反骨匪类那么糟糕了,义薄云天送小姑娘,大家嘴上不说,应该心里都是竖个大拇指的。然后又被人赶走了,这越发贴地气,像个平民偶像的样子了……虽然粉丝都是黑子。

  更关键的是,这一路行来,发现通缉令撤销了,自己再也不是背负罪行不能行走在阳光下的匪类了。

  那之前做的一切,尽数开花结果。

  “好在艰难地熬过了当面黑,终于人们谈赵长河也谈腻了,还是说起了韩无病:6以前并没有听说韩无病是剑庐的,还以为是独行侠呢,刚才谁说他出自剑庐的来着?”

  “瞎,江湖上能打出名堂的,哪有真正毫无出身师承的?连岳红翎也有个三流门派的出身底子,赵长河也还在用血神教功法的。独行侠?就算真的独行侠,那也是隐士高人所授,哪有真从石头缝里跳出来的独行侠呀”

  “所以他又为何与剑庐闹翻?”

  “这就不知道了,剑庐之主可是地榜第八,不知道会不会亲自出手解决这个叛逆?”

  “哪有动不动出这样的强者解决叛徒的,薛苍海连人榜都没上,也不至于亲自出手去找赵长河嘛,多少事还做不做了。”

  赵长河捂着脑袋,说韩无病就说韩无病,我是真想听这位的故事,为啥每句都要转我身上啊,关我屁事啊……

  结果听了半天,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所谓“江湖风传”,好像啥都能听说,实际上真正的内幕有几人能知道,听人瞎猜反倒被带偏了。

  “想了解韩无病?”忽地有人坐到面前,笑道:“其实有一个去处,能让你最快速的了解到江湖上几乎所有事件信息。”

  赵长河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形貌普通的中年人,看不出什么特征。

  他三两下扒完了面,淡淡道:“我想了解韩无病,完全可以直接去问他自己。无非在这吃饭,好奇听一听而已,可别以为我对别人的八卦多感兴趣。甚至你们首座今年几岁了,想不想找老公,老子都懒得问。”

  中年人神色微变:“你为何知道在下来自镇魔司?就凭我那一句话?”

  赵长河笑笑:“没啥,与你没多大关系……我倒是有几句话,烦请转告唐首座。”

  中年人拱了拱手:“请说。”

  赵长河悠悠抹了把嘴:“第一,我与人有约,要去古剑湖赴约,时间不多,没时间管别的破事,不是谁叫我去哪我就必须去哪的。”

  中年人无奈道:“唐首座的建议是,古剑湖现在风云莫测,最好规避,不要去了。”

  赵长河不为所动:“既然有约,天上下刀子我也会去。何况什么风云,韩无病见得,我就见不得?”

  中年人叹了口气:“一诺千金言出必行,在下是尊重的。但天上还真可能下刀子至少这一路,血神教会有高层来对付你了,你名气越大,他们越丢面子,忍不下去。如果你愿意和我们谈谈,这事我们也可以帮你解决掉,否则怕是你走到古剑湖都难。”

“不用你们解决,血神教的事,差不多可以算我个人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私怨吧,我自己处理,不劳你们的人情。”赵长河忽然笑出声:“血神教最丢面子的,难道不是薛教主被人越级打了?我这算个锤子事啊。”

  中年人:

  “第二,我虽然拒绝你们,倒不是对你们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如果唐晚妆想和我谈些什么,我希望她能够拨冗亲自来谈,而不是转了又转,叽叽歪歪,我嫌烦。”赵长河站起身来:“店家,买单!”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